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乖女(H)肉 小梅的性荡生活

夜色酒吧。

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摇摆着身体,极其优雅地调配着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映衬这这里的人热情的心。

当然,温晩晚除外。

温晩晚抬手看了一眼手中的腕表,现在是八点十分,距离她来这边已经过去半小时。

慕小柏除了告诉她祁北宸会来这里,却没有告诉她正确的时间点,她也只好凭空等待。

眼前的调酒师,看着她一直望着门口,问:“美女,等人啊?”

顺手又给她上了一杯清酒。

“嗯。”简洁地回了一声。

没过一会儿,旁边有些小混混,看到一个大美人,孤单地坐在这,陆陆续续上来搭讪:“小美人,要不要哥哥陪你啊?”

“走开。”

“喂,你什么意思?”小混混似乎喝的有点高,平日里嚣张惯了,哪里容得下别人拒绝他,“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别给脸不要脸!”

“兄弟们,给我上。”小混混随手一招,后面便来了几个同样是杀马特发型的男人,露出猥琐的表情。

温晩晚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些慌张。

没想到今晚祁北宸还没等来,还惹上大-麻烦。不过出了事情,还是先得冷静。

“大哥们,有事好好说。”她讪讪地笑了。

一群小混混看到她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双手不自觉向前伸……

温晩晚下意识打开了他的手,这下惹得小混混勃然大怒,“臭表-子!”

说完,想要一把手抓住温晩晚。

而温晩晚身体灵巧一动,躲开了,她用余光瞥了一眼门口。

祁北宸来了!

她立马冲上前去,往他的怀里撞。

“老公,你终于来了。”

用着不大不小的声调,却足以让刚刚的小混混听到。

小混混的头就是刚刚最先挑衅温晩晚的那个,看到抱着美人的那尊大佛,立马吓得跑了。

开玩笑,量他在夜色这片区,权势再大,刚刚那个男人,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动祁北宸的人啊!

小混混走了,温晩晚提到喉咙眼上的心才放下。

退出了祁北宸的怀抱,他已经挂电话了。

听说在打电话的人,无论你塞给他什么,他都会接住。

“好巧啊,祁先生。”温晩晚笑意吟吟地看着他。

祁北宸拍了拍自己的袖子,狭长的双眸盯着她,“巧吗?”

“对呀,你看还没24小时,我们又遇见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是吗?难道不是你预谋已久的?”

他一语惊人,原来早就猜到她的目的。

被戳破想法的温晩晚随手勾了一丝秀发,别在耳边。

“原来祁先生这么懂我。”

她没有否认,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祁北宸倒有一丝意外。

敢如此算计他又逃之夭夭的女人,世界上,也只有眼前这位女士了。

“什么事?”他言简意赅。

楼上的包厢还有人在等他,他没时间跟她多耗时间。

“你忘了吗?我说的,我想给我的孩子找个爹。”

说完还用手攀上了他的手臂,“你就是最好的人选呀。”

“我说过,我们家不缺这样的祁太太。”他说着,拂开了她的手。

温晩晚收回了自己的手,温柔又不失尴尬的一笑。

“那今晚缺女伴吗?”

她跟上了他的脚步,男人的腿长,快步似流星。

她要两步并三步的走才可以追上。

“我听说你要去见……”她顿了顿。

祁北宸突然停住了脚步,后面的温晩晚一个没注意,嘭–

撞上了他结实壮硕的后背。

“唔..疼..”

祁北宸低头看了她一眼,

细嫩白皙的手臂在走廊的灯光下衬得更加晶莹,似瓷娃娃的手。

“听说什么?”他冷厉地反问。

温晚晚抬起眸子看向他,一双如同深潭一样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平静的可怕。

听说你当初最好的朋友,回国了。

“没什么没什么。”

现在是有求于他,不可以这样血淋林地揭开他的伤口……

再说了,今晚他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赶走她,她早该对他大恩大德的感谢了,哪敢说不该说的话。

原以为祁北宸会直接丢下她,进门去……

“进来后不要说不该说的话,懂?”

最后,他停在了包厢的门口,背对着她,突然低沉地出声。

温晚晚愣住了。

他这是答应了她??

“懂!”

