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交换玩3p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就是现在,把她的心脏挖出来。”

迷迷糊糊间,向汶宁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可是,她才刚刚打上麻药不久,还有意识。”

“那又怎样?”

“她能听到我们的对话,而且现在就动手术取心脏的话,她也是有感觉的。”

“有感觉就有感觉,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管那么多做什么?你放心,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妥当,她没有亲人,也没有人会来给她收尸,死都死了,谁会发现她少了一颗心脏,医生,我付了你钱你就要做事,我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把她的心脏取出来!”

傅璟言平日里那个温声细语,柔软的像是能够化掉一般的声音,此刻却冷漠得像是裹挟着寒冰,让人光是听见,就不寒而栗。

向汶宁想不明白。

明明几分钟之前,他还温柔地端着牛奶来到自己床前,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柔声细语地让自己喝下早点睡。

为什么几分钟之后,自己就躺在了这冰冷的手术床上。

他说自己没有亲人,不会有人来给自己收尸。

自己怎么会没有亲人呢?

他们……

“快点,曼依那边已经在等了,不能让她等太久。”

向汶宁内心最后的挣扎,唯一的希望,被傅璟言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瞬间击打得粉碎。

曼依?

顾曼依?

自己同母异父而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对自己无微不至、恨不能将命给自己的妹妹?

这一刻,向汶宁只觉得整个人像是坠入了冰窟一般,冰冷不已。

所以,一切都是欺骗么?

顾家人的温柔宠爱,傅璟言的猛烈追求,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和顾曼依一样都是熊猫血,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给顾曼依提供心脏的人?

为了顾曼依,他们就要活生生地挖了自己的心脏?

他们怎么忍心!

他们怎么敢!

向汶宁想要跳起身,将傅璟言碎尸万段,然后去找顾家人对峙,可是她的身体却动弹不得,就好像是一块躺在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好……好吧……”

不知道是因为收钱了钱、还是碍于傅璟言的威逼,医生最终只好无奈地应下、

只是,他正要开始准备做手术,手术室的大门却开了。

向汶宁不能动,所以看不见是谁进来,但是却听得见。

“曼依,你怎么来了?”

看着身穿病号服,一脸娇柔虚弱的顾曼依,傅璟言的声音一下子就温柔了起来,跟刚刚简直判若两人。

“璟言哥哥,我来看看姐姐。”

顾曼依柔弱无骨地靠在傅璟言的身上,一双剪水的眸子盈盈发光。

傅璟言厌恶地朝着手术台上的顾曼依看了一眼。

“有什么好看的?像她这样的人,能够把心脏换给你是她的福气,她应该感激涕零才是,倒是你,千万不要有什么负罪感,等换了心脏你的身体养好了,我们就结婚。”

“璟言哥哥,你对我真好。”

顾曼依和傅璟言的话在耳边如魔咒一般响彻着,被欺骗和恨意侵蚀的向汶宁,只觉得身体仿佛被千万只虫蚁啃噬着、撕咬着一般。

痛!

可是更恨!

这就是她甘愿放弃一切、所珍视的亲情,还有准备接受的爱情。

“璟言哥哥,医生说姐姐的麻醉还没有起到最大效果,如果我们现在动手术的话,她是能够感觉到的,我不想这么残忍,刚好我有些话想要对她说,所以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单独跟姐姐待一会?”

“那好吧,你别待太久,等会你也还要做手术,而且,我怕夜长梦多。”

傅璟言带着医生走出了手术室,偌大而又冰冷的手术室内,顿时就只剩下了顾曼依和向汶宁两个人。

“姐姐啊,我们姐妹一场,我总要让你死个明白不是?”

顾曼依一边说,一边抬起手轻抚向汶宁的脸颊。

就是这张脸,漂亮得让人嫉妒,让人抓狂!

