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穿内裤被男同桌摸下面好爽 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宫芷琪本来都快睡着了,肚子突然一阵抽疼,她忍不住哼了声。

况启寒看着她,发现她的状态比刚才更差,心瞬间被揪起来。

“去把封珵儒叫来!”

“不!不用!”听到又是那个医生,她赶忙拦住他,“我只是生理期痛,一会儿就好了!”

影这下不知道该不该去了。

况启寒没有说其他,抱着她上楼,把她放在床上,冷声喝道,“把家里所有的女佣人全部喊上来!”

“是!”

她连阻止都来不及…….

一时间,屋里走进来四五个穿着统一服装的女佣人。

“她生理期痛,你们有什么办法?”

“生理期痛?”几人面面相觑…….这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到底有什么办法?!”况启寒震怒了。

女佣们吓得话都说不清,支支吾吾半天,“可以试试红糖水和热水袋……”

“还不快去准备!”

女佣们走到门外,又听得一声,“来两个人照顾她。”

最后的那两个人留了下来。

“那个,其实我不需要人照顾,但是…….”宫芷琪红着脸开口,“我需要姨妈巾……还有,这床大概也弄脏了…….”

年纪稍长一点的女佣心领神会,对一同留下的小女佣说道,“你去拿一床新的床单过来。”

“小姐,我年纪大了用不上这个,其他女孩平日里不住这,所以您要的东西还需要出去买。”她又小声补充,“我先给您拿个枕头靠着,会舒服点。”

……….其实她生理期没有那么矫情,只是被况启寒这家伙搞得有些尴尬。

她抬眼看向他,这会儿他正站在窗边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她也可以稍稍放松些了。

小女佣很快带着新床单走了进来,面对床单上的血迹的时候,她很淡定,换好后,她弯腰行礼后就离开了,全程只有被套床单的声音,一句话都没有。

姨妈巾还没买来,她在臀下垫了个浴巾,僵坐着不敢动。女佣给她端来了红糖姜水,又在她小腹上覆上一个热水袋,“小姐,您躺一会儿吧。”

果然舒服很多。

以前每次生理期,都是麦子帮她煮红糖水,贴暖宝宝……可是自从酒店那次的事情之后,她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想到这里,她的眸光暗了下去。

况启寒立刻就感受到了她情绪的变化,甚至在她情绪低落的那一刻,心里忽然窒了一下!

“都出去。”他打完电话了。

女佣们急急忙忙退了出去。

看着他,宫芷琪心里腾生出一股暖意:长那么大,除了外公、辛怡和麦子之外,还没有一个人像这样子关心过她。

现在她心中的这种感觉很特别,和外公对她的照顾,和辛怡和麦子的关心,感觉都不大一样。

她的视线有些无处停落,打量了一圈这个每次都来不及细看的房间,最后不自觉地落在了况启寒的脸上——

他还真是好看。嘴角微抿,脸部线条十分俊逸,有着一股冷硬的帅气。身材也很好,少说也有一米八几,小腹上好像还有肌肉……

“看够了没?”况启寒直截了当。

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了半天,掩饰尴尬。

“我想给宫贸深转院。况家有个皇家医院……..”

“不,不用!”她一着急,只觉得臀下又是一阵暖流……该死!如果现在旁边有锤子,她真的想捶死自己!

“寒爷……”那个年长一点的女佣敲了敲没有合上的门。

“进。”

“小姐要的东西。”

看到她手上拿着一大袋姨妈巾,宫芷琪下巴都快惊掉了——这么多姨妈巾,她要用到什么时候啊!

他们这是把人家超市里的姨妈巾都包圆了吧!

“这也太多了吧?要用到什么时候啊!”宫芷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用的姨妈巾,加起来都没有这里的多!

“因为不清楚小姐平时用什么牌子,所以附近超市有的都买了。”

“好。”

好?好什么好?当她是搞姨妈巾批发的吗?!这也太扯了吧!

她不敢下床去接。

“你帮她换一下。”况启寒别过脸去。

“不!不用!”宫芷琪差点没被他这话吓死!这,这事怎么能帮呢!

女佣低着头,努力忍着笑。

这个寒爷,是个直男没错了。

终于是拿到了姨妈巾。

宫芷琪十分愉快地沐浴,换衣服,换姨妈巾,顺手还把自己脏了的裤子给洗了,搭在洗手台旁边晾着。

她才不想让况启寒或者是这金龙苑里的其他人看到。毕竟刚才发生的种种已经足够尴尬了!

“谁让你洗衣服了?”况启寒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她抬起头,看到他十分自然地开门走了进来。

!!!他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你,你怎么进来的?!”她明明锁了门的。

况启寒没有回答。整个金龙苑都是他的,他想去哪里不能去?

“洗完了就赶紧去床上乖乖躺着,你还有任务要完成。”

“任务?什,什么任务”说到这个宫芷琪就怕了。

这个直男不会不知道生理期期间是要避行房事的吧?!

“啊!你干嘛啊?!”她还是无法习惯况启寒突然地公主抱!

“干你!”

“你说什么?!”

