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你还要赔偿?!”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的事情,厉千绝气得差点转身,但却生生忍住。

不能转过去,万一看光这疯丫头,那不就等于把自己搭进去了么。

君落兮点点头:“那可不是,初吻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可是很珍贵的东西,我才十五岁,你不表示一下?”

表示,他能有什么表示,鬼知道他也是初吻,居然让一个疯丫头给夺走,真是可气!

愤怒之下的厉千绝咻的一下,身上的衣服还有那头墨发一瞬间被蒸干。

“你给本尊闭嘴!再啰嗦,拔了你的舌头!”

君落兮眼珠子一转,想起了什么,心中更欢快了。

“美男,一看你这禁欲的模样,刚才也肯定是初吻吧?既然是初吻,那本姑娘也不追究了。”

她不追究,他还想追究,胆大包天的野丫头,看光了他,还摸光了他,现在还夺走了他的初吻,可恶,可恶!

厉千绝努力的暗示自己,玉佩还没有拿到,暂且忍这丫头一忍!

“本尊的事情用不着你管!”怕自己会失手杀了君落兮的厉千绝狠狠的说了一句,拂袖而去!

君落兮在身后挥手:“美男你等等,你的面具……..”

“真是急性子,留下这面具是想要下次有个合理的理由回来?”君落兮一只手捏着面具,撇撇嘴。

其实厉千绝才离开不远,她说的话足以听清楚,顿时脸黑了又白。

自恋又无耻的疯丫头,他玉佩没拿到,自然会回来,搞得像是他故意落下似的。

“小姐,你泡好了么,奴婢进来了”诗情端着干净又全新的衣裳进来,见到这一地水渍的时候愣了愣,小姐这是自己跟自己打水仗?

君落兮挑眉,也不解释,“好了,等会饭菜放在门外,你可以去休息了”,她要好好的梳理一下关于君家,关于这个世界的问题。

当然,还有那个不小心惹上的恐怖男子,头疼,一来就要面临这么多东西。

“好的小姐。”

“嗯,下去吧”,随后,君落兮缓缓从水池中站起身,穿戴好衣裳后,坐在镜子前梳头,这张脸五官倒是精致,可惜肌肤黝黑,像一棵干瘪的豆芽菜。

今天似乎比往日白了几分,配上她熟悉的眼神,倒也没有那么难看。

“小姐,饭菜准备好了”梳理好头发的君落兮立刻听到了门口诗情的声音,她应了一声将饭菜端进来,满足的消灭完后,在屋内走动了几圈,直接躺在床上。

“舒服!”,这就是古代大小姐的待遇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可惜了,是个不受人待见的废物丑女。

打了个哈欠,君落兮慵懒的翻了个身朝外,迷离的睁开眼睛“喂,美男,你看够了没有,没有看够可以凑近一点看,清晰!”

坐在房内横梁上,已经将自己隐藏起来的厉千绝眉头皱了一下,空气中灵气一动,俊美无邪的模样顿时展现在君落兮的面前。

他的脸色很不好,嗯,自从遇到君落兮之后就没好过。

“你是在想自己气息全掩,我为何还会发现你么?”躺在床上的君落兮一只手撑着脑袋,无辜的看着厉千绝。

厉千绝眼眸微闪,径直坐在桌旁,“本尊没兴趣!”,一副懒得跟君落兮浪费口舌的样子。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好了,我早就发现你,你可以掩藏气息躲过人眼,但镜子却暴露了你。”

她本想当做没有发现,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可毕竟被一双眼睛盯着,睡觉不踏实,既然如此,那就聊聊!

“闭嘴!”

这野丫头还能不能安静一会,不说话会死么,真是噪舌!心中烦躁的厉千绝自顾自的倒茶喝,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君落兮翻了个白眼,“切,要不是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本姑娘还懒得搭理呢”对,她就是颜控,一只颜值狗怎么了。

厉千绝眼皮子狠狠的跳了几下,意思是,假如自己是个丑八怪,那这丫头就不调.戏自己,而是去调.戏别人了?

一想到她会对别的男人做那种事情,他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名火,该死的臭丫头,把他厉千绝当成什么人了,出卖色相的?

眼看厉千绝的脸色愈发不好,君落兮索性拉好被子,放好枕头,淡定的准备休息。

她打了个哈欠,泪眼迷蒙的扫了一眼厉千绝,“好了美男,我休息了,您老自己请便吧。”

“老?该死的野丫头,不要试图惹恼本尊!代价你付不起!”

“拜托,还能不能有点幽默感了?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惹恼你了,我骂你了么,我挑衅你了么,我刚刚是在赞扬你。”

厉千绝闻言,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又跳。

这个女人的确有让人有种想要捏死她的冲动!有本事!

