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顶点 车上肉进麻麻的短裙

听着好像是这样一回事,顾雅转动了一下眼珠,气才消了一些。

随后嘀咕道,“今天倒霉死了,大清早就碰见那个人模熊样的人。”

景夕认真的听着,表示理解。

因为刚进来的那一刻看着他确实挺帅的,没想到那么皮。

还把她的顾雅气成这样,印象瞬间坏了一大半。

快到中午的时间,他们两个也还呆在花店里。

唠唠嗑,谈谈心。

直到顾雅的手机铃声响起。

叮铃一声,没有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顾雅声音还没有缓和,有点冲。

“女儿呀,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呗!”电话声里传了出来,一听就是她的妈妈。

顾雅眉头舒展了下来,一听是自己的妈,语气也和缓了起来。

“妈,我和景夕在一起呢!就不回去吃了,晚上吧!”

考虑到旁边的景夕,顾雅回绝。

“是吗?那叫景夕一起回来呀,妈妈都好久没看见她了。”顾妈热情的话带有点小激动。

坐在旁边的景夕听着,都有点小紧张。

看了一眼旁边的景夕,顾雅渴望得到她的回应,在她默认的那一刹那,抿唇一笑。

“嗯那好吧!我们等下就回来。”

挂了电话,顾雅看向景夕,相视一笑。

顾雅的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康家庭,爸妈都是从事教师专业的,所以从小对她的教育都是严厉的。

顾宅

一进去就是一阵书香之气扑鼻。

顾雅是家里的独生女,所以除了教育上严厉,其他的都还是很幸福的。

“爸妈,我和景夕回来了。”

她拉着景夕的手朝客厅走去。

顾爸正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而顾妈在厨房里忙碌。

听见她的声音,顾爸放下手上的报纸,慈祥又宠溺的开口,“回来了。”

“叔叔好。”景夕礼貌的开口。

顾爸嗯了一声,脸上挂着笑意。

顾妈也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景夕比见到顾雅还高兴,“景夕啊,这么久没见又变漂亮了。”

“阿姨好。”

“好好好。”

说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景夕,眼神之中似乎留意到了什么,但是没有说破。

“那当然了,景夕本来就漂亮。”顾雅在一旁赞美道,完全不觉得顾妈的心思一半都放在她心上而吃醋。

因为相比这一点,景夕缺的太多了,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爱都让给她。

“你呀!看看人家景夕,多成熟。”顾妈看着自己的女儿,忍不住的拿着景夕做对比。

“哼。”顾雅俏皮的嘟着嘴,然后拉着景夕坐下。

顾妈又回到了厨房。

景夕的心里有了一丝悸动,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爸妈,让她感到羡慕。

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生活了。

每天除了一个人上班下班,偶尔有顾雅陪着,就什么也没了。

饭桌上

其乐融融的。

顾爸顾妈还是和以往一样的热情,一次又一次的夹着菜往她的碗里放。

看着碗里堆满了的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叔叔阿姨,我自己夹就好了。”

“就是爸妈,你们这样让景夕怎么吃。”顾雅帮衬道。

因为看着她碗里的饭菜真的是忍不住想笑了。

她说的对,她爸妈太热情。

“那景夕你自己吃哦,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你看你都好久没来了。”

顾妈见状,只能妥协。

她挺喜欢这个姑娘的,看着他们两个从高中一直走到现在,感情还是那么铁,真的是难得而又可贵。

“嗯嗯。”

景夕尴尬而不失微笑的应道,看向慈祥而又温柔的顾妈。

顾雅在一旁反倒是乐了个清闲,因为平时他们的重点都在她身上,现在景夕来了,就等于拯救了她。

离开顾家已经是下午的时候了。

看了看手机,时间还很多,在那些时间里面又剩下了她一个人。

而刚刚的温暖还存留在她心里,挥之不去。

她有时候在想,如果她也拥有一个那么幸福温暖的家庭该多好。

突然之间她也想回家了。

可又在转瞬把脑海里的想法磨灭掉,回去又有什么用,早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那年

她还是个孩子,可是现实带给她的只有残酷。

那天,她高高兴兴的放学回家,大大的房子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阴郁,她小脑袋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下人们的眼中多了一丝的胆怯,都各忙着各的,不敢多说一句话。

