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小东西是不是又想要了木瓜

几经交手,傅靖霆就是不用脑子也知道许倾城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无所求她肯定不会主动来见他,而且这么众目睽睽,竟然直接到了傅氏集团。

这女人的肠子弯弯曲曲一时一个想法,让人眼花缭乱。

男人心底冷哼,他还就是不见了。

从傅靖霆眸光在她这里扫过后嘴角一勾,许倾城就觉得不对。

然后看到男人信步走进大厅,眼睛都不在她身上落一眼,她就懂了,怕是不想见她。

她双手提了提裙摆匆匆自等候区出来就往他的方向去。

她走的极快,身上的百褶白裙随着她的步伐起舞,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铺就的前厅里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精灵。

“傅少。”

她声音不高,极尽婉转,微喘着站到他面前。

傅靖霆面目沉静冷峻,傅氏集团这个特有的地方似乎将他身上所有的邪性痞气吸收的干干静静,他看她一眼,然后偏头看向段恒。

那一眼明明平静至极,可从他微蹙的眉心里,分明看出他的不悦和不耐烦。

一副“有预约吗?”“我很忙你不知道吗?没有预约你让她来这里干什么?”“你这助理怎么当的?自己处理!”的样子。

那一刻许倾城甚至有些怀疑,那个抓着她的腿荤话漫天,又邪又坏的男人跟他不是同一个人。

段恒被傅靖霆这一眼盯得浑身寒毛直竖,忙上前一步,“许小姐,抱歉……”

许倾城眼看着男人抬步往前,她啧了声直接越过段恒,很是故意的往傅靖霆的身上跌……跌……靠!

傅靖霆脚步突然往侧一站避开。

许倾城发现的时候已经收不住脚,她暗骂这男人不解风情,只等着姿势不雅的跌倒。

“许小姐,小心。”

段恒匆忙伸手要扶,手刚触上她的腰,然后……

许倾城只觉得胳膊被人用力扯住了往回带,她身体被迫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然后人就跌进了一个怀抱。

手臂上的力收了,她的腰被缠了一圈,牢牢实实的。

许倾城喘口气,吓死,方才那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要跌个狗啃屎。

手指拽着他的西装,许倾城心脏还跳的厉害,却很自觉的窝在他怀里不动。

女人身体旋转时飞舞的长发抽了段恒的脸一下。

像有个巴掌啪啪打在他脸上。

段恒匆匆忙忙收回自己的手,眼泪汪汪。

傅少的脸很黑,眼神很犀利,他感觉他再往前伸一下,这双手就要废了。

这女人打什么主意傅靖霆猜了个七七八八,两人一起的照片只在上流圈层里流转了一下,这还是十分小的圈子,大众显然是不知情的。

她明目张胆跑到这里来,估计也有点儿碰瓷的嫌疑。

傅靖霆不会也不想让她如愿,所以在明显看她故意脚绊脚的自我表演中,避开了。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要怎么演。

只是,段恒伸手的一刻,傅靖霆没忍住,回手就将人直接拽进了怀里。

整个大厅有一瞬间的安静。

傅氏集团的行政工作组群里一时炸开了锅。

“那个女人是谁?”

“啊啊啊我的男神要飞了吗?”

“明星吗?论颜值倒是可以!”

“女神啊,这气质,这颜值,绝了啊!放开她,让我来!”

相比周围的安静,群里斗图的呐喊的热闹非凡。

看着他黑沉不悦的脸,许倾城内心腹诽:你瞪什么瞪,你躲就算了还不允许别人扶我一下。贱不贱。

实际上却手指拽着他的衣服,娇娇柔柔的,“谢谢。”

靠的近了才注意她完全脂粉未施,白色裙装衬得她出尘脱俗,与往日刻意呈现的妩媚撩人天差地别。

她今天穿一双平底白鞋,矮了一大截,落在他怀里愈发娇小。

她腰上缠了一条黑色细腰带,把腰身扎的又细又软,贴在他的臂弯里轻轻摇曳,不知是否错觉,好似瘦了很多。

傅靖霆眼眸沉了沉,他眸子落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猜测这个时间她大约从医院出来就直奔这里。

他松开手臂,许倾城忙站直,她将手里拎着的袋子给他,“给你的。”

男人挑眉。

“手臂不是受伤了,我没你豪横把药店的所有外伤药全买下,这些应该也足够了。”她连娇带嗔,真就会让男人软了骨头。

段恒默默扭过脸去,突然有点理解傅少偶尔的反常。

这种绕指柔谁受的了?!

傅靖霆盯着她这故作娇媚的样子,轻哂,“牙不酸吗?”

