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弄你的视频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莫亚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一夜都没有回家。

是的,这一整晚,她都留宿在倪孝生的别墅当中。

脑袋很疼,然而身子却比脑袋还要疼上十倍,浑身上下仿佛是要散架似的,就连侧个身子都很难,莫亚花了好一会儿,才冲开睡梦的桎梏,睁开了双眼。

环顾四周,房间的装修是洛可可风的,墙砖和吊顶都金碧辉煌,就连地砖也仿佛闪着金光,四下里干净整洁,目光再瞥向落地窗,就只见窗台前站着一个男人。

白色的西装衬衫,黑色的条纹西裤,双手环在胸前,只留给她一个矜贵的背影,虽然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却已经足够让莫亚觉得可怕!

她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那些疯狂的事她全都想起来了。

为了解救她的父亲,她主动上门来求倪孝生,倪孝生答应会让医院那边给她的父亲安排合适的肾源,但是作为交换条件,她必须留在他的身边……

昨天晚上,他撕裂了她裹在胸前的布条,侵入了她的身体!那些画面和梦里的重叠在一起,让她难辨真假。

可是当看到站在床前的倪孝生的那一刻,她明白了,那些全都是真的!

“醒了?”倪孝生眯了眯眼,虽然是在跟她说话,但目光却仍旧在看着窗外。

莫亚嗓子又干又哑,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倪孝生也不气恼,只是顺过了窗台上的手机,走向了她。

莫亚下意识的抓起身前的被褥,紧紧护在自己的胸前,殊不知她欲盖弥彰的模样对于倪孝生来说越发迷人——因为昨天的一番欢爱,莫亚身上并没有穿衣服,此刻厚厚的被褥勉强遮住了她的酥胸,却遮不住她那一双莹润光滑的藕臂以及轮廓分明的锁骨和香肩。

尝过了她的滋味,倪孝生才知道,这个女人让他欲罢不能。

倪孝生的眼前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多此一举。”

莫亚不解。

倪孝生则笑道:“你浑身上下该看的地方我昨晚都看过了,你盖着被子不是多此一举是什么?”

“你……”莫亚小脸涨的通红。

倪孝生也不再逗弄她,只将手机递给了莫亚:“你的电话。从早上五点一直吵到了刚才。”

见莫亚一直用乌黑的眼睛审视着他,倪孝生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没有接。目前为止,我还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曝光。”

莫亚了然,倪孝生的身边总是不缺美女,一直以来他都只是跟她们游走在暧昧的边缘,从来没有跟谁确认过关系,他不会希望他的单身身份就这样被自己打破的。

莫亚接过手机。

倪孝生抖了抖西装外套:“上午我有事要外出一趟。所以你现在有十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不过你记住,晚上十点之前,我要看到你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说着,倪孝生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别墅。

直到确认倪孝生离开别墅,莫亚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举起手机。

解锁屏幕之后,她果然看到有十五个未接来电,来电人的备注名字除了母亲之外就是莫禾。

糟了!她昨天一整晚都没有回去,也没有打电话回去报备,现在莫家的人一定都急疯了!莫亚没敢细想,马上给母亲打去电话。

彩铃响了很久,却根本没有人接听。

莫亚没有办法,只得又打给莫禾,莫禾的电话倒是在三秒之内就接通了。

电话才刚接通,彼端的人就急不可耐的吼了起来,声音之中还带着干哑的哭腔:“哥!呵呵,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你现在在哪里!怎么一晚上都没回家!”

莫亚扭头看了看四周,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堆高档家具,以及一堆杂乱的衣服——那衣服是她的,眼下莫亚只觉得分外讽刺。

“哥!你怎么不说话!”莫禾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特别尖锐刺耳。

莫亚回过神,倔强的抹去眼角的泪水,强颜欢笑道:“我现在在外面,昨天商会里临时出了点事情,我在商会忙了一晚上,忘记给你们打电话了。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她被倪孝生识破身份,还被他威胁欺负的事情莫亚不打算让母亲和莫禾知道,免得她们又为自己担心。

现在家里已经够乱了,所以莫亚准备把这些苦楚全部都烂在肚子里。

“哼,都这个工夫了,谁有空来担心你啊!”莫禾气呼呼的说,“父亲出事了!昨天晚上半夜他突然发病,昏迷不醒,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了,他的病情一天都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必须马上就做手术,否则性命堪忧……”

