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捏得涨大玩弄公交上 古代乳妇高H肉辣文销魂小妾

“嗯?司雪柔,你真当我傻瓜吗?就这演技?”顾离看着柔弱的雪柔,如果她真的是蓝西西,也许会吃她那一套。

可惜,她是顾离,那个最懂雪柔虚伪的外表,还有那媲美影后的演技。

她不进娱乐圈,真的是可惜一颗好苗子。

“不,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有人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才顺利把你扣住。”司雪柔连忙否认。

“哈哈哈,司雪柔,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尝试我当年的屈辱。”顾离不是什么玛丽苏圣母心。

“你想做什么?”司雪柔看到了一个壮大的男人走了。

“干什么?带你重温下,当年你给我的凌辱。”

“不,不要……!”这下司雪柔真的害怕了。

可惜,顾离怎么会放过,这个害死西西的凶手。

顾离弯下腰,捏住司雪柔的下巴说:“怕了?嗯?当年,我也是这样怕,可你,放过我了吗?”

“这女人就交给你调教了,不听话可以狠狠的调教。”顾离拿出手帕擦拭双手,似乎刚才碰了什么脏东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西西,这个只是折磨的开始,你在天之灵,安息吧!

“那必须的,这个调教,我最喜欢了。”男人邪恶的笑着。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司雪柔跪地上磕头。

“放过你?NONONO,你可是我的猎物。”男人忽然抓起司雪柔的头发,用力扯,差点直接把司雪柔的头皮给扯了下来。

“不……要!”司雪柔挣扎。

“我是帝辰集团总裁的妹妹,你要钱,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放过我。”司雪柔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体,跪下磕头。

“呵呵,钱?我不需要,司雪柔,现在后悔了?当初,你用这种手段,毁了多少个女孩,有的,才十几岁,你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现在害怕了?哈哈哈!”

男人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吸着,嘴上叼着烟,轻吐了一口烟雾。

“不要,不要……!”司雪柔害怕眼泪直流。

哥哥,救救我!

司雪柔心里暗呼救。

“当初,那些女孩,也是这样求饶,可你放过了她们吗?司雪柔,真的想不到,披着这天使的面孔,却干着最禽兽的事情。”

“哼,谁叫她们不知好歹喜欢我的司辰,她们该死,哈哈哈,她们该死。”雪柔听到这里,精神忽然激动起来。

“是吗?”男人听到,心更狠,直接打过去,司雪柔的脸瞬间成了猪头。

“啊……好痛!”雪柔泪眼婆娑的惨叫。

“你说她们该死?嗯?究竟是谁该死呢?”男人化身恶魔,继续留下伤痕的印记。

“不是,是我该死,是我该死,我不敢了,不要再!好痛。”雪柔身体颤抖的缩在墙角。

“这才听话,嗯,过来,乖乖的。”男人邪笑。

这个女人,亲手把自己妹妹给毁了,却没有任何证据。

而且,因为她的身份是帝辰集团总裁的妹妹,他恨的牙痒痒,可是却也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她才十九岁啊,在帝辰做实习生的她,只因为撞了下那个什么司辰总裁,就说妹妹故意投怀送抱,勾引总裁。

呵呵……!就是这样,被眼前这个女人绑住,毁了她的清白。

甚至还把视频发到网上,妹妹不堪受辱,从十四楼跳了下来。

权与钱真的是个好东西,他用尽了各种办法,却始终拿她无可奈何。

现在,她终于落到自己手里,哈哈哈,真的是老天有眼。

司雪柔颤抖脸上还挂着泪水,颤抖的身体无法掩饰她的内心恐惧。

“哈哈哈,娇贵的总裁妹妹,没有想到吧,有一天,你也会跟狗一样,爬到我面前。”

“痛!好痛,求你,我有钱,给你一百万,求你放开我。”雪柔忍受巨大的痛楚,继续求饶。

“你毁了多少个女孩子,钱?你能买回我妹妹活着吗?”男人吼了出来。

“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你觉得我会放过你?我要尝试下,你带给我妹妹的凌辱!”

随着雪柔的一声凄叫,她还是不干净了。

风飒飒的捶吹过,再掩饰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一切静止。

雪柔眼泪还挂在眼角,司辰,我终究不清白了。

她本以为,一切就是这样结束,男人会放过她。

雪柔还是单纯了,就她犯下的错,以为就这样了事?

绝对不可能滴,男人此时已经被仇恨塞满。

他的妹妹,再也活不过来了,凭什么这个罪魁祸首,居然活的那么滋润潇洒。

“你……你想干嘛?”雪柔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这些她看得出来。

“你说呢?哈哈……!”男人满足的大笑,他就喜欢看这个女人恐惧。

妹妹,你看着,哥哥为你讨回公道了。

那些加在你身上的屈辱,我一一在她身上讨回来。

雪柔瞪大着眼睛,恐惧的眼神,绝望的望着男人,她终究还是没逃过。

风水轮流转,曾经的司雪柔,也是这样对那些看一眼的司辰的女孩,现在终于轮到她了。雪柔精神崩溃,男人满意的离开了,留下满身伤痕累累的雪柔。

他离开后,就有人把雪柔拖起,粗鲁塞进车里,载着离开了废弃楼。

清晨,佣人发现了昏迷不醒的雪柔………!

