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顾瑾汐鼻尖酸的更加厉害,她何德何能能遇上这么好的一对养父母。

所以,她哪怕拼尽全力,也要好好保护她的家人!

护士突然推门进来,脸色不太好的催促道:“33号病房家属,交医药费了,你们已经拖欠好几天了!”

苏如青连忙道:“我们马上就筹到钱了,很快就去交医药费。”

看着妈妈短短时间内苍老了数倍的脸,顾瑾汐知道,家里早已经没钱了……

与此同时,云星医院

战霆肆这次手术处理及时,麻醉很快就过去,他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坐在床边的女人。

“您醒了?还有哪里疼吗?”

宋温雅眼睛一亮,在对上战霆肆漆黑的眼眸时,更加呼吸一窒。

这是一张极其具有冲击力的脸庞,根本无法用帅来形容。

这是她从前只能在商业杂志上看到的男人。

宋温雅不敢再花痴,身子凑近过去,想要查看着战霆肆的伤口。

香水味道扑鼻而来,战霆肆下意识蹙了蹙眉,他很讨厌女人俗气的香水味,昨晚闻到的明明是淡淡的奶香味,让他很喜欢。

他脸色冷漠,毫不留情的低喝道:“别碰我。”

闻言,宋温雅手指瞬间怔在空中,她面色一晒,尴尬的笑了笑,坐了回去:“昨晚到现在您的意识可能不太清晰,好在我刚好路过救了你……”

是她吗?

战霆肆敛眸,长相他是记得的,那就应该没有错。

“你叫什么。”

“宋温雅。”

战霆肆眯了眯眸,此刻电视里刚好播放着宋温雅代言的云星医院的广告。

救了她的竟然是宋家的人,不过,昨晚那出租屋,很简陋,他没去过这么简陋的房子。

“昨晚你带我去的房子是哪里?”

“出租屋,我现在在云星医院实习,就近租了一个,我对房子什么的没什么要求,方便就好。”

宋温雅温柔笑着,声音轻轻的。

“是么?”他扯了扯唇,沉声道:“你救了我,我说了会报答你,一亿够吗?”

宋温雅笑容一僵:“我……对钱……没有什么兴趣。”

“霆肆,你怎么样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欠揍的声音,商煜洲大步走进来。

他目光一扫,看到有个女人,眸子一瞪:“这怎么有个女人?卧槽,你不是对女人过敏吗?你能受的了?”

战霆肆脸色一沉,径直对宋温雅漠声道:“你先出去,助理会联系你谈报酬。”

虽然传闻战霆肆冷血无情,不近女色,但宋温雅真没想到,她会被拒绝的那么彻底。

她的长相,她的身材,她的家世,哪里都是顶尖的!

待宋温雅走后,商煜洲难受的吸了吸鼻子:“医生什么时候能喷香水了?不过,霆肆,你怎么回事?出去一晚还进医院了?”

“秦家项目没搞赢战氏,使的阴招。”

“你怎么笃定是秦家?”

战霆肆抬眸,眉眼闪过不耐。

商煜洲立即点头:“好,这件事我给你处理,不过,凌夜出事了,你……”

“走。”战霆肆起身。

“哎哎,你刚做完手术,得静躺吧?”

战霆肆淡声道:“没事。”

本来腹部的伤口对他来说就不深,又被处理的那么好,毒素也褪去了,他现在早已没事了。

上了车后,商煜洲瞥了一眼他腹部的伤口:“兄弟你放心,我帮你捅回来。”

战霆肆闭目养神,面上依旧带着一股让人胆怯的严厉和冷漠。

“敢动我,呵,秦家自取灭亡。”

与此同时,顾瑾汐出了医院后,掏出手机,半晌,好友许苏苏接起:“瑾汐大宝贝,怎么了?”

“哪里的工作来钱快?”

“瑾汐你怎么了?你不是在医院实习吗?”

“我现在急需挣钱,你知道哪里有能迅速上岗的吗?”

“夜场呗,你长得这么漂亮,推销卖卖酒,一晚上挣个小一万没问题。”

小一万?

顾瑾汐眼睛微亮,毫不犹豫的切断电话。

夜幕降临,夜场内灯光四处照射,音乐炸裂到耳朵有些疼,顾瑾汐被迫换上兔女郎的服装。

她平日穿着保守普通,可此刻,无疑是将她的身材全部凸显出来。

该有的地方一点都不少,前凸后翘,再往下看,裙子下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白的发光。

她光站在那里,就已经受到许多男人打量的目光。

顾瑾汐低垂着头,第一次来到夜场的她有些不自然,但扭捏姿态在销售方面是大忌。

当顾瑾汐挺直腰板,鼓足勇气,准备抬步走向卡座时,一个服务员倏地叫住她:“你去顶楼的8088包厢送咱们这里价值连城的酒,这一杯就几十万,你可给我端好了,出事了你可兜不起!”

一杯酒几十万?