“什么?”莫亚心脏猛地一紧,从床上跳了起来。

莫禾却是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开始高声抽泣:“你还呆在那个什么商会做什么?到底是父亲重要还是生意重要?我们都快没有父亲了!你怎么这么冷酷无情,怎么还不快想想办法救救他!钱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莫亚脑子全都乱了,面对着莫禾的质问,她只觉得口中苦涩无比。

呵?她不去想办法?天知道她为了救父亲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整个家里最没有资格数落她的人就是莫禾!一到关键时刻,莫禾除了哭还会什么?

“住嘴!”莫亚一边怒吼,一边马上跳下床,胡乱拿起衣服,披在身上,“你等着,我马上就到医院来!”

说着,莫亚也不听莫禾的哭诉,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

莫亚用最短的时间穿戴整齐,然后在别墅区附近打了一辆车,径自往医院赶去。

一路上,莫亚还不忘给倪孝生打电话,昨天光顾着和他谈判,却忘了让他在第一时间内给父亲找肾源,可是无论莫亚怎么拨打电话,倪孝生都没有接听,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忙音……

无奈之下,莫亚只好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倪孝生,希望他能够在看见的第一时间就替她解决这个难题。

莫亚赶到医院的时候,莫禾正坐在医院的长凳上,小脸埋在了膝盖里。

寂静长廊上除了她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人,阳光从她的背后照射过来,却显得她单薄的身子越发寂寥。

不远处就是重症监护室,门外的警示灯一直亮着,提醒着房间里有人。

莫亚舒了口气,调整好沉重的心情,走了过去:“莫禾,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莫禾从膝盖中抬起脸,怒瞪着她:“还能怎么样?医生现在还在抢救他……都是你,都是你!但凡你肯在倪家那里求点情的话,父亲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莫亚冷笑,想要与她对峙,却又懒得和她对峙。

为什么莫禾责怪得这样理所当然,就好像一切真的都是自己的过错,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呢?她也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啊!

莫亚不理她的无理取闹,又问:“母亲呢?”

“母亲经不住打击,也晕了过去,现在正在急诊室里面休息。”莫禾道。

莫亚皱眉,难怪刚才给她打电话她一直都没有接。

莫亚正打算走到重症监护室那边去看看情况,紧闭的大门却在这个时候从里面被推了开来。几名医生抱着病历单交头接耳的走向了她们。

没等他们走到,莫亚已经迫不及待的先迎了上去。

“医生!”莫亚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问道,“我父亲他现在怎么样了?”

为首的医生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你是莫海城的家属吗?”

莫亚拼命点头:“对,我是他的儿子,莫亚。”

医生叹息:“你来得正好,请在这份病危通知书上面签个字吧。”

莫亚望着这份通知书,呼吸都停住了。她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结果!

医生又道:“你父亲的状况不容乐观,请做好心理准备。”

“不,不会的……”莫亚呢喃。

莫禾的反应比她更激动,她突然一把抓住莫亚的肩膀,用力的来回摇晃:“你听到没有!都是你害的!如果父亲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就是我们莫家的罪人!”

莫亚冷着脸,此时此刻心情比谁都要阴郁。

就在她准备接过病危通知书签下的时候,走廊里忽然又走来了一群人。

没一会儿,那些人就走到了莫亚他们中间,扭头和医生说了几句话,他们刻意压低了嗓音,所以莫亚根本就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几秒的交流后,医生兴奋的对莫亚道:“莫先生,你不用签病危通知书了,你父亲有救了!”

“你说真的吗?”莫亚和莫禾异口同声的问。

医生点头:“没错,为你父亲捐赠肾脏的人已经出现了,而且一会儿还会有从德国过来的最好的肾脏方面的专家,到时候他会亲自为你父亲操刀,手术成功的几率可以说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听到这个喜讯,莫亚感激得双手合十:“谢谢,谢谢你们!”

“不用客气。我们现在得马上下去准备手术了,请你们在手术室外耐心等待。”医生说着,准备离开。

莫亚唤住了他,小心的问:“医生,请教一下,请问是谁替我父亲说服了那个肾脏捐助者,是谁请来的德国医生?”

