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女禁H啪啪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木清把话说完,心里还在想,上官霆无疑是个自信的人,被她拒绝心里会不会对她产生不满,堂堂王爷心眼不会那么小吧?

就在木清注意上官霆脸色时,上官霆突然靠近木清,伸手将她困在马车内,冷着声音对她道:“王妃不是你想当就能当,也不是你想不当就能不当的。你既然已经嫁给本王,以后身心都只能属于本王一人,若是让本王知道你在外面和人苟且,坏本王名声,本王定活剥了你的皮。”

此时上官霆身上的杀意一点没有压制,只要想到他的王妃承欢别的男人身下,男人的尊严让他气得想杀人。

莫明其妙被杀意锁定的木清,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还身心属于他一人,真是活见鬼。话说上官霆离她也太近了吧,气息都洒到她脸上了。

“王爷说完了,说完了能不能离我远一点,我不太习惯有人离我这么近。”木清一脸云淡风轻,一点不将上官霆露出的杀意放在眼里。

上官霆脸上神情有一瞬间凝固,心里又有些生气和疑惑,木清为什么不怕他?

“你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你吗?”话音刚落,上官霆白皙修长的手便捏住木清的脖子,这是他第一次碰触女人的身体,感觉还不坏。

木清没在上官霆身上感觉到威胁,便知道上官霆只是在吓她,不过任谁脖子被捏住心情都会不好。

“王爷要试一试吗,看看是你先把我脖子捏断,还是我先刺穿你的心脏。”木清脸上带着浅浅又自信的笑容,右手稳稳捏住一把短剑,是上官霆的贴身用剑。

见到木清手里的短剑,上官霆脸色彻底变了,短剑一直在他身上,木清怎么会拿到,最关键的是他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木清将短剑向前抵了抵,眼神落在上官霆捏住她脖子的手臂上,“王爷还要继续玩下去吗?这时候应该快到皇宫了吧。”

上官霆望了木清一眼,然后将手收回,木清动作快速将短剑放回上官霆身上。

上官霆看不清木清的动作,只觉眼前一花,身上连丝感觉都没有,短剑便插回腰间,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办到的?”马车又行了一会,上官霆忍不住好奇问木清。

木清笑着瞥了上官霆一眼,“鬼知道。”说完轻轻笑了声。

她一直以为上官霆是面瘫,今天居然看见他苦恼的模样,不得不说还挺帅的。

木清双眼带着笑意,脸上灿烂的笑容竟比车外阳光还要刺眼,上官霆有些不想移开眼。

木清看见皇宫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果然如电视上所说。

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现出亮眼的光芒,巍峨庄重的城门就像巨兽一样张大血盆大口,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而周围的身穿铠甲手拿兵器的侍卫,就像是巨兽锋利的牙齿。

上官霆从下马车便看见木清一脸惊奇到处张望,看景色他忍了,现在一脸痴迷看侍卫是什么意思。

上官霆给全福一个眼神,全福会意赶紧上前对木清道:“王妃,皇上口谕,让您先去皇后娘娘寝宫请安。”

闻言木清才收回看侍卫的眼神,心里再次感概,古代风水养人啊,连侍卫都长得那么好看。

上官霆在路过那名长得不错的侍卫面前时,眼神冰冷瞥了他一眼,侍卫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四王爷果然如传闻中那么恐怖,怕是比传闻还要恐怖。

上官霆被请去了御书房,木清则被宫女带去了皇后寝宫。

她在进宫前做过一些准备工作,上官霆的母妃已经身亡,他和皇后关系并不好,皇后的儿子是五王爷上官轩。

木清来到皇后寝宫时,里面已经坐着近十位嫔妃,木清上前给皇后请安,规规矩矩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

“瞧我们的四王妃,长得真是标致,霆儿这孩子命运多坎坷,如今他成亲了本宫这心啊也放下了。”皇后一脸激动慈爱让人搀扶起木清,还赐座到她旁边。

木清禀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准则,皇后问一句她答一句,一旦问四王府的事情,她便以身体不适还未管家推脱,油盐不进的模样让皇后暗地生气。