顾瑾汐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她转身走上电梯,好在这个电梯没什么人,她一路平安的将酒‘护送’到了8088门前。

她按下门铃,语气轻柔:“您好,您要的酒到了。”

里面没有声音,顾瑾汐下意识凑到门板前听一听。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还未等顾瑾汐反应过来,一个冰凉的大手便直接扯住她的手臂拽了进去。

门内,顾瑾汐整个人被抵在了门板上,男人冷冽的气息逼近过来。

而她手一抖,酒杯直接落在地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顾瑾汐大惊,这是几十万的酒!

她怎么可能赔得起!

顾瑾汐愤怒的抬眸看过去,房间开着壁灯,昏黄的光线打在男人英俊的五官上,竟带着一丝妖孽。

“你怎么在这里!”

她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是宋温雅的未婚夫!

才刚刚做完手术不应该在医院休养吗?

不对,他现在的眼神很不对劲,浑身更是热的厉害。

“宋小姐也喜欢做给人下药的事?”

“我不是你未婚妻,你认错人了!”

“未婚妻?都敢在外自称我未婚妻了?你胆子很大!”

战霆肆凑近时,她身上的奶香味似有似无的传来,顿时让他心弦一松,目光从上而下,看向她的红唇,很诱人。

“你放开我,否则我报警了!”

“在医院实习,又来夜场当女郎,你业务拓展的挺广啊,不过,既然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想靠近我,那我成全你。”

什么鬼!

顾瑾汐气得想打他,拳头还未落下,唇瓣就被堵住了。

这次比昨晚的还要猛烈粗鲁!

她的呼吸瞬间被扼住,被迫承受着他的吻,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混蛋!竟然敢对她动手动脚!

顾瑾汐发出呜咽的声音,面前的男人才稍稍温柔了一些,贴着她耳边喘着气,下一秒,他便直接打横抱起她。

“去床上。”

“什么?!我都说了不是你未婚妻,我还救了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在顾瑾汐愤恨的吼出这句话后,战霆肆眸色一暗,“说完了?那就继续!”

好痛……

一滴眼泪瞬间从眼眶滑落,但很快就被男人轻轻的吻去。

她气愤的在他背上划出好多指甲印,这更让男人不知餍足。

这个男人,把她什么都给夺走了,比混蛋还混蛋!

好不容易熬到凌晨三点,顾瑾汐再次被弄醒。

她迷糊的睁开眼睛,又对上男人漆黑炽热的双眸。

“继续。”

一夜过去,室内一片凌乱。

顾瑾汐被男人紧紧抱在怀中,等她醒来时,稍稍动了动身子,便酸痛不已。

钻心的疼痛让她顿时想起昨晚的荒唐!

看着眼前熟睡的男人,顾瑾汐面色一沉,扬起手正准备给这个渣男来一巴掌时,只听房卡滴滴一声,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

惊的顾瑾汐下意识拎起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而一旁开荤一晚上的战霆肆疲惫的睁开眼睛,意识混沌,正要将顾瑾汐重新拉入怀中再好好补个觉时……

熟悉的亲妈声音状似语气惊讶的传过来:“霆肆,你一晚上不回家原来是在这里,你和这个丫头……?”

顾瑾汐瞬间脸颊涨红,“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您误会了!”

战夫人却笑的一脸暧昧看着她解释。

越描越黑的顾瑾汐局促的想捞起地上残碎的裙子,谁知战夫人十分贴心的让人送进来一条新的裙子。

随后,她看向自家儿子:“清醒没?不用妈咪暂时回避下吧?”

战霆肆彻底清醒,黑眸逐渐恢复清明。

他看了一眼旁边面色潮红,眼睛湿漉漉的女孩子时,忽的用手捂住脑袋,昨晚药效太猛,战霆肆仅能勉强回忆几个热烈场面。

“妈你先出去!”

他倏地对战夫人低喝道。

战夫人是知道自己儿子性格的,她这次冒险给儿子下药已经是危险举动了,先出去回避一下最好。

“那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好好聊啊。”

说完,战夫人啪嗒一下,将门关上了。

室内顿时恢复诡异可怕的氛围,顾瑾汐一牵动身子就酸疼的厉害,她努力的向床边移了移,离这个混蛋越远越好!

继而,她便听到男人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为了当我未婚妻不择手段?连药都给我下?想死吗?”

顾瑾汐眸子一瞪,这混蛋说的什么话!

他现在这个样子跟渣男没什么区别,自己做了错事,竟然往女生身上泼脏水!

顾瑾汐抄起枕头就朝战霆肆砸过去,“你这个混蛋,我是你救命恩人,你却睡我,还诬陷我给你下药?没人性!”

“你砸我?”

战霆肆危险的眯起眼睛,眼里闪烁着寒光。

“宋温雅,玩什么欲擒故纵?我给你一亿不要,就玩这种下贱手段?”

宋温雅?

顾瑾汐面色一僵,他将她当成宋温雅了?

还没等顾瑾汐回神,战霆肆已下了最后的警告:“两亿,拿钱走人,之后别再靠近我!”

“什么时候给?”

就在战霆肆准备起身的时候,顾瑾汐忽的开口。

这是她第一次,为钱妥协。

弟弟的手术费,她心里清楚的很,她跟爸妈拼命的筹,都筹不到。

如果,失去了第一次能换来两亿的话……

顾瑾汐垂着眸,眼里已然湿润,头顶上再次传来战霆肆冷讽的声音:“现在!”