“算了,本姑娘困了,碎觉,不过我警告你,看可以看,不能动手动脚的,我可是黄花大闺女,未成年的我跟你说。”

他会动手动脚?当他厉千绝是什么人了,饥不择食,这种发霉的豆芽菜都能下得去嘴?

一头黑线的厉千绝扫了一眼君落兮,眼神带着嫌弃,“本尊不好你这口!”太嫩不说,还有点寒碜。

谁知道君落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挺直胸膛,一脸傲气,“话别说得太满,我听说你们这种禁欲男神的口味有时候就挺独特的。”

“说不定你嘴上说不要,其实内心已经………..”

“闭嘴!”

只觉得脑袋嗡嗡叫得有些疼,厉千绝再也忍不住朝着君落兮的方向拂袖,她觉得自己喉头有些干痒,却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厉千绝利用秘法,阻断了君落兮声带发声,有种类似于点穴的手段,只不过她能动,只是发不出声音而已。

小气巴拉的男人。

君落兮皱了皱眉,张牙舞爪像只暴怒的狮子,可却只敢瞪了瞪他,翻身将被子盖上,睡觉去了。

瞥见君落兮顽皮傲娇委屈的一面,厉千绝的眼眸闪了闪,眼底有异样的神采在流溢。

屋内安静了下来,厉千绝也收回自己的视线,微微瞌上眼眸,开始调息起来。

感受到厉千绝暂时对自己没有敌意,君落兮知道自己赌对了,玉佩绝对不能给这家伙,否则,咔嚓,到时候就不是扭坏声带,而是尸首分离了。

心中毋定厉千绝不对自己下手的君落兮很快便陷入了梦乡,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信息量大得难以消化,她需要养足精神。

后半夜,厉千绝慢慢的从调息之中退出来,一睁眼就瞧见了君落兮抱着被子,睡成大字型,躺在床上,动作豪迈。

饶是冷酷习惯了的他,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分。

这个野丫头还真是不像一般的大家闺秀,连睡姿都这么没品,跟她的人一样,没大没小的女流氓!

女流氓,那他这是承认自己被调.戏了?厉千绝的脸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周身萦绕着浓浓的冷气,屋内的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几度。

感觉到冷的君落兮瑟缩了一下,吧唧了嘴巴,抓起被子盖好,还不忘舔了一下唇瓣。

月光正好洒在君落兮的脸上,唇瓣显得晶莹剔透,有种让人想品尝的冲动。

厉千绝冷不丁想起两人唇瓣交叠时候,从嘴里呼出的淡淡芳香,属于女子的独特气味,耳根子忍不住泛红,发烫。

再看看她睡得安稳,根本不害怕自己会杀了她,厉千绝心中顿时觉得而不公平,

他猛然起身,隔空伸出手掌,床上的君落兮连同被子一下咕咚的落在地上。

“地震了!”伸手抓住鞋子的君落兮一下子清醒过来,顿时愤愤的转过头。

“你有病啊?!”

“看你不爽!”

就是看你睡得太安稳,我很不爽。

君落兮翻了个白眼,抱起被子一骨碌躺回床上,瞌睡来了,懒得跟他废话,睡美容觉比较要紧。

见她居然不跟自己反驳,厉千绝顿时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更加不舒坦起来。

再次出手,君落兮咕咚又落在了地上。

实力强大了不起啊,老娘也生气了!

“美男,你想怎样?是上火了么,左手边有凉茶,自己倒”,君落兮扬起笑容,心中却将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厉千绝深邃的眸中闪过一抹厉光,“你再骂本尊?”

“你误会了,我请你喝茶呢,不要钱的,自己倒吧”君落兮索性盘膝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无语的撑着下巴。

“这种难喝的茶水,配不上本尊尊贵的身份!”,某人却忘了,方才怒火中烧的时候,自己倒了一杯。

君落兮的余光瞥了一眼桌上立起来的杯子,眼神带着狐疑,却没有开口。

“那成,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我看院子里宽敞又凉快,还能看星星,你去吧,我睡觉了,不送!”

还不等她起身,便感觉到面前出现一双纤尘不染的靴子。

厉千绝居高临下的看着君落兮,俊美的脸上毫无笑容。

“你想赶本尊走,没门儿!”说完他的戒指一挥,一床崭新的棉被顿时出现在君落兮的床上。

双手背在身后,厉千绝修长的双脚迈了几步,坐在了床边。

然后在君落兮震惊的目光中,优雅中充满着贵气,和衣躺在了床上,还不忘挑衅的扫了一眼她。

他厉千绝,怎么能连一处卧榻之地都没有,睁眼到天亮,不可能!那就勉为其难的将就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