顾曼依的语气冷冽了许多:“你知道么?当初接你回顾家,就是为了要你的心脏,谁让你运气不好,偏偏和我一样,是熊猫血。”

顾曼依说着,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轻蔑一笑。

“还有璟言哥哥,你以为你们真的是偶遇?我告诉你吧,那次爬山是我故意把你推下去的,也是我故意让璟言哥哥在山坡下等你,这样等到你掉下去之后,他就会从天而降,对你上演一出英雄救美。

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会死心塌地地相信我们,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能够断了你和外人所有接触的可能?免了我们所有的后顾之忧?”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些事,但是现在真真切切地亲耳听顾曼依说出,每一个字,都让向汶宁对当初的决定后悔不已。

可似乎,顾曼依觉得这样还不够。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知道么,你刚被接到顾家的时候遇到的那次也不是意外,是我给你下了药,又找了人来强奸你,还给你拍了裸照。

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把那些照片公布出去,这样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你向汶宁是个多么恶心的女人。

没有人会再记得你,也没有人会想着去调查一个如此恶心女人的死。

而我,会用你的这颗心脏嫁给璟言哥哥,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

顾曼依,你很好!

向汶宁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像是蒙了寒霜,又像是淬了毒,直直地朝着顾曼依投射了过去。

“你……”

一瞬间,顾曼依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攫住了一般,让她整个人的身体都抑制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但是下一秒,她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立刻又释然了。

“璟言哥哥,医生,可以做手术了。”

伴随着顾曼依的话音落下,手术室的大门重新打开,医生和护士重新走了进来。

向汶宁感受着冰冷的手术刀在自己的肌肤上划出的口子,感受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在向外流淌着,恨意宛若滔天的洪水一般,瞬间将她淹没。

下辈子!

如果有下辈子,自己一定要把顾家人和傅璟言欠自己的全都讨回来!

让他们,生不如死!

“跑啊,你个贱娘们,怎么不跑了?”

耳边响起刺耳又猥琐的声音,四周一片漆黑,向汶宁身体酸软无力,整个人被压制着动弹不得。

熟悉的场景让向汶宁的身体不由得一僵。

这不是……

这不是自己刚被接回顾家的时候,遇到的那次意外么?

可自己不是已经死了,被顾曼依和傅璟言那对狗男女活生生的挖了心脏,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自己重生了?

那种只会在影视剧作品和小说里出现的情节,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向汶宁有些不敢置信,但是身上的痛感、面前的男人,还有这熟悉的宛若烙印在自己骨髓里的场景那么清晰地提醒着她。

老天有眼!

上一世,自己眼瞎心盲,竟然相信了所谓的亲情和爱情,甘愿放弃一切做一个普通人,最后承受被背叛欺骗、被活活挖心的下场。

这一世,自己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想到这里,向汶宁不禁面色一冷,朝着面前那个狰狞着面孔,正在卖力撕扯着自己衣服的男人沉声说道:“顾曼依给你了你多少钱?”

向汶宁冰冷的话音落下,猥琐男人不禁一愣。

这个女人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平淡、太冷静了?

和刚刚那个简直判若两人。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漂亮是真漂亮,像是能勾人魂魄一样,但是此刻投射出的光芒却宛若伽马射线一般,凌厉着,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意识到这种感觉,男人心底不禁浮现出一抹怒气。

妈的,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被一个小娘们唬住了。

“别他妈废话,我警告你,你要是配合一点,老子念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会温柔点对你,要是你敢耍花样,就别怪老子不怜香惜玉了!”

说着,猥琐男人立刻上手将向汶宁的上衣撕了个粉碎。

冰冷的空气袭上肌肤,向汶宁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因为她现在只觉得心冷。

看来,想要跟这个猥琐男人谈条件是没用了,可自己被下了药,身体没有力气,行动也大受限制,不能硬拼,只能智取了。

想着,向汶宁立刻做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那……那你轻一点。”

猥琐男人一见向汶宁听话了,表情也立刻松懈了不少,也更加印证了之前向汶宁那副样子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早这样早不就好了,能少受不少苦。”

猥琐男人说完一句,立刻俯下身体,将臭气熏天的嘴凑到向汶宁的脖颈,使劲地亲了起来。

向汶宁拧着眉心,忍着恶心,一双眼睛却敏锐地在黑暗中寻找。

终于,她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放着的水果刀上。

“哎呀,你别这么急嘛!”

向汶宁双手欲拒还迎地推着猥琐男,语气也变得柔媚起来。

猥琐男人被推开有些不悦:“你又想耍花样?”

“我们要不要去沙发上?”