木清不傻,她知道皇后在拉拢她,想让她帮着皇后对付上官霆,别说她现在的身份是四王妃,就算是平民百姓,她也不会掺和皇子之间的争斗。

木清的态度皇后已经知晓,知道拉拢不成,对木清便慢慢冷了下来。

到底是皇上赐婚,皇后心里纵然有不满也不敢明目张胆表现出来。

木清对谁都是一脸客气的笑容,嫔妃之间的谈话她一概不参与,很快大家就将她无视了。

等到上官霆来皇后宫里请安时,木清还有些意犹未尽,果然是后宫啊,这些嫔妃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暗地里谁不是话里藏刀,这出姐妹情意的戏比电视里演的还要精彩。

上官霆一直知道皇后不喜自己,甚至想要除去自己为她的儿子铺路,木清身为他的王妃,皇后虽然不会刁难,但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

他本以为木清会受些委屈,看着眼前双眼冒着精光,精气神十足的木清,他疑惑了,难道皇后改变了行事做风?

木清哪里知道,皇后后来故意无视她,已经是在刁难她了。

若是换作其他女子,心里定觉得十分委屈了,但她不会,反而乐在其中。

离开皇宫前,上官霆带着木清去向皇帝请安,从进入御书房后她便一直低着头,别说皇帝的长相,就是书房内的摆设她都没看清。

“听说皇后想要拉拢四王妃,她怎么回应的?”木清走后皇帝一脸感兴趣询问暗卫。

“四王妃并未回应皇后的拉扰,奴才并不知道她是故意为之还是根本听不懂。”

闻言皇帝手指轻轻敲了敲案桌上的奏折,沉声道:“她只是一个庶女,又不得嫡母喜爱,各种礼仪都是在进王府后才学的,朕猜她是根本听不懂,皇后是在对牛谈琴啊。”

暗卫不敢出言附和皇帝,只好恭恭敬敬跪在一旁。

半晌,皇帝像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欧阳华最近怎么样,还安份吗?”

闻言暗卫站直了身体,想了想这阵子欧阳华的举动,斟酌着回禀道:“回皇上,欧阳质子最近并未做出格的事,每日饭后习字做画,傍晚练习琴音。”

“欧阳华不是简单的人物,夏国国君派他过来做质子,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派暗卫继续盯着他,若他安分守已,朕就保他平安,若他存了不应该有的心思,你们不必禀告朕,杀了便是。”

一个战败国家送来的皇子,本身就是一枚弃子,杀或不杀全在他一念之间。

只是他调查得知,欧阳华医术高超,是名扬天下古神医弟子,杀了有些可惜了。

木清在和上官霆出皇宫整个人便觉得闷闷的。

马车内上官霆见木清脸色不好,破天荒询问,“你怎么了?”难道被他父皇的威严吓到了?

想到这里上官霆突然觉得好笑,木清可是胆子大的连他都敢威胁,怎么可能会怕他父皇。

木清朝上官霆摆了摆手,让琪儿去街上买来一些零食,然后心不在焉回到王府。

她刚才用异能简单检查了身体,是那种浸入骨髓的毒发作了。

用了异能后木清脸色更加惨白,回到王府她顾不得向上官霆告退,有些着急回到了清安院。

木清背影消失在王府大门,上官霆才扭头吩咐全福。

“去请太医给王妃诊治一下,看看到底怎么了。”可能是习惯了木清张牙舞爪的模样,病弱的木清让他有些看不顺眼。

木清在回了清安院后便只让琪儿进屋,神情严肃叮嘱道:“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惊慌,更不能让人进屋来,若是我昏迷过去,你只需等我苏醒,不要做其他的事情,切记不可惊动王爷。”

木清脸色实在太难看了,琪儿跪在一旁,“小姐请放心,奴婢一定会好好完成任务。”哪怕是要了她的命,她也不会让人闯进来。

木清打发琪儿去屋外守着,她没预料到体内的毒会在今天发作,皇后宫里的熏香到底是什么玩意,为什么她体内的毒全都活跃起来了?