况启寒不再回答,只是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欺身压上。

“不可以!”宫芷琪闭上眼,伸出双手挡着他。

等了许久也没见他有下一步动作,她睁开眼。况启寒只是低下头,轻轻地吻住她的唇,动作很轻,很温柔。

他闭着眼,深情地吻着,而她却是睁大了双眼,一眨不眨。

虚惊一场……..他原来,只是想亲吻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

宫芷琪从床上醒来的时候,睡在旁边的况启寒已经出去了。

昨晚好像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这样相拥着入眠……虽然她紧张得要死,但最后还是睡着了……

呃……好像心是有点大了。

“小姐,您醒了?”看到她下楼,管家走了过来。

“寒爷呢?”

“寒爷一早回公司去了。”

“哦。”她从楼上走下来,在管家的指引下到达厨房。

金龙苑内在的装潢十分精致高贵,大厅正上方吊着一个超级大的水晶吊灯,往里走是一大面红酒墙,每一瓶红酒都被冠上了单独的铭牌,尊贵无比。

餐厅在靠里面的位置,迎面是一张大方桌,椅子整齐划一地摆放着。桌上很孤单地摆着一个净白的花瓶,里面插着两支略显孤单的南栀。

“小姐,您先用早餐。”

许是因为少有准备早餐的机会,佣人显得有些局促——况启寒是从来不在家里吃早餐的,每天都是六点准时到公司,一杯黑咖啡撑完整个上午。

所以今日当影告诉他们要准备早餐时,他们都惊到了。

宫芷琪坐下来,看着面前各式各样的早餐,有些吃不消,“这,这是我一个人的早餐?”

“是的。小姐如果还想吃什么,可以安排。”管家专业地在她面前铺上一块白布。

“不,不用,谢谢。”这么多东西,她吃一天都不一定能吃完。

吃了一份包子和碎牛肉沙拉之后,她就再也吃不下其他了。正好这时手机溜进来一条信息——

【莲,系统崩溃了,等待抢救。】

系统崩溃?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着急地擦了擦嘴,走到管家面前,“请问,我想用下电脑可以吗?”

“好的,我这就领您上机房。”管家稍加犹豫,还是把她带进了一个房间。

打开了灯——两排超高配置的电脑出现在眼前。

“哇……”宫芷琪由衷感叹着。

她走到电脑面前,轻轻抚摸着键盘,“这是最高配置的LC-T3,简直无敌了。”

言语中充满了羡慕。

这里的每一台机子,配置完成下来,费用不在三百万之下。

细数了下,一共二十台,这里就是上千万的投入!

况启寒又不是这一行的,搞这么高配置的电脑做什么?!

“这是寒爷的游戏机房,您可以选择一台使用…..除了中间那台。”管家说明情况。

游戏机房?!这也太奢侈了!而且她完全看不出况启寒是个爱打游戏的男人啊。

不管怎么样,先用用机子,把问题解决了。

“好的,那我就用这个吧。”她随机选了一台。

管家为她开机,她坐下来,开始找网页打开。

这种高级的机子就是不一样,网速跟上了,配置跟上了,键盘的手感也好到飞起。

宫芷琪一双杏眼紧盯着屏幕,指尖敲击着键盘。

屏幕中迅速跳出了一个漆黑的程序窗口。

见管家出去了,她输入了一连串的密码,程序再次启动。

队友给到的线索极少,只有两条,一个是已经报废了的IP号,一个是网络虚构的银行账号。

她熟练地进入后台,开始检索,调取出数据,然后点击收录。

很快,一段信号波频被调取了出来。她来不及听,直接给队友转了过去,“调取波频内容,这是攻击系统的主要频段。”

“1”

“1”

“1”

屏幕上出现了无数的“1”。这是表示确认的回复。

队友们基本都在线了。她又开始继续第二段波频的拦截。

她将程序退了出来,将信号波频保存,又打开了一个窗口,手指飞快地开始敲代码。

游刃有余。

“攻击信号中断。”

“主IP地址在文城,继续跟踪。”

她的指尖继续在键盘上驾轻就熟地翻飞着,又出现了一段波频。

“信号波频检索对比完毕。”

“主,查到了S城网络系统攻击的片段,现在排查到的神秘人有3第000多人。”

“入侵下警局的系统,调取关于这3第000多人的资料,我要掌握他们的全部资料。”

看到上面下了入侵警局的任务,宫芷琪咬了下嘴唇,再次敲响了键盘。

管家不知道她在里面干嘛,只知道她键盘敲得飞快,神色也有些紧张。

宫芷琪将资料迅速传递给了队友,同时分析出了这次系统被攻击只是对方给予的一个警告——对方虽然入侵了他们的系统,但不曾下毒,更不曾破坏那些隐秘资料。

“修补BUG。”

她给队友发过去一个指令,又看到对方在前端留下了一句话:不日再战。

她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shit!太TM嚣张了!”同在微机室的星气愤地将键盘砸了。

十五分钟!从他们接收到攻击提醒到现在,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对方竟然把他们整个系统踩踏了个遍,还留下如此侮辱人的一句话。

宫芷琪没有任何的表情,她已经深刻认识到,不做系统加固,他们之前做的种种努力就将付诸东流!

她的视线依旧集中在屏幕上,手指飞快地输入着各项指令。

她要这些人有来无回,绝不会给他们任何一个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