猥琐男人看着向汶宁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再回头看看房间里那铺着白色帘子的沙发,顿时眼睛一亮、

“小骚蹄子,还是你会玩,行,大爷既然拿了钱,就把你伺候得舒服一点。”

说着,猥琐男人起身一把抱住向汶宁,而向汶宁也很识时务地用双腿挎住男人的腰身,男人脸上满是得意的笑。

向汶宁用黑暗和身位遮挡着自己的表情和视线,在经过茶几的时候,找准角度,稳准狠地一把将放在果盘上的水果刀一把拿起。

男人此时也刚好将向汶宁抱到了沙发上,正擎着一脸淫笑,对向汶宁跃跃欲试。

“小宝贝,爸爸来了!”

“噗嗤——”

“啊——”

“我是你爹!”

这一次,猥琐男人还没等靠近向汶宁的身边,突然就被向汶宁一刀扎在了大腿根上,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男人大喊一声,捂着大腿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看着大腿上插着的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整个人瞬间暴怒。

“妈的,你居然敢用刀捅老子!”

猥琐男人大骂一声,准备再次扑向向汶宁,却没想到刚往前迈了一下,身子就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向汶宁一边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一边冷冷地看着跌坐在地面上抱着大腿哭爹喊娘的猥琐男人。

“我扎的是你的大动脉,你现在不把刀子拔出来而且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的话,还有机会保住性命,当然,如果你继续动怒或者跟疯狗一样的乱咬,会导致血流加速,到时候别说是救护车,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你也死定了。”

“你……”

猥琐男人看着向汶宁那张一本正经的脸,突然意识到她可能不是在危言耸听。

男人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血色全无。

玩归玩,闹归闹,不能拿命开玩笑。

跟死相比,强奸未遂被警察抓起来关个几年算什么?

只稍稍一个权衡,猥琐男人就立刻做出了决定,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快,快来救我,我中刀了,我在皇朝酒店1202号房间,你们快点来,我要死了。”

“两个人!”

猥琐男人正在对着电话求救,突然就听向汶宁不慌不忙地补充了一句。

猥琐男人:“???”

向汶宁:“需要救治的是两个人,一个被刀刺中了腿部大动脉,但是伤口不深,刀尖直径较小,只要患者不乱动,可以等到救护人员来;另外一个被下了药,现在身体酸软无力,意识清晰,没有受伤,不需要浪费医疗资源,只需要0.25毫克的肾上腺激素。”

电话另一端的接线人员已经听清楚了情况,挂断电话后,立刻联系了最近的医护人员出发救治。

猥琐男人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向汶宁。

向汶宁此时也在看向男人。

“来吧,趁着救护车还没来,我们聊聊人生。”

猥琐男人:“……”

不!我不想!

“顾曼依给了你多少钱?还有,她什么时候过来跟你接头?”

猥琐男人想了想,还是:“……”

向汶宁声音低沉幽冷,却是一字一顿:“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说,那我现在就把你腿上的刀拔出来,送你去死!”

“我说!”

皇朝酒店门口,刚逛完街的顾曼依看着救护车呼啸着离开,下意识地朝周围的人询问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么?”

旁边两个看热闹的大爷看顾曼依一个长相漂亮,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孩,连忙好心地压低了声音提醒。

“害,听说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玩大了,伤到哪了。”

“小姑娘,你是跟人来开房的吧?可要注意安全啊!”

顾曼依:“……”

顾曼依无语地看了两个好心大爷一眼,然后露出一抹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朝着皇朝酒店楼上看了一眼。

顾曼依意有所指地说道:“不是,我是来接我姐姐的,听说她在这……哎呀算了,我不跟你们说了,我要上去了。”

顾曼依说完就往酒店里跑,却不知道是因为步伐慢了,还是大爷的声音太大了,反正就是将两个大爷最后说的两句话也听在了耳朵里。

“我的天,姐妹两个一起约?现在的年轻人玩得都这么开么?”

“哎,年纪大了年纪大了,我还是去广场上跟刘大婶儿跳舞去吧。”

顾曼依脚下一个趔趄,好悬没摔倒。

向汶宁!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这两个路人大爷如此误会!

不行!