语落,他伸手推开了门。

包厢内正在放着程子言点的《成全》

低沉的嗓音,沉浸的自我,完全没注意到门口进来的人。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

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

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

伴随着程子言的歌声,温晚晚亦步亦趋地跟着祁北宸坐到了包厢的角落。

今晚的包厢里,人数不多,不知道是还没到齐还是原定就这么多。

入座后,祁北宸依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又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上。

他夹着香烟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放到嘴边深吸一口后,又从鼻中随意吐出一个烟圈。

烟圈袅袅上升。

整个系列的动作十分娴熟。

温晚晚内心腹诽:“看来烟瘾不小。”

一首歌,曲落。程子言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脱离出来,看到角落的祁北宸忙不跌地从包厢的吧台那边拿了一个烟灰缸,递到祁北宸的面前。

“大哥,您可算来了。”

祁北宸吐出一个烟圈,朦胧的烟雾遮挡住祁北宸的脸,但不妨碍他说话时冰冷的语气:“我有说过我不来吗?”

“没没没。”就算有,他哪里敢回答,等等一不小心就分配到印度去,那日子就不好过。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懂。

烟雾散了后,祁北宸将烟摁灭在烟灰缸中。

程子言这才注意到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

程子言指了指温晚晚问他。

“门口捡来的。”

祁北宸瞥了她一眼,许是因为刚刚抽完烟的缘故,嗓音有点哑的说道。

刚拿起桌上的白开水准备解渴的温晚晚,虎躯一阵。连白开水都不小心撒落出几滴……

咳咳咳—

祁北宸好像说的没错,刚刚她是主动找上他的,而且是一路死不要脸的跟随着他……

程子言倒是听得云里雾里。

见状,温晩晚拿起另一旁的酒杯,站起身来,大方的朝程子言邀杯:“你好,我叫温晚晚,是祁北宸未来的妻子。”

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程子言懵懵地眨巴着眼睛,一头雾水。

他好像不过是只出去了两天吧,怎么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天都变了。

祁北宸倒是一句话没说,清冷地喝着酒。

程子言目光流转在两人之中,却没有一人给他一个清晰的解释……

眼下刚刚美女向他敬酒了,他得先回一杯,“你好,程子言,祁北宸的好朋友。”

两人简单的碰过酒后,程子言点的歌又切到了,角落又只剩下温晚晚和祁北宸两个人。

祁北宸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哪怕是别人找他说话,他也只会说顺着你的话往下接,不是很重要的事,他甚至会反问。

正如温晚晚在向若安的生日宴上和他对话,他说的话还没温晚晚一半的多。

也正如刚刚在门口时,没有问她,便知道她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面对如此深沉的一个人,温晚晚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她经过五年的时间已经成长,成熟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

她拿起桌上的酒,又拿出两个空酒杯。分别道上,一杯递给祁北宸一杯给自己。

“今晚谢谢你。”她没回答祁北宸打趣她的那个问题,反而是率先喝下自己手中的那杯。然后潇洒地将杯子往桌子上放,也不等祁北宸动手,她便起身,将手机和包搁浅在沙发椅上。

“我去趟厕所。”

刚刚在等祁北宸的时间中,无意发现这里的酒味道不错,尤其是伏特加加上西柚汁。喝完一杯接着一杯,像喝果汁一样,时间这么久过去了,也该去一趟厕所。

这边的包厢没有独立的厕所。

温晚晚离开后,祁北宸也迅速将那杯酒灌入腹中。

看着程子言忘我的歌唱。

今晚为周裕恒回国接风的日子,说实话,他是不想来,毕竟两人过去的事并不是能够用这两三年的时间就能忘怀。

奈何程子言和向若安在一旁催促。

就当是走个过场吧,没想到还能遇到一个自己送货上门的女人,缓解无趣?是个不错的选择。

思及此,祁北宸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轻易察觉的笑。

嗡嗡嗡–

温晚晚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正在跳动着‘宝贝’两个字,打断了他的想法。祁北宸瞧了一眼,没打算接。毕竟是别人的手机,任由它从震动到无声。没想到电话又打进来了,看来有什么急事吧。

他接了起来。

“喂。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一接起,对面便响起一口奶音。

是她说的她的儿子,可他不是温晚晚。

但却不知为何,一向不爱搭理陌生人的他,竟然破天荒地主动解释道,声线轻柔,“小朋友,你妈妈去上厕所了。”

“那你是爸爸吗?”

妈妈说过,她今晚去找爸爸了,所以让他在家里乖乖等待。以及在美国的时候,妈妈告诉他,他的爸爸在中国很努力的工作,所以他们现在离开美国,来到中国就是来找爸爸的。

所以他是Simon的爸爸吗?

电话彼端的温靖轩转动着自己还未被完全开发的脑子,充满期待的问他。

“那你是爸爸吗?”

那端充满童真的期待,令祁北宸的心脏有一丝的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