她总觉得这个转折来得太快了。

医生沉吟:“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倪家吩咐的,刚才那几个人就是倪老的私人医生。”

莫亚垂下目光:“谢谢。”

医生点头致意,随后便匆匆的往手术室走去。

莫亚一直提心吊胆的在手术室外等候着,从早上到下午,足足经历了五个多小时,所幸手术的结果很成功,莫亚松了一口气,这才得以解脱。

手术结束没多久之后,她的母亲也醒了过来,莫禾留在急诊室里照顾母亲,她则是留在病房里照顾莫海城。

望着莫海城那张因为手术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庞,莫亚陷入了沉思。

倪老的私人医生……在她的印象里,倪老的私人医生向来都不外借,这个帮助她的人……会是倪孝生吗?

她拿出手机,正打算给倪孝生发个消息,手机屏幕上却正好跳出来一条信息。

是倪孝生发来的。

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我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你。”

莫亚浑身一颤,看来倪孝生是已经忙完了该忙的事情了……可是倪孝生对刚才医院里发生的那一幕只字未提,就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么一回事似的,这让莫亚很是奇怪。

如果救她父亲的人不是倪孝生的话,会是谁呢?

莫亚正发着楞,手机又跳出了另外一条新消息。

倪孝生:“我要在一个小时之内看到你。”

窗外的天色已经逐渐开始暗下来了,白昼已经过去,夜晚马上就要来临……

莫亚深刻的知道她不回去会是什么后果,虽然现在父亲的手术已经做完,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对于倪孝生来说,想要扼制现在的莫家,实在是太容易了。

果然,下一秒,她又接收到了倪孝生发来的第三条短信:“别想玩什么花样,如果想临阵脱逃的话,我敢保证,你父亲以后将会吃不到任何一种药!”

看着倪孝生发来的一条又一条短信,莫亚忍不住银牙紧咬,双拳紧握。

她逃不掉的……

倪家的势力遍布整个美国,甚至中国,她在倪孝生的眼里就是一只蝼蚁。

深吸一口气,莫亚回了短信:“好,我马上来。”

回复完倪孝生的信息,莫亚替莫海城盖好了被子,随后起身,悄悄离开了医院。

在坐上出租车之前,莫亚不忘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这几天都要去商会处理商务,顺便告诉她自己会安排最好的护理工过来服侍莫海城。

莫亚实在是没有勇气当着母亲的面欺骗她,她本来就不擅长撒谎,假装自己是个男生已经耗费了她毕生所有的精力……

出租车沿着华灯璀璨的街道一路前行,没一会儿就到了斯坦街。

倪孝生的家住在斯坦街2-13号,而倪彦司的别墅则是莫尔兰街1-1号,仅隔着两条街。

所以每一次莫亚去倪孝生家的时候都会先经过倪彦司的别墅。

莫亚靠窗而坐,目光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当出租车经过莫兰街的时候,她发现第一栋别墅的门竟是开着的。

“停车!”莫亚惊坐而起,冲出租车司机喊道。

此时此刻,只见别墅的大门正笔直的敞开着,有几个黑色西装黑色墨镜的男人站在门外,他们时不时交头接耳,时不时又警惕的看向四周。

莫亚忍不住自言自语:“倪彦司回来了?”

这里是倪彦司的住处,前几天她过来前门后门都是关着的,所以莫亚推测,倪彦司是回到美国了。

莫亚心中的火焰重新被燃烧了起来!这一秒,她仿佛看到了救命之光!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倪彦司的手底下工作,也算得上是他的心腹了,只要她去向倪彦司求助,倪彦司一定会帮助她的!

莫亚十分兴奋的跳下车,一步不停的奔向别墅。

她气喘吁吁的停在了门口,向几个男人道:“我是来找倪彦司倪先生的,麻烦替我通报一声,就说我是莫亚,有很要紧的事要求见他!”