景夕拉住平日里对她特别好的赵妈,希望从她的口中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得到的是她无言的害怕。

不顾赵妈的阻拦,景夕背着沉重的书包上楼,主卧室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很大声,她听的一清二楚。

那一刻她才知道,她的爸爸出轨了。

但是她不太明白出轨的意思,转过身看着身后的赵妈,单纯的问。

只听得她说,“是欲望驱使的背叛。”

她还是不明白,她急着推开卧室的门,看着两个大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着,吵着,最后她的爸爸打了妈妈,口气愤怒的扬言无理取闹,然后冲门而出,看都没有看站在门口的她。

景夕跑进去,抱住妈妈的手,眼睛里的泪花忽闪忽闪,一滴两滴的滑落。

她们抱在了一团,景夕想去安慰她,可年龄向小的她并不是很懂他们吵架的目的。

只是一个劲的帮妈妈擦拭着眼泪,希望这样她能好受一点。

可是,后来,才隔了一天的时间,她就得知消息说,妈妈自杀了。

她厌恶的看着垂头不语的爸爸,他没有任何的解释。

景夕从那一刻才知道,出轨的真正意思,她没有想到,她一直敬佩的爸爸,会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了和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妻子。

那个家从那以后就像一个窟窿,让她踹不过气,尤其是那个女人从此名正言顺的进了她家的门之后。

现在想想,景夕只是觉得好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留恋的。

公寓

男人吃痛的表情好气又好笑,嘶哑的声音叫的让人想入非非。

从花店走后的安南,径直的朝沈耀的公寓走去,因为现在他这样子,回去肯定又得被骂不务正业了,索性来他这避避风头。

偌大的公寓里

沙发上男人痛的直不起腰。

“喂,你就不能轻点,痛死老子了。”安南动都不敢动的坐在那,任由沈耀给他擦药。

“活该!”沈耀没有丝毫同情可言的开口。

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的帮他处理脸上红肿的一块。

“你不知道,我都快倒霉死了,妞跑了还被打了。”

安南委屈的讲述他的遭遇。

沈耀刚开始的蹙眉,到后来嘴角也渐渐轻扬。

“亏你做的出来,撩妹不成还想去撩花店的老板。”

安南得意的笑了笑,一脸的无畏,脑海里还时不时的闪现那个火爆的性子。

小声的呢喃着,“不过那姑娘性格我喜欢。”

沈耀冷笑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只要是美女,你什么不喜欢。”

话粗理不粗。

安南赞同的点了点头。

“轻点轻点。”

“怕痛就自己来。”沈耀没耐心的放下棉签扔在他的手上,利索的坐在另一边。

“哎哎哎,你…你这人也太没良心了。”安南轻视了一下。

然后自己动手。

沈耀不为所动,翘着二郎腿在一旁看好戏的模样。

“喂,兄弟,那天晚上怎么样。”安南邪魅的声音响起,一副好奇的模样。

沈耀脸上一紧,他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情,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复杂。

“不该打听的事情少问。”沈耀声音有些低沉。

嘴角弧度却渐弯,似乎在回味那一晚的刺激。

安南并不是很好奇,转移注意力集中在脸上,认真的擦拭,“我都听见了,有什么好猜的。”

然后坏笑的挑眉,“没想到你那么猛。”

沈耀脸一黑,他倒是忘记了这一茬了,倒是找他算账,竟然还自己提醒了。

见状,意识到说漏了嘴,安南连忙紧闭着嘴巴,故作老实的模样。

“其实这不是挺好的吗?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了,现在才碰女人,是不是有点觉得有点浪费时间。”安南不甘心,又拿出了一向的风流气概,给沈耀洗着脑。

他就不信了,跟着他在一块,身边美女那么多,还不能让他解欲

沈耀的脸又沉了几分,轻声呵了一声,“是不是觉得脸肿的不够大。”

挑眉,薄唇上扬的笑很是玩味。

“不不不…不用了。”闻言,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别嘴厉害了。

毕竟他是要在这里多住几天的人。

沈耀见他识趣,没有理会,起身往房间走去,捧着一床被子和枕头扔在沙发上,“自己解决。”

安南噗的一声差点没有被呛到,睁着眼睛看着沙发上乱七八糟的被子,“你不会就让我睡沙发吧!”

