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息肉欲小说合集 老头把我添高潮了A片

李翠的惨叫几乎破了音,曲长笙惊诧,向后退了几步,眼见那锋利的匕首没入李翠的脚踝,险些上不来气。

这是?

由身体传来的恐惧让她打了个寒颤,这周遭熟悉的氛围……

是赢尘在这儿!?

她环顾四周,又与玄裳四目相对,只见玄裳依然保持方才的表情,似笑非笑,见了惨叫惨哭的李大娘双眸中闪过一丝愉悦之意,又堪堪朝她望来。

她心里咯噔一声,听玄裳轻言道:“长笙接旨。”

曲长笙又跪好,屏息倾听。

“皇上念你今日侍奉有加,特意赏赐于你白银十两。”说着就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了十两银子放到长笙手中:“还望你继续保持,多多努力。”

“……谢皇上恩典。”

玄裳挑唇,熟稔的将匕首从李大娘的脚踝中拔出,任由她如同牲畜一般哀嚎惨叫:“至于这个李大娘,方才她与你关系撇的干干净净,是她手撕了皇上的寝衣,皇上赏罚分明,自然也不会放过。”

“什么?”疼的满脸是汗的李大娘惊恐抬头,玄裳笑眼弯弯,甚是温柔的语气说出令人头皮发麻的话:“挑断她的筋,也别让她死了,让她就在宫里爬着做事吧。”

“……不,大人,大人,这事儿真的不是我做的,是长笙,长笙做的啊大人,这个贱丫头将事情撇得一干二净啊大人,不是我的错,是长笙!是长笙啊!!!”

李大娘被人拖走,鲜血蜿蜒了一地,尖锐凄厉的声音直到她都消失不见了都仍然清晰可闻,浣衣局内的旁人大气都不敢出。

夜晚除了沙沙风声,就剩下彼此牙关打颤的声音,等玄裳一走,众人才纷纷长吁了一口气。

“真是吓死人了。”

“没想到玄裳大人竟然不想杀了李大娘?不过留她一条命也很惨了,手脚筋都被挑断了,那不就成了废人么?倒是长笙有福气,皇上可从未赏赐过谁,这可是独一份呢。”

捧着手里沉甸甸的十两银子,曲长笙心思凝重。玄裳不过是自己临时发挥,听见了李大娘管她要十两银子,他就恰好给她十两。

是赢尘要玄裳来的,而他想要做什么?仅仅只是给自己十两银子就走?这并不像是赢尘的风格。

帝王的衣袍被风吹得微微掀起,他端坐在龙撵之上,邪睨前来复命的玄裳:

“你给她十两银子,意欲何为?”

“属下知晓皇上的心思,这侍奉过皇上的人,岂能容旁人践踏。”

“只是,皇上若是想提点她,还为时尚早,所以属下擅自做主,这赏赐虽不大,却也会惹来宫中旁人怨恨,如若皇上想要将她派遣侍奉在侧,她没点从这浣衣局里面脱身出来的本领,也不配侍奉在皇上身边。皇上帮了她一次,下一次,她到底能不能从这泥潭里头出来侍奉在皇上身边,那就要看她自己了。”

赢尘斜眉轻扬,垂眸深思。

那女子对他而言,并非重要,只是方才听她受苦,自己这心就不痛快。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如同他的稀世珍宝被人践踏,茫然之外,还有一些不解。

不解这种奇异的感觉从何而来。

不过,他倒也想看看,这女人到底能不能从这些泥潭里面出来,才不枉费他有的一番心思。

十日后。

“玄裳大人好帅啊。”丫鬟房里头,小桃子双手捧着曲长笙的十两银子,左右翻看,如同摸着玄裳的手一般,这么多日,她有事儿没事就要看看这十两银子:“我从未见过那般器宇不凡的男子。长笙姐姐,你觉得玄裳大人帅不帅,他跟皇上比,谁更好看些?”

长笙将钱拿回来放在荷包里:“不知道。主子天颜,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看。”

“那倒也是。”小桃子眼馋的看着她的荷包:“不过,你能拿到这么多钱,可真好,小半辈子都不用愁了,比我们勤勤恳恳干了这么久都拿不到什么钱的强太多了。这宫中没有主子,只有皇上一个,我们也拿不到什么赏钱,下一次等皇上赏赐,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长笙!”

张姑姑在门外唤道:“你出来一下。”

长笙随手将荷包往腰间一揣,随着张姑姑走了出去。

等她一走,丫鬟房里面准备休息的丫鬟就聚集到了一起:“哎哟,你瞧瞧长笙那个死样,跟谁都不冷不热的,这有了皇上的赏赐,我看她都找不到北了。”

“人家跟咱们怎么一样,这是皇宫中的独一份恩赐,她能平安无事的从太和殿里出来,就证明人家有两把刷子,怨不得人家从来看不上那些对她谄媚的小太监,合着人家的胃口大着呢,要做娘娘~”

小桃子闻言冷笑:“她想做娘娘就做娘娘?”斜眼回去,那圆溜溜杏眼中满是讥诮鄙夷:“我看未必。”

“未必?小桃子,你还是好好的抱紧长笙的大腿,人家保不齐一跃成了娘娘,你还能混个掌事宫女当当呢。”

“谁说我要当宫女了!?”小桃子拍案而起:“轮身份,我哪点比长笙差?凭什么我要当宫女?要当,也得她给我当!”