几个男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她,最终还是替他进去通禀了。

没一会儿,其中一人走了出来:“倪先生请你进去。”

“谢谢!”莫亚感激的道,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穿过客厅,走过长廊,莫亚被带到了倪彦司的书房前。

莫尔兰区的别墅与斯坦区里的别墅构造大体差不多,莫亚站在书房的门前,心如擂鼓,不知怎么回事,她竟然是想起了倪孝生,仿佛下一秒,倪孝生就会从书房里走出来似的。

莫亚深深吸气,敲响房门:“倪先生,我是莫亚。”

短暂的几秒之后,门内传出了优雅的声音:“请进。”

莫亚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陷在沙发里的那个男人。

男人身上穿着一套灰褐色的中山装,肌肤白皙胜雪,他有着一张和倪孝生非常像的脸,只是不太相同的是,倪孝生的五官是桀骜张扬的那种帅气,而他却是儒雅温柔的那种英俊。

他的眉毛像是两柄剑,斜斜的飞入云鬓,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透明的无框眼镜,一眼看去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此时,倪彦司正低头在认真的看着书。

莫亚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她大步的走过去,直奔主题的道:“倪先生!请救救我!”

倪彦司听到她的声音,终于从书里抬起了头,他看着神情有些憔悴的莫亚,微微一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如果说倪孝生是那冬天里的一团冰的话,那么倪彦司就是黑夜里的一团火。

莫亚感受到了温热。

只是倪彦司这么问,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眼下她是女孩子的事情也就只有倪孝生一个人知道,她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该冒这个风险把这件事透露给倪彦司。

“嗯?”倪彦司挑了挑眉,发出一声质疑。

莫亚最终还是决定先把事情的真相隐瞒。

想了想,她委婉的道:“倪孝生他……”

莫亚的嘴里才刚吐出倪孝生的名字,身后的书房门忽然传来一阵巨响。

伴随着这阵巨响,倪孝生双手插着口袋,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莫亚一惊,就看到倪孝生踹开了大门,面色铁青。

她呼吸一窒,登时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倪彦司嘴角一弯,慢条斯理的把书放在沙发上,视线越过莫亚,看向了倪孝生。

倪彦司:“阿孝,你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

倪孝生的目光里充满了敌意,眼神只在倪彦司身上停留几秒,就跳到了莫亚身上。

莫亚蜷缩着身子,不敢动弹。

“当然是不放心我的好哥哥,再回来看看你。”倪孝生掩住满腔怒气,轻挑的笑道。

“哦。”倪彦司仍旧只是温和的在笑。

莫亚被夹在二人中间,手心一直在冒汗,倪孝生出现得太是时候了,以至于彻底打破了她的计划,又将她从人间打回到了炼狱。

倪孝生嘴角噙着笑意,直视着莫亚:“太巧了,莫亚也在。”

倪彦司:“没错,莫亚找我有些事要商量。对了,莫亚,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

莫亚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嘴唇咬得煞白:“倪先生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阿孝帮了我不少的忙。我很感激他。”

倪彦司听到这些话,嘴角的笑意僵了片刻。

莫亚一直都是他手底下的人,从来都是有话直说,可是刚才的言语里头却好像隐约透露出了他投奔向倪孝生的意思。

倪彦司抿了抿唇,儒雅的眉间掺了一丝淡漠。

“对不起,倪先生,打扰了。”在倪孝生的注视之下,莫亚只好违心的对倪彦司鞠了一躬,率先走出书房去。

倪孝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现在父亲的命脉还掌握在倪孝生的手里,她固然可以拿自己的命去冒险,但决不能拿父亲去开玩笑!

莫亚决绝的走出书房。

倪孝生目送着她的背影,旋即勾起意一丝得意的微笑,颇有些挑衅的看着倪彦司:“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回见。”

倪孝生食指与拇指并拢,远远的冲着他敬了个礼,也跟着莫亚出了门去。

华贵的书房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夜色渐深,只有昏黄灯光陪伴着书房里的主人。

昏暗的光线落在倪彦司的头顶,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阴影里,他负着手,让人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许久,倪彦司才走回到书桌前,拎起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倪彦司沉着嗓音,面色也有些阴鸷,“去调查一下今天在机场发生的那一场动乱,还有,顺便再调查一下莫亚。”

就在今天,他所乘坐的飞机抵达机场的时候,机场里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动乱,轰炸、抢劫、枪战……那激烈的画面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画面似的。

倪彦司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倪孝生指使的。

至于莫亚……

他觉得莫亚今天好像也有些怪怪的,倪孝生仿佛很在意他。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多事情似乎都变了,都已经不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

而他……一定要亲手揭开这些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