司辰怒了,又气又恼怒,因为,他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个妹妹干了什么肮脏的事情。

原来,佣人发现司雪柔后,她身边散落着几个内存卡。

司辰打开一看,恨不得想直接捶死雪柔。

他曾经以为天真散漫的妹妹,居然毁了这么多女孩,多少个女孩因为被毁清白跳楼自杀。

多少个女孩被糟蹋,而精神崩溃,住进了精神医院。

今天妹妹这样的报应,他真的气。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

看着缩在床角颤抖,连他都不认识的雪柔,司辰却找不到理由去查伤害妹妹的人。

司雪柔疯了。

顾离知道这个消息后,满意的把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轮到你了,司辰。

“阿离,阿离……!”顾离旁边还坐着,长得像古代白面书生,飘逸的墨碎发,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两道剑眉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粉色的嘴唇,俊美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脸型,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

他是顾离在法国认识著名的设计师,夏洛封。

顾离不是以前那个丑小鸭,此时的她已经蜕变成白天鹅。

她还有个神秘身份,法国顶尖设计师,AL就是她。

只是夏洛封一直都是呼她阿离。

“嗯!”顾离回过神。

“走吧,带你去我家!”顾离离开了自己早在三年前就注册的万金油工作室。

专门为豪门太太服务,只要你有需要,捉小三,抓老公出轨证据,还有……等等,没有万金油工作室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当然,犯法的事情除外。

夏洛封心里暗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坐上了顾离的车。

果然……!

“我去,别开这么快,我晕车,晕车!”夏洛封生无可恋的叫喊。

他的阿离,还是没有变啊!

他的阿离,还是没有变啊!

“唉,阿离,你家又不会跑,你慢点开会死吗?”夏洛封苍白着脸说。

“你真的弱,你确定自己是男人吗?”顾离还煞有其事的盯了夏洛封那里一眼。

“咳咳咳,阿离,你这眼神,伤害性不高,但是侮辱性极强啊!”

“阿离,你在质疑我男人的本能。”夏洛封白了一眼顾离。

“哈哈哈!”顾离开心的笑了。

这个夏洛封,真的可爱。

终于到了,夏洛封马上下车,看着顾离那欠揍的笑容,好想揍她,肿么办?

可是自己这弱小的身躯,又打不过,唉!

夏洛封头晕晕下车,还没站稳,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搂着你的小蛮腰,我就好想要……!”这骚气冲天的铃声,顾离没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洛封啊,没有想到,你这长着一副与世无争的师尊脸,这铃声居然这么骚包。”

“哼。”夏洛封瞪了一眼顾离,就接起电话。

“喂。”

“咦,司随?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夏洛封很惊讶。

“呵呵,法国有名设计师夏洛封回华国的标题那么大,我怎么会不知道。”

“有空找你喝酒哈。”夏洛封聊了几句就挂断了。

“司随?”

顾离眯起了双眼,司辰的堂哥?

这个是顾离没有想到的,夏洛封,居然和司随是好兄弟?好朋友?

不那夏洛封不是和司辰家有亲戚关系?

顾离感觉有种风中凌乱的气势。

难道,自己注定要和司辰纠缠不休吗?

“宝贝,你小姑姑呢?”顾离诧异,蓝星慕怎么没有出来?

“小姑姑在厨房做水果沙拉!”蓝天一手里还抱着电脑,似乎除了睡觉,他就没有离开过电脑。

“妈咪,快进来,小姑姑做的水果沙拉特别好吃。”蓝初二嘴巴吃着东西,有点吐字不清晰。

当看到那个躲躲藏藏的身影后,夏洛封脸色跟四川变脸一样,一时黑一时红,如关公再现。

“蓝星慕……!”夏洛封咬牙切齿的叫出这个名字。

“那个,嘿嘿,洛封,好久不见。”蓝星慕硬着头皮打招呼。

“嗯?你还敢再躲吗?”夏洛封快速过去,把蓝星慕堵住。

“那个,不就是拿了一块玉吗?至于吗?”蓝星慕被吓得缩成一团。

印象中,夏洛封一直都是很温柔。

“哼,快把玉还给我。”夏洛封伸出手要玉。

“咳咳咳,那个,洛封,玉我送给修了。”蓝星慕说出了实话。

“原来就是你捣的鬼,我就说,修怎么忽然不理我。”夏洛封终于明白,为什么修涯忽然对自己冷淡了。

这块玉本来是修送给夏洛封的,可是却阴差阳错,被蓝星慕偷拿走,然后转手送给了修。

修肯定是误会了,唉,这该死的蓝星慕。

“吱吱吱……!”刺耳的刹车声音传来,像是被放出的困兽在嗷叫。

门外来了一辆鲜红色的跑车,速度之快,如同闪电一闪而至。

这辆鲜红色法拉利在温暖的阳光下,车身如同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真是美不胜收!

车停下,正常人想象,一定是个妖娆穿红色高跟鞋,穿着黑丝袜修长的长腿,拥有魔鬼般惹火的身材的性感美女。

可惜的是,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运动休闲装的五短身材的女孩走了出来。

“音音?”顾离过去拉住女孩的手。

音音,本名叫游思音,是顾璃万金油工作室的合作伙伴。

顾离本来想抱抱游思音,还没有抱住,就被人用力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