“不然呢?”沈耀低沉一声。

安南哑言。

片刻又道。

“怎么,想和我一起睡啊!”

“咳咳,你变了,沈耀。”安南被他的话堵到没地说。

什么时候起,他还有这样一面了,不简单不简单。

安南把医疗包放在一旁,再照了一下镜子,感觉到镜子里面的脸稍微好转了一点,才放下。

看着另一边的被子,无奈。

看来他的贵体要在这里委屈几天了。

第二天

清晨的空气是最迷人的了。

景夕有晨跑的习惯,一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让人的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回到屋换了身衣服,就打算着去公司。

这几天都是坐出租车让她感觉是在大出血,所以看着今天的时间还很早,坐公交车也绰绰有余。

和预计的刚刚好,到公司门楼的时候,时间也多余。

景夕看了看自己的身着,觉得没有问题了才朝着走去。

刚到门口,一个声音让她停下了脚步。

声音来者不善,让她忍不住的蹙眉。

她稳住步伐,往声音处看去。

一身红的妖娆的连衣短裙女出现在她的身后,抬眸,看向她的脸。

冤家路窄,突然冒在脑海里的一个词,让景夕提了几分心。

看着好久不见的孟雪柔,身姿婀娜,脸上的笑,让她瘆得慌。

不知道这次她叫住自己又有什么事,或者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朝被蛇咬的感觉,让景夕防备了几分。

“景秘书没听见吗?我叫了你好几声呢!都不应。”孟雪柔朝她走进了一步,声音明亮的说出。

让景夕扶额。

然后勉强的扯出一丝的笑容挂在脸上,因为面对她,她真的笑不出来,那天,她的所作所为让她很生气,现在再见,心情自然一下子恢复不过来。

“有什么吗?”

语气生硬,直接表示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

可她似乎太小看她了,也猜不透她。“没什么事就不能问候一下了吗?看景秘书生疏的,好歹也认识一场吗?”

她自来熟的模样让她无话可说。

现在她只想快点进公司,离她远一点,因为只有和她远一点,才安全。

谁知道她这会儿还会泼什么,硫酸吗?

“孟小姐竟然问候也问候了,那我就先走了,上班时间到了。”

没有理会,转身正打算走。

“景夕。”孟雪柔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周围路过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善。

“怎么?”她回头,和她对视着,她并不怕她,只是不想和她一起闹事,没意思。

景夕脸上的笑容已经被她消磨掉了,再次回头脸上的笑已经没有了。

相反的生出了一些傲气不羁。

孟雪柔呵呵了一声,撩拨了一下遮挡眼角的发丝,“我要让你辞职。”

景夕以为是听错了,忍不住的笑了出声,“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让我就得做吗?”

这都是什么大小姐脾气,让景夕心里忍不住吐槽。

景夕心里一沉,不是滋味。

不想和她一般见识,欲想走。

却被她拉住了手腕,来者不善的的模样,满是挑衅。

公司大楼,这无疑是一靓丽的风景线。

孟雪柔娇气的皱眉,眉间的紧皱,对于她的态度略显不爽。

走了一个林婷,来了一个景夕,让孟雪柔都看不惯。

她陪着他在身边那么多年,一个秘书的职位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在搁在身边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人。

“你辞不辞。”再一次的质问,眼神之中,口吻一下,都是怒气。

景夕低眸看着被抓住的手腕,从白皙的手腕一直往上看,本来不想和她一般见识,没想到她的退让,换来的是她的得寸进尺。

奋力的甩开她的手。

“不可能。”

然后走进公司的大厅,人多嘴杂,孟雪柔没有造次,而是使劲的跺脚,筷子细的鞋跟,让后面的人传来了一怔哀嚎。

她扭脚了。

景夕没有回头,径直的往楼上走去。

这么多人,她就不当好人,谁知道会不会被反咬一口。

“孟小姐,你没事吧!”