“好,我拿到钱就走。”

她胡乱的穿上裙子,就要下床,谁料,双脚才刚刚落地,顾瑾汐身子便酸软的向前倒去。

顾瑾汐惊呼一声,本以为要跟地板来个拥抱时,一双有力的手臂直接拉住她的手腕扯回怀里。

唇瓣不小心吻到了他的胸膛,那一刻,两人呼吸皆是一沉,缠绕在一起。

战霆肆潜意识里对宋温雅印象还停留在医院里,那个难闻的香水味道,可此刻,他抱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却有些不想撒手。

矛盾交织,战霆肆脸色更差。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让他又讨厌又不抗拒?

战夫人忽的推门进来,看见顾瑾汐稳稳的落在战霆肆怀里才松了口气。

她目光特意在顾瑾汐平坦的腹部上扫了一圈,心有余悸的说:“你们两个小年轻注意点,昨晚什么措施都没做,可能现在丫头肚子里都有咱们战家的孩子了。”

一语惊醒两个人!

顾瑾汐瞬间瞪大眼睛,浑身僵住,大脑宕机!

怀孕?

她才22岁,怎么可以怀孕,还是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陌生男人。

战霆肆立即沉眸,喝道:“妈,你胡说什么?”

“妈咪没有胡说啊,你在医院的体检报道我都看过了,昨晚可是你活跃度最高的时候,肯定能百发百中的!”

战夫人走到顾瑾汐面前,拉着她的手,温柔笑道:“丫头,你放心,我们战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听过战家吗?应该不会没听过吧,京都首富,如果你真怀了我们霆肆的孩子,我们一定不会像其他豪门一样把你当生产工具的,你啊,以后就是我们战家的少夫人,在我们家好好养胎,走,我现在带你回家看看,妈咪看你长得那么乖巧,喜欢的不得了,还会给你零花钱的。”

说话中,战夫人柔中带刚,虽语气平和,却莫名让人不敢抗拒。

顾瑾汐上了车后,才回神!

她这是被拐到狼窝了!

那混蛋许诺的两亿还会给她吗?

一路上,战霆肆脸色便极差,周身都散发着一股令人全身发寒的冷意,谁靠近谁死。

而战夫人却全程忽视,拉着顾瑾汐说个不停,孕期该怎么度过,怎么调养。

回到战家,战霆肆径直下车,助理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胆战心惊。

战夫人瞥了一眼,径直挽着顾瑾汐的胳膊。

“死德性,丫头,他就是这副冷冷的不搭理人的死样子,偏偏他越这样啊,京都的女人还都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他要是但凡对女人有半点兴趣,也不至于我这样大费周章的为他着想!”

两人一路进了前厅,一个穿着得体的佣人快步跑过来:“夫人,宋家夫人和小姐早已等候着了,我现在就把她们请过来。”

当宋温雅打扮精致,身上每一处无不用心打扮过,身穿高定洋裙,将她身材衬得凹凸有致,挽着宋夫人走进来的情景悉数落入顾瑾汐的眼中。

阔别二十多年的母亲再次见面,顾瑾汐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那是亲妈妈啊?她还记得她吗?

顾瑾汐眼也不眨的盯着宋夫人,可宋夫人的目光并未落到她身上,而是牵着宋温雅的手,笑容满面。

可这两母女在看到顾瑾汐出现在战家时,瞬间惊愕,脸色难看!

包括宋夫人,也没想到自己不要的那个女儿会出现在首富战家!

顾瑾汐张了张嘴,想喊她一声,可看见宋夫人明显的错愕和不喜,她失望的垂下眼眸。

看来,亲生妈妈也不喜欢她。

顾瑾汐仅穿着一条吊带长裙,露着好看的直角肩,长发随意散在身后,脖间还有着若隐若现的梅红。

同时看见两个长相极其相似的女孩时,战夫人和战霆肆皆是一愣!

怎么会有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人?

宋温雅身上的香水味道一样让他讨厌刺鼻!

而身边这个身上的味道他却不讨厌。

战霆肆审视的目光直接落在顾瑾汐身上,她小脸纯净,五官精致小巧,相比较宋温雅的柔弱,顾瑾汐更加清冷大气,宋温雅反倒有些小家子气,尤其身上点缀了太多的装饰,像个花孔雀。

宋温雅心里喷涌上升的怒火快要将她理智吞噬,她真是低估了顾瑾汐这个小贱人!

短短一晚上的时间,竟然又重新勾搭上战霆肆!

她反应极快,佯装震惊的走上前,来到顾瑾汐面前,握着她的手,泫泫欲泣:“妹妹,是你吗……真的是你!”

战夫人皱眉,“这是怎么回事,宋夫人,你们家有对双胞胎?”

宋温雅已经咬着手背感动的留下眼泪:“战夫人,我妹妹从小被人贩子拐走,下落不明,当年有人说她在乞丐窝里,我和爸妈就过去找,当时发现一个女孩的尸体,还以为是妹妹,没想到,妹妹竟然还活着,这几年你都在哪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