她现在只是二级异能,体内多种剧毒她根本无力清除,只能压制。

这次剧毒发作来势汹汹,怕是异能用尽才能勉强压制,异能用尽她便会昏迷,所以她才会叮嘱琪儿。

她不想让上官霆知道她身中多种剧毒,她体内的毒每一种都能要别人的命,可是她却活得好好的,她不想让人研究。

木清盘坐在床上,异能在体内一遍一遍压制她的经脉,心神完全沉入和剧毒抵抗的异能当中,外界的声音她一点感知不到。

屋外琪儿神情坚定拦着全福和太医,“王妃下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屋子,奴婢只是奉命行事,请全公公不要为难奴婢。”

闻言全福悄悄挥手打发一个太监,让他赶紧去通知王爷,然后才朝琪儿说道:“琪儿姑娘这是在为难在下啊,奴才带太医过来是奉了王爷的命令,让太医给王妃诊治,琪儿姑娘也好安心不是。”

琪儿想到刚才木清对她的叮嘱,神情一冷,坚定道:“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王妃并无大碍,只是累了需要休息,等王妃醒了,奴婢自会向王妃请罪。”

全福脸上神情意味不明望向紧闭的房门,他说话那么大声,王妃若只是休息又怎么会听不见。

琪儿在看见上官霆的身影时,心里咯噔一下,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尽管心里害怕,琪儿还是站在门外,向上官霆跪着请罪,“请王爷恕罪,王妃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屋。”

闻言上官霆冷着脸走到琪儿面前,“本王是她夫君不是任何人。”

琪儿跪着的身体抖着筛子状,却未移开身体,颤抖着声音回道:“奴婢只听王妃的命令,请王爷恕罪。”

琪儿心里在想,她或许活不到明天了,她辜负了王妃所托,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房门前。

上官霆见那么久屋内木清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便知道木清肯定出事了,冰漠的眼神落到琪儿身上,是个忠仆,可是效忠的人不是他。

若是以前他一定会眼睛不眨赐死琪儿,但想到木清未查清的诡异武功,上官霆吩咐全福。

“将她打晕拖下去,让太医进屋替王妃诊治。”

全福领命上前,在琪儿还未反应过来便伸手将她打昏,然后交于身后侍卫拖走。

上官霆刚刚推开房门,木清便一口黑血吐出,脸色惨白倒在床上昏迷不醒。

饶是经历过风雨的四王爷,上官霆也被木清的惨状吓了一跳。

眉头紧蹙,回身吩咐了一句。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让太医过来!”

琪儿被侍卫拖走了,一旁的仆人都被吓傻了,看着地上木清吐出来的那摊黑血,满心的恐惧。

这王妃不会就这么死了吧,仆人全都跪在外面,谁也不敢进屋伺候。

太医跪在地上给木清号脉,前一刻还神情肃穆,下一刻则满脸的骇然。

上官霆一看太医的脸色就心下了然,这个木清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果不其然。

“启禀王爷,王妃她身中剧毒,怕是活不过三月了!”

即便有了心理准备,上官霆还是被那活不过三月深深的震撼了一把。

难不成,他还要娶第十九个王妃不成?

再看向床上的木清,脸色惨白如纸,气息奄奄的样子,哪里还有往日的那些锋芒。

“想办法给她医治,本王不想再听见活不过三月这几个字!”

太医吓得浑身发抖,这王爷的意思,若是救不活王妃就要拿他问罪了?

琪儿听见太医的说法,早就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上官霆又看了木清一眼,转身离开了清安院。

王妃重病的消息很快在王府内传开,有不少的人在清安院门口打听消息,似乎都在等着这位新晋的四王妃什么时候才会死。

琪儿让人关了院门,除了上官霆跟太医,别人谁都妄想踏入这院门半步。

屋内,木清依然在昏迷。

体内的几种剧毒都被她用异能压制住了,可同时也因为耗费了太多精力,她陷入了沉睡。

而自那一日上官霆闯了清安院之后,就在没有踏足这里一步。

这也让琪儿很寒心,好歹她家王妃也是四王爷的妻子,可四王爷却没有一点对木清的怜惜之情。

直至三日后,木清终于醒来,琪儿抱着她嚎啕大哭。

“王妃,你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木清刚醒来,身子还很虚弱,抬眼望去,屋里就只有琪儿一个人,心底还是有些感动的。

能在她重病的时候还守在她身边,可见琪儿是个有情有义的丫头。

“我昏睡这几日,可有人来找过我吗?”

