啦啦啦www高清在线观看视频动漫 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这位大哥,你相信我,我真是贺卿弦让过来的。”时间越超越多,秦乐乐急得快哭了。

要是换成别的地方,碰上这种态度的人。

不进去也就算了。

可偏偏这儿是贺家别墅。

又是贺卿弦让她过来的。

秦乐乐就算是生气,也只得按耐下自己的性子来,好声好气地求。

“要不这样,你帮我进去叫一下贺卿弦,告诉他,我过来了。”

“你谁?”

“秦乐乐。”以为有戏,秦乐乐眼睛亮了。

“秦乐乐是吧?滚!!!”

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还贺卿弦?

丫的。

滚!

保安已经彻底不耐烦了,握着手里的电棍,劈头盖脸就朝着秦乐乐砸了过来。

秦乐乐吓了一跳,但是保安的动作太突然,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秦乐乐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哎呀!”一声痛呼。

“把眼睛睁开。”耳边是贺卿弦低沉冷漠的嗓音。

秦乐乐睁开眼睛,就看到保安抱着手臂,在地上翻滚。而贺卿弦则面容严肃,眼神冷漠地落在她身上。

“贺老板,对不起。我迟到了。”秦乐乐心头跳了几下,更怂了。

太可怕了。

贺卿弦这眼神。

“你的嘴巴是只会长来说对不起的吗?”贺卿弦捏住秦乐乐下巴。

“一点小事的时候敢对我提要求,真正遇到麻烦了,你就是闭嘴蚌壳了,是吧?”

“我……”秦乐乐想解释。

“嗯?”

对上贺卿弦的眼神,秦乐乐又怂了,“对不起,贺老板。”

“没有下次。”贺卿弦眼神没有半分改变,转向保安的时候,就更冷了。

“下去找物业领三个月的工资,明天你就不用再过来了。”

“好,好。我知道了,贺先生。”之前还叫嚣得不行的保安现在屁都不敢放,低着头很快就跑了。

秦乐乐眉头动了动,手腕就被贺卿弦抓住,拖着往里面走。

秦乐乐很不舒服。

贺卿弦的手很大,也很热。扣在她腕子上,就像是一只烧红的钳子一样。但秦乐乐也不敢挣扎,只能任由贺卿弦扣着。

几十米的距离,几分钟的时间,秦乐乐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终于。

贺卿弦松开了。

“你在怕我?”

“没有。”秦乐乐狡辩。

贺卿弦眼神瞥了过去,又很快挪开了,脸上的情绪并没有过多的变化,看秦乐乐就像是在看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

不过贺卿弦的话却截然相反。

“最好没有。未来我们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

“我不想看到秦小姐每次对着我,都像是对着狮子老虎。”

秦乐乐僵了一下,眼睛看向了脚面的地砖,“贺老板放心,不会的。”

“嗯。”

大厅里的人全都站起来了。目光从秦乐乐一进来,就紧紧地黏在了她身上,如针如毡。

贺卿舟率先抬手,“哈喽,大嫂。”

贺父:“呵!”

贺夫人强行挂了个笑脸,迎了上来,“乐乐是吧,来来,快过来坐。”

秦乐乐看向贺卿弦,贺卿弦脸色淡淡,“不用,认识一下就走。”

手术很成功。

秦乐乐陪着贺卿弦在贺家吃了一顿不上不下的饭,再回来的时候,秦致已经被推进无菌室了。

秦乐乐:“田婶儿,谢谢你。”

田婶:“哈哈哈,客气啥呢?我也没干嘛,有医生呢。就是抬抬手的事。你去看你弟吧。”

秦乐乐抿了一下嘴,抬手狠狠地抱了田婶一下,往无菌室的方向跑。

秦致已经醒了。

腿上的问题,不会在无菌室停留多久,就是观察观察,没有别的并发症就会从无菌室出来。

秦致朝着秦乐乐挥手,小脸还带着白,但是嘴咧得特别大。

秦致:“姐姐,看我。”

秦乐乐:“噗,小皮猴。”

确定秦致没事。

秦乐乐悬着的心顿时松了口气。

秦乐乐:“小致,姐姐还得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医院里好好待着。”

秦致一下就丧气了,瘪了个小嘴巴。秦乐乐也心里一剌。

秦乐乐也想在医院陪着秦致。

但是不行。

晚上秦乐乐还有工作。从前天到今天,秦乐乐已经请了三天假了。虽然老板体谅,但也不能这么一直耗着。

而且,秦乐乐缺钱。

虽然贺卿弦给的钱基本还没动过,但也仅仅够秦致两次手术,还有后期的康复。

至于秦乐乐跟秦致生活的费用,就得靠秦乐乐去挣。

“小致,你乖。姐姐争取早点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

“我不想要好吃的。”秦致话都还说不太清楚。

秦乐乐心头又是一剌,揪着身上的背包带,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

“小致,姐姐爱你。”

工作的地点是魅色酒吧。

秦乐乐是酒吧酒保,偶尔也担任酒吧的驻唱。因为秦乐乐人美声甜,捧场的人也还挺多。

今晚也是一样。

秦乐乐一进去,就有很多熟客跟秦乐乐打招呼。秦乐乐一一回应了,顺着人海,挤到了吧台的位置。

老板顾向南正在调酒,看到秦乐乐愣了片刻,交代了旁边的酒保几句,抬手把秦乐乐拉到了后面。

顾向南:“乐乐,今天怎么过来了?”