不能光拍裸照了,一会儿一定要让那个男人当着我的面再玩你一次,我要把视频录下来。

心里愤愤地想着,顾曼依便坐上了电梯,直达十二楼。

因为房间是顾曼依开的,她只留了一张房卡给猥琐男人,所以到了1202门口,她便迫不及待地掏出另外一张房卡开门。

过去了这么久,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想到等会看见的向汶宁的凄惨模样,顾曼依就觉得心里一阵暗爽。

等有了那些照片,等向汶宁一死,自己就将那些照片全都发到网上,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一个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恶心女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不会有人去关心她的死活,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少了一颗心了。

这么想着,顾曼依开门的动作都快了许多。

只不过,进入房间的顾曼依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干净!

太干净了!

房间里昏暗一片,可发生过那种事情之后的房间,不该有些味道传出来么?

但是这间房间里好像只有……血腥气!

血?

顾曼依心神一凛,刚意识到不对劲,就猛地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她下意识地想要转头去一看究竟,却不想脖颈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猝不及防的钝痛。

紧接着,顾曼依只觉得身子发沉,两眼一黑,还没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向汶宁从黑暗中走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顾曼依,心底滔天的恨意瞬间如海啸一般朝着她直直的袭击而来,将她整个人吞没。

上一世的事情就好像发生在刚刚,发生在眼前。

顾曼依那些蚀人心骨的话语,傅璟言的冷漠,还有心脏被活生生从身体里挖出来的感觉都那么的清晰。

怎么能不恨?

向汶宁很想就这么弄死顾曼依,让她也尝尝被挖心的痛苦,可是不能!

自己不能那么做,那么做,只会让顾曼依死得痛快,只会便宜了她!

说了生不如死就要生不如死,身为女孩子,必须说到做到!

想到这里,向汶宁不禁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好一番努力克制才将心底的冲动和恨意暂时克制住。

她弯下身子拉住顾曼依的一只脚,像是拖死狗一样将顾曼依拖到了床上,然后粗暴地撕扯掉她的衣服,造成看起来是被蹂躏的假象。

然而这还没算完。

向汶宁很有耐心地给顾曼依摆出了各种造型姿势,并且用手机一一记录。

只不过拍了一会儿之后,向汶宁似乎是有些不满意,一双秀眉也轻轻颦蹙了起来。

不行!

顾曼依这身体看起来干净整洁的,很没有说服力啊!

意识到这一点,向汶宁连忙在顾曼依的身上制造出了各种抓痕和掐痕,尤其是明显的、能够裸露在外的部位上,着重照顾了一番。

看着自己的“作品”,向汶宁这回满意了。

掏出手机一顿记录过后,向汶宁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

虽然医护人员来的时候已经给自己注射过肾上腺激素,解了之前顾曼依下的药性,但是这么一番折腾下,还是让她的身体倍感虚弱。

嗯,该回去休息了。

反正来日方长,不急,自己有的是时间和他们慢慢玩。

向汶宁深藏功与名的离开了皇朝酒店,回顾家别墅的路上,她拿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嘟嘟嘟——”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而又暗哑的男声。

“King?”

“什么什么?是King打来的电话?King你太偏心了,你为什么给陆霆打电话却不给我打?宝宝不开心,宝宝不依!话说你不是回顾家了么,怎么样,是不是不开心?要我说,顾家那几个亿的资产有什么好继承地,只要你出手,别说是几个亿,就算是几十个亿几百个亿都是轻轻松松,所以赶紧抛弃顾家,快回来宝宝身边吧,宝宝想屎你了呢~”

“楠枫,闭嘴!”

“我不闭我不闭,我要跟King说话,你快点把免提打开,我要听听King的声音。”

向汶宁:“……”

楠枫,顶级黑客,向汶宁的联络人。

陆霆,退役雇佣兵,向汶宁的保镖。

他们都是自己的搭档,却因为性格南辕北辙,所以经常斗嘴吵架,上一世每每听见,向汶宁还觉得烦躁,现在听来,却好像天籁之音一般,悦耳极了。

上一世,自己为了顾家和傅璟言那个狗男人,甘愿放弃一切,所以自然而然地也和这两个搭档断绝了联系,结果到死,都没能再见上一面。

“好了!”

向汶宁一开口,电话另外一端的两人果然停了下来。

向汶宁声音清冷,一字一顿:“放出消息,就说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