许倾城一个白眼差点忍不住翻出去,笑,“不酸,吃了那么多糖,怎么也要甜一点。”

两人你来我挡,段恒听着,再感叹,判断错误,傅少直男金刚属性,他能受得住。

段恒手机响起,他看了下忙提醒傅靖霆,“傅少,与启航团队约的时间到了。”

傅靖霆眼刚一扫过来,许倾城立马开口,“我等你忙完。给我几分钟时间。”

男人转身往电梯走,“一小时以后。”

这是同意了,许倾城连忙跟过去。

电梯门关闭,隔绝了一切八卦窥探。

电梯上升的期间,段恒沉着熟练的跟傅靖霆汇报启航团队的补充情况以及对方有可能提的要求。同时将他下午的行程又核实了一遍。

行程排的很满。

虽说这些行程性安排许倾城不陌生,可这么密集依然让她侧目。

安城对于傅靖霆的评价不低,可他始终占了一个幸运的角色,若不是他大伯家的不成器,若不是他大哥出事故,怎么会轮到他?!

而在许倾城眼里,他更多的是那个一身肌肉,体力强悍恨不得把她拆碎了的男人。

现在两个形象终于悄无声息的融合。

傅靖霆听完行程安排,调整了两个会议时间,他偏头,真就是无意,见许倾城苍白的鬼一样的面容上团了两团不太明显的红晕,衬得她的肌肤白里透红的娇嫩。

她这副模样,傅靖霆并不陌生,他冷冷撇过去一眼。

想什么呢?!

许倾城接收到那个眼神,突地一怔,那种被看穿的狼狈,让她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尖。

专属电梯,直接送到傅靖霆的办公楼层。

男人形色匆匆转身进了会客室。

段恒客气的引许倾城进了傅靖霆的办公室,“许小姐,茶还是咖啡?”

“咖啡。”

有秘书送咖啡进来。

许倾城一个人坐在宽敞且冷硬的办公室,她看看时间,盘算着回盛世召开内部会议的时机和筹码。

把他们的话去糟粕留精华,无非就是不想她把未来有发展空间的产业卖掉。

但是未来有发展空间就代表着现在必须要有持续的资金投入。

盛世哪里来的钱?

到最后把核心产业也拖进去,盛世死的更快。

断臂求生,本来就是有取有舍。这个道理他们不会不懂。

许倾城头疼的按按眉心,所以他们这样说无非是托词,恐怕想把她赶出去才是真。

指尖发冷,许倾城闭目思索她谈判的筹码,怎么才能一击即中。好不容易撑到现在,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她甚至都没有时间仔细观察一下傅靖霆这间恢弘漂亮的办公室。

电话频繁打进来。

“让法务部给我打电话,没有我的允许,律师函不能发。什么?我说了不行你听不懂吗?盛世目前的执行总裁是我许倾城,没有我的首肯谁说的都不算。”许倾城疾言厉色。

听到办公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她偏头冷喝,“出去!”

许倾城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撑在黑灰色交织的宽大桌面上,神色冷锐,强烈的冲突矛盾从她的声音里一点不漏的往外冒。

傅靖霆手指还没离开门把,眉角十分罕见的吊起来,他自己的办公室,从来只有他赶人的份,还是第一次被人赶。

新鲜。

段恒就跟在傅靖霆身侧,在接触到许倾城那一双又冷又锐带着寒气的眼睛时,差点下意识退出去。

靠!

一瞬间竟有被傅少呵斥的感觉。

许倾城视线收回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办公室。她慢慢闭了下眼,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背向傅靖霆,她压低声音交代,“按我说的去做。”匆忙就挂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许倾城转身,上演一秒变脸的绝活。

眉目如画,温婉柔情。

“抱歉,我精神不好,有点恍惚。”

傅靖霆:……

段恒:……

男人率先走进来,段恒紧随其后,手里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就赶紧离开。

傅靖霆扯开一些领带的禁锢,他今天几项事情谈的都很顺利,心情不错。

大约与许倾城的心情恰好相反。

虽说她此刻的样子也不太容易分辨。

男人走向她,靠的近了也不停下,许倾城被迫退了一步身体靠在办公桌边沿,他双手撑在她身侧的办公桌面上,将她困在自己和桌子之间,俯身之际脸几乎要碰上她的。

“怎么,盛世集团内部意见不合,许小姐的权威受到挑战?”