秦乐乐:“我过来上班。老板突然这么问,是不是不欢迎我啊?”

“怎么会?”顾向南脸都憋红了。他年纪也不大,就二十出头,这脸一红,看上去还挺有趣,秦乐乐一下就被逗笑了。

秦乐乐一笑,顾向南也一愣,紧接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乐乐,你以后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顾向南一只手摸着头,咧开嘴巴,笑出了一口大白牙,看上去格外爽朗。

“我就是问问你。你不是说弟弟动手术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上班了?”

“缺钱嘛。”顾向南早就知道她的情况了,秦乐乐也没拐弯抹角,“我怕老板重新找人,所以得马上过来报到。”

“不会的。”

“啊?”

“你不用这么快过来的,我给你算带薪休假,你可以等你弟弟出院了再过来。”

秦乐乐心头一跳,下意识看向了顾向南。

顾向南对上秦乐乐的眼神,眼底闪了下来,又很快定定地看着秦乐乐。

“我不会重新找人,这个位置会一直给你留着。”

“老板,老板,九号包厢客人要两瓶红酒。”外面另一位酒保小方在喊。

“老板,我去送。”秦乐乐瞥开了眼睛,快速地往吧台方向走。

顾向南似乎还有话想说,但看到秦乐乐的背影,嘴里叹了一口气,抽出一根烟点上了。

“让让。”后面有人出来了,声音又冰又寒,还带着十足的魄力。

“啊,抱歉抱歉。”顾向南马上让开。

后面的人走了出来。身形颀长,肩宽腿长,目不斜视地往前。

顾向南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让开过道。同时暗暗心惊。

来酒吧的人很固定。

顾向南多多少少都是熟悉的。

但是眼前的这人,顾向南根本就没有半点印象。

这么有气势的人,见过一次,顾向南根本不可能忘记。

这人是新客人。

顾向南心里七想八想,就看到眼前的男人停了下来,目光淡淡地看了过来。

“老板。”

“有什么需要的吗?”

“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别奢想。”

“啊?”顾向南懵了。

再回神,男人已经走过去了,看方向,好像就是九号包厢。

呵呵,呵呵呵!

这人是不是有点中二啊?

顾向南摸着鼻子。

希望秦乐乐能应付得了。

秦乐乐去吧台拿了酒,用托盘抬了,小心地往包厢去。

九号包厢里,几个人正无聊。

“贺哥厕所回来了没?”田邵翘着个二郎腿,频频地往外面看。

张衡:“还没。”

黄舒白:“也不知道贺哥发什么疯,出来玩也就算了,挑了什么破地方。我光坐着都嫌脏。”

田邵:“你不想来,可以不来啊。”

黄舒白:“你……”

田邵:“我什么我,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想来有的是人来。又当又立,德性。”

坐这儿的人,身价都差不多。

算得上是京都数一数二的富豪,但是比起贺卿弦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虽然不知道贺卿弦来这儿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们坐到这儿,谁不是想跟贺卿弦打好关系,从中获利。

现在在这儿抱怨,可不就是婊吗?

黄舒白被怼得一张胖脸全黑了,目光剌剌地落在田邵身上,恨不得上去啃田邵几口。

田邵直接懒得理。

“好了好了。既然出来玩,当然就是要开心。”张衡在一边打圆场。刚说完,就听到了敲门声。

“您好,您们要的酒。”秦乐乐用手指敲了三下。

门开了。

秦乐乐一进去,就感觉整个包厢的氛围怪怪的,像是吃了火药一样。

不能多事。

秦乐乐面对这种情况多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飞快地把酒摆好了。

“您们的酒,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再叫我。”秦乐乐抱着托盘,朝着几人点了点头,抬步就往外走。

还没出门。

秦乐乐就看到黑着一张脸的胖个子对着她招了下手。

黄舒白:“等等。”

秦乐乐:“客人您还有什么需要?”

黄舒白:“开酒,开酒你不会吗?还要等着我自己开吗?”

秦乐乐一愣,“客人稍等,我马上帮您把酒塞打开。”

秦乐乐拿了开瓶器,走到桌子旁边,把酒瓶抓了起来,正准备开。

还没动作,旁边的黄舒白就一把抓住了秦乐乐的手腕,大拇指压着秦乐乐的手背,暧昧地碾了一下。

“小服务员,我才发现,你长得很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