众人愣了下,相视一笑,皆在嘲讽她的自不量力。

小桃子眉心紧拧,抿唇思忖半晌,走出房门,刚好听见自己的姑姑跟曲长笙说:

“你娘现在哭着闹着的,骂骂咧咧委实难听,我知道你现在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是她嚷嚷着要见你。这人是玄裳大人说要留下来的,死不得。”

长笙聪慧,自然知道张姑姑是什么意思:“我这就去看看她。”

她就知道李翠那个老婆娘不会让她安稳度日,被挑选了手脚筋后就被独自一人安排住在了一件简陋的房里,长笙还没踏进院子,就听见她在那里哀嚎:“长笙你这个不要脸的丫头,我要你死,要你全身溃烂,不得好死!!你再不来见我,等我去杀了你,把你剁成肉泥——”

“嚷嚷什么?”推开门,灰尘浮动,曲长笙皱了皱眉头,走进屋子:“你可真是不嫌自己丢人。”

屋子里满是恶臭,显然是她的排泄都排在了屋子里。

李翠一扭头,看见长笙站在那,干干净净的穿着丫鬟服,那身段婀娜模样姣好得让人嫉妒:“你这个贱丫头还敢来看我。”

“我不来看你,你就要把皇宫都吵翻了,到时候皇上大怒,死你一人不要紧,死了别人,可就要糟糕了。”曲长笙走上前去,瞧着她狰狞的嘴脸:

“你还是不知道你错了?”

“我错什么?我错就错在不应该让那个杀千刀的从垃圾堆里给你捡出来,再给你养大!”

“从小到大,你一直也没有对我好过,动辄打骂,如果不是我爹照顾我,我早就被你活活打死了。”长笙扬唇,想到前世,她因为懦弱,任由他们在外面兴风作浪,最后曲长安害死了好几个良家妇女,人家找上门来,她还跟自己哭,说是那帮女子**长笙,那些人不听,她就悉数将那些家人乱棍打死了。

他们的恶毒心肠,她最了解了,此时此刻就着空气里的恶臭,也最厌恶。

“你想要什么能消停,你说说看,若是还算得体,姑且我还能容了你。”

李翠哼了哼:“我要长安进宫伺候我,还要你婶母也进来。你有了十两银子,打通关系二两就够了,再给长安安排个侍卫当当,五两银子,加在一起七两,长安这两日过生辰想买一件衣服也买不起,你剩下的钱,就拿去给长安买衣服。”

“不可能。”曲长笙面不改色的取出帕子。

李翠瞪眼睛,眉头一竖:“你这个下贱的丫头——”

她长大的嘴巴被堵住了长笙的帕子堵住,呜呜咽咽的发出狰狞的声响,奈何自己手脚使不上力挣扎不得,左右也是要她安静。

“要曲长安和你的姐妹进宫,我无能为力,但是把你的嘴堵上还是有法子的。”长笙假笑:“李大娘,你我已经毫无关系了,你在玄裳大人面前将我们二人撇得干干净净,现在又来找我。我看,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虽然说是要留你一条命,可若是你一个不留神死了,谁又能怪罪谁呢?”

曲长笙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小桃子见曲长笙走了,这才敢推开房门,扑面而来的恶心味道让她一阵干呕,见李大娘在炕上狰狞,她十分嫌弃的取下了帕子。

“你不是她身边那个小丫头?”李大娘气得身子剧烈起伏:“你来找我干什么,替她出气?”

小桃子哼了哼:“我可不是来帮她的,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

“我要是帮了你,让你的儿子和你的姐妹进宫,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楞了一下,李大娘笑了:“总算是有个明白人,知道这丫头惺惺作态找人烦,你想搞她,找我就对了。这天下可没有第二个人比我更了解她了。”

相安无事的过了三日,曲长笙捧着干净的衣裳穿过长廊,迎面走来三个人,她本并不在意,只是无意见多看了一眼,惊见一熟悉的侧脸,然后从她身边擦过,小步的往浣衣局的方向走去。

那与李翠极为相似的眉眼,略有些丰满的形态,眼中不容忍的态度,不是姨母李青禾是谁?

她娘不是躺在床上?是谁把姨母弄进来的?

“呀,这不是我的长笙姐姐吗?”

曲长笙转过头,见到来人更是惊诧,贼眉鼠眼尖下巴,曲长安像模像样的穿着一身盔甲却还是改不了那种骨子里头的下作之气:“这么久不见,姐姐怎么还越来越好看了?当真是不一般了,都能跟娘对着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