距离太近,他说话的气息浅浅撩在她脸上,而且一猜即中,许倾城心脏微微收紧。

她忍不住偏了偏头,浅笑,“还好,我处理的来。”

“哦?既然如此,你来找我演这一出戏有什么意思?”傅靖霆直接戳穿她。

他眉眼间都是看穿一切的游刃有余,微勾的嘴角还带点讥讽。

许倾城脸皮厚,权当看不到。

她这样被他压着身体往后微仰,将她身前的波澜壮阔挺在他眼前,男人的领带尾端落在她身上,随着她的呼吸跟着一起一伏。

许倾城手指勾住他的领带,缠在自己手指上,一圈一圈的缠过去。

随着她的动作,男人的视线落下去,眸光随之一暗。

她今天穿的衣服清清纯纯不是她的风格,可又不得不承认,她这张脸,脂粉不施,干净清透,任谁看了能不说一声漂亮?!

只是这看似保守的裙装依然充满心机,胸前白色蕾丝裹覆下沟壑难掩。

这么暗搓搓的勾引他,傅靖霆承认,被勾到了。

喉咙发痒。

女人手指缠着的领带绷直,许倾城微一用力,男人额头就直接抵上她的,她眉眼含笑,倒也不否认,“既然你猜到了,那我就坦白一点。盛世确实有些意见需要统一,激光业务的出售可能要延迟,我是希望唐总那边能给我一点时间。”

说白了,她希望傅靖霆能帮她做说客。商场上最怕出尔反尔,这种信誉条约一旦有了污点,投资圈是很排斥的,后患无穷。

傅靖霆眼尾一挑,“那你应该去找唐锦朝,不应该来找我。”

他从她手指上抽回自己领带,人也往后撤了下,拉开一点两人之间的距离。

许倾城有些怔,她好像一点都没有想过要去找唐锦朝,但按理论来讲,找唐锦朝谈判才最直接。

虽然她有点排斥,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傅靖霆这边没有进展,那她也只能再去找唐锦朝了。

跟勾引他一样勾引唐锦朝吗?

许倾城眉心蹙了下,内心难得出现一丝荒凉感,这种事情她要做多少才能到头?

所有的情绪不过一瞬间,微乎其微,她便已收拾好,“因为我们比较熟。我跟唐总毕竟没有交情。不过,如果傅少觉得实在麻烦不肯帮忙……唔……”

唇畔被人狠狠吻住,他的唇舌强硬强势的闯入似乎要将她的呼吸一路斩尽。

傅靖霆没错失她的微表情,她从怔愣到恍悟,速度快的让他想掐死她。

她那种哦原来还可以这样谢谢你又给我指了一条明路的表情,让傅靖霆这心里就他妈日了狗了。

这女人还真是没点廉耻心,为了一个盛世集团什么事都能做。

人被他往上一举就坐在了办公桌上,许倾城十分自觉的环绕住他的脖子。

男人的唇压在她脖颈一侧的动脉上啃噬,又疼又麻。

他泄愤似狠狠咬了下,许倾城疼的忍不住喊出声,“你别咬,疼死了。”

这女人,疾言厉色时冷眉冷眼声音都似把刀子像是要把人从头劈到尾。

此刻,她含嗔带怒的一把声音,又软又媚,像一条长长的软鞭把他缠了个结结实实,欲罢不能。

他脸沉眉冷,可落在她身上的手又热的灼人心魂,许倾城微喘,光天化日,还是最正经不过的办公室,人来人往仿似随时有人会进来。

她虽说本就存了勾引他的心思,但是作为他帮忙的事后甜点岂不是更好?!

这种场合……还是荒唐了。

但她又不敢轻易推开他,与其再费劲去找唐锦朝,不如讨他欢心一劳永逸。

白色百褶裙宽松柔软飘飘荡荡落在他不规矩的手臂上。

他一身黑色,她一身纯白,两种颜色交织刺目。

层层热气逼过来将她的脸染的透透的。

傅靖霆沉眼盯着她泛红的脸,“去见唐锦朝准备怎么做?”

“跟他商量啊。”许倾城脑子有点不清明,热气只往头顶蹿,无法冷静思考他话里隐藏的含义。

“商量?”傅靖霆轻嗤,“这样商量?”

她扣在他肩膀上的手指陡然失去控制力。

要疯。

许倾城猛然明白过来,声音有些残缺的破碎,否认,“不是。”

“最好不是。”他眉眼盯住她的,冷峻眼峰中有明确的警告。

许倾城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对她有意,但此刻他对她的折磨,让她明白男人这种生物的占有欲,从来跟喜欢无关。

只是不喜欢自己的东西与人分享。

“肯定不是。”许倾城信誓旦旦保证,她亲亲他的嘴角,“那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给唐总打个电话?”

傅靖霆突然就给气笑了,她还真是目的不纯,来找他必有所求,有所求必然不假思索不遗余力勾引他。

男人特别好奇地问她,“许倾城,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沉湎淫逸贪恋酒色之徒?”

不是吗?!