前台的小姐见状,大步的走了过去,欲试要扶起她。

孟雪柔吃痛的弯着腰寸着修长的腿,脚踝好像红肿了起来。

“慢点,痛死本小姐了。”心里的焦虑和气愤让她的怒气全洒在了前台小姐的身上。

奈何,公司的人都知道她高傲自大是出了名的,沈耀都让她几分,他们更是不敢多说什么。

只能忍受着,“不好意思,孟小姐,我小心点。”

扶住她的前台小姐捏了一把汗,才把她扶在旁边的座椅上坐下。

嘶哑一声,看着脚踝上已经红肿了起来,没有经受过什么磨难的大小姐,疼的直咬牙。

嘴里幽怨的道,“景夕,我跟你没完。”

随后又唏嘘了一声。

惹的前台的小姐憋笑。

明明是自己跺脚,崴的,还怪别人,真的是有钱人受伤了谁都有责。

感觉到了她脸上挂着笑意,怒吼,“还楞着干什么,快点给我叫沈耀过来。”

孟雪柔蹙眉。

现在的她走不了了,依旧是踩着那么高的鞋跟,如果强行走的话,估计脚废。

“不好意思孟小姐,刚接到消息,总裁清早有个会,现在估计还没有散。”

前台小姐如实的报出刚刚得到的消息。

两边都是不简单的人物,着实难为了她一个前台的了。

孟雪柔一听,还想跺脚,意识到脚肿成这样,只能把背在肩上的包包甩在一边,表示气氛。

“我不管,给我叫他过来。”

仗着平时沈耀对她的迁就,她更加的不管不顾了起来。

此时的孟雪柔,完全是一个被惯娇气的大小姐,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大吵大闹了起来。

前台小姐无奈,只能又走过去,拿起座机,可是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两头为难的前台,扶额。

淡妆的脸上愁绪了起来,才来上几天的班的她不会这么倒霉吧!

“怎么了?”杜雨城挺拔着高大的身子走了过来。

扫视了一下,一目了然。

“哦,杜助理,那个孟小姐一定要找总裁,可是总裁现在…”

前台平时一副淡然的脸上,此刻有一点慌张,口齿不清。

杜雨城轻声的应了一句,朝孟雪柔走去。

看着她正低眸时而碰一下脚踝,又疼的直呼。

“孟小姐,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杜雨城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清澈明亮。

闻声

抬头。

她的额间有了一些汗滴,大红的口红涂在小嘴上,显得很狐媚。

“杜助理?你家总裁呢?”

孟雪柔开口就是沈耀,语气中透露着不耐烦。

杜雨城没有所动,依旧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总裁开会,有事和我说。”

薄唇一张一闭,很是性感。

“和你说,那行,告诉你家总裁,让他快点下来接我,我脚崴了。”

孟雪柔嘟囔着红唇,一脸的不高兴。

“那孟小姐要失望了,总裁可能今天一天都没有空。”

话音撩在这,抬腿就要离开。

孟雪柔一急,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哎,为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没有为什么。”杜雨城停下脚步,然后开口。

身后的孟雪柔脸一沉,满脸的黑线。

本来今天心情是很好的,看见景夕就像去刁难她一下,岂料得不偿失。

没有办法,知道杜雨城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为了让自己好受点,只能妥协。

语气和缓了几分。

“那个,那你能送我回家吗?”

孟雪柔一向高傲,现在让人帮忙,声音几乎低到了尘埃。

杜雨城明了,简单的回复,“可以。”

孟雪柔无奈,艰难的起身,手搭在他的肩上,低眸的一刻,嘴唇几乎被咬出血。

杜雨城当然看的出她的无可奈何,只是奉命行事,他也无语。

把她扶上车,开车送她回了家。出孟家的那一刻,摸出兜里的手机,拨打了显示沈耀备注的电话。

“已经送回家了。”

电话那一头冷淡的传来一个“嗯”字,就挂了电话。

两个性子冷淡的人,几乎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但就是这样,才更忠诚。

坐在办公室的沈耀翘着二郎腿,慵懒的坐在那。

终于清闲了。

估计她这崴脚的几天,都不会来烦他了。

刚刚公司楼下的一举一动,他都知晓。

因为那会的他刚下楼,就听见她大吼小叫的声音。

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索性拐着弯上楼,并通知前台,如果有人找,就说他在开会。

可没想到他是忽略了她的傲娇脾气,只能再命杜雨城去解决。

一个杜雨城顶两个前台。

他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所以有他出马,他是放心了的。

没等一会儿

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孟雪柔,扶额,还真的是哪里都有她。

正在犹豫接不接,电话就挂了,随即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沈耀你太过分了,我都崴脚了,你竟然就让你助理来送我回家。”

看着屏幕上的文字,都能感受到是火冒三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