琪儿擦了眼泪,就将那日上官霆闯进清安院的事情说了,还说太医的事。

木清蹙眉,将太医招来问话。

“太医可知,我体内中的是什么毒吗?”

太医看了木清一眼,总觉得这四王妃的气势十分骇人,就不敢敷衍了。

“回王妃的话,您体内中了好几种的剧毒,微臣一时间还查不出来都是什么毒药,不过……其中有一种毒已经入了骨髓,怕是中毒时间已经超过十年了。”

遣走了太医,木清就坐在床上想着刚才太医的那些话,中毒时间超过十年,也就是说在她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给她下毒了。

想到这里,木清浑身的气息都冷了下来。

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庶女,却有人对她下这样的毒手,这让木清很是愤怒,所以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那个下毒的凶手来。

从木清醒来之后,就将太医给赶走了。

王妃的诡异行径,让王府又有了新的猜忌,难道这王妃是一心求死,所以才将太医给赶走了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就让万红激动不已。

她每天都让人去探听消息,等着听到木清的死讯,却等了半月都没等来。

这期间,她亲自去了清安院好几次,美其名曰是探病,却从未踏入清安院半步。

而这半个月里,木清一直都在调整自己异能,等待着异能慢慢恢复。

这一天入夜,王府寂静非常,因为清安院离主院较远,所以很早就关了院门。

木清正准备入睡,却听见院子里有动静传来,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杀手,木清的警觉性本就很高,所以此人刚踏入院子,她就发现了。

不过不知道来人什么目的,所以木清躺在床上没动。

直到那人直接进了木清的屋子,木清躺在床上,手里却握着一把匕首。

她现在异能还未恢复,为以防万一,所以就找了一把匕首防身。

毕竟曾经出过三更半夜来刺杀的戏码,所以木清不能不防。

而此人进屋之后,走到床边看着木清却并没有动作,这到让木清有些惊讶。

转过身来,便看见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站在面前似乎在犹豫什么。

“你是谁?”

清冷的声音传来,那个黑衣男人反而一震。

“小姐莫怕,我并不是坏人!”

欧阳华也没想到,自己会闯进一个女人的闺房。

因为他早就打听过,这里是一个偏僻的院子,而且常年都没有人住,结果进来的时候才发现,屋里有人。

可外面有追兵,想要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你夜闯王府,又怎么让人相信你不是坏人?而且你还蒙着脸,显然不想让人认出来,这在旁人看来,你不是小偷就是刺客!”

来人还是站在原地未动,不过却在木清的面前揭下了黑色汗巾。

屋里亮着一盏小灯,木清看清了面前此人的容貌,眉清目秀的,眉宇间还透着一股子英气,到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相,木清倒是微微的松了口气。

“这位小姐,我真不是坏人,闯入您的闺房,也是迫不得已!小姐放心,等外面追我的人走了,我马上就离开,不会给小姐惹来麻烦的!”

木清犹豫了一下,还不等她开口,外面就有人敲响了院门。

来不及说什么,木清一把将面前的人拉过来,直接塞进了床下。

这动作连欧阳华都惊讶了半天,哪能想到一个女子竟然这么大力气,把他一个堂堂男人就这么塞在了床底下。

院门打开,王府的侍卫就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上官霆。

“奴婢见过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琪儿站在门口,给上官霆行礼。

“有没有看见什么人闯进院子里的?”

上官霆阴沉着一张脸看着琪儿,看的琪儿心里直打怵。

“没……没有!王爷,这院门早就关了,根本没看到有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