他的口气诡异,头一次连名带姓的喊她。

许倾城真想跟他说你不用怀疑,我百分百这样认为。但她也深知自己若是说是,那这之后的事情就没得谈了。

所以她还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不是,我觉得你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傅靖霆,“……”

艹!

夸她自己呢!

许倾城被他盯的头皮发麻,“不是吗?”

“是。你真美。”他语带讥诮,显然十分不认同。

许倾城咬咬牙把那句如果我不漂亮你还会要我身体这种话给憋了回去。

内线响起,傅靖霆按了接听。

“傅少,您要的项目资料工程部已经加紧将上两年的数据分析汇总,电子材料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纸质版报告现在给你送过去吗?”

“好。可以。”

男人应了,然后切断电话。

许倾城头皮绷紧,仿似门立时会推开,她伸手推他一把匆忙从桌子上跳下来。

撕拉一声。

许倾城绷绷额角回头去看,刚刚被撩起来的裙子不知怎的竟然勾在他办公桌暗线槽上,给她屁股后面扯开一个洞。

敲门声响了几下。

傅靖霆一声请进刚出来点气音就被她跳起来一把捂住嘴,“等等。”

她脸有些红。

“裙子撕坏了。”

傅靖霆拉下她的手,越过她肩膀往下看,她一手捂着撕坏的地方,脸色涨红。

她这样着实狼狈,但又实在诡异的可爱。

他忍不住笑了下,许倾城又窘又恼,“你笑什么?”

门外秘书又敲了几下,眼看傅靖霆十分不怀好意的喊了请进,她匆匆坐到办公桌后的旋转座椅上。

装模作样的拿了他桌上随意摆着的文件放眼前翻看。

秘书进来,有些愣。

许倾城坐在老板椅上翻看文件。

傅少就半倚着桌子站在办公桌前,偏头看她。

一时有点分不清谁是这里的主人。

他不赶紧接文件,还瞅着她看什么看?

许倾城抬抬下颌示意他,接啊。

男人没动。

“傅少。”秘书请示,“您要的报告。”

男人还是没动。

许倾城有些憋不住劲,直接点点桌子,“放这里,你出去吧。”

秘书有些犹豫。

好在傅靖霆终于啃吭一声,“放下吧。”

秘书赶紧把报告放在桌子上,转身出去了。

门一关,许倾城及站起身,裙子撕坏的位置太尴尬,屁股上凉飕飕的。

“怎么办?”她问。

傅靖霆回给她两个字,“凉拌。”

女人闭下眼睛,忍了,先办正事,她将自己手机递到他手里,“要不你先给唐总打电话,用我手机也行。”

傅靖霆垂眼,盯了她手机屏幕一秒钟,然后视线落在她脸上。

许倾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手里的手机已经被他取走了。

“你这锁屏照片很好。”

“……”忘了,今天早上她把锁屏以及手机屏幕照片全部换成了两个人的合影。

男人手机对向她的脸,许倾城正想搞什么呢?

手机开锁了。

傅靖霆看着她手机内屏的照片也是两个人的合影,他啧啧两声,“你这戏准备演给谁看?”

“什么演戏,我对傅少的景仰之情如滔滔黄河水延绵不绝。”许倾城一把拿回自己手机,调出唐锦朝的电话号码。

在正事儿办完之前,你让我吹多少彩虹屁都可以。

“景仰?景什么仰?”傅靖霆轻嗤,看她依着桌子把自己后面遮挡的规规矩矩的样子,他捏着她的小下巴晃了下,手指压在她的嘴唇上,“不是食髓知味?”

“什么食髓知味“?”

傅靖霆正拨电话,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手指从她唇上撤下来时,她突然就懂了。

有个小妖精说她饿死了最喜欢吃的就是他。

“……”

傅靖霆你还能不能要点脸?

许倾城脸有些红,跟这男人说话简直能剥她一层脸皮。

电话接通,傅靖霆直接表明意思。

唐锦朝沉默了片刻,回,“我本来就对盛世的激光业务兴趣不大,不过主投人似乎很感兴趣。那就随许小姐的意见吧。”

傅靖霆嗯了声,就切了电话。

许倾城还没来得及多问几句,“他什么意思?最迟下个月中旬所有手续我这边会搞定。”也必须搞定,下月中旬有笔贷款到了偿还期限。

“意思就是他们主投人有兴趣,所以可以。”

就这么简单?

许倾城愣了半秒,反应过来时,脸上眉眼都笑开了,“我以为这次激光业务的主投人是唐锦朝,不过不管是谁,我必须说这主投人很有眼光。”

傅靖霆盯过去一眼,她这会儿脸上的笑带了真诚,整张脸都愈发的鲜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