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别揉我奶头~嗯~啊~GIF动态

霍辞奕的这些逼问,一时间让慕父不知道怎么说。

确切的说是没有考虑到这么长远的事情:“不不,怎么会?慕玉颜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认她?”

慕父即刻的回应着,这才看到霍辞奕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

“我再说最后一次,我只要真的慕玉颜,假的不配跟我联姻,至于人,我会找到,她没有死。”霍辞奕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寻找,寻找了当年丢失了孩子,一一的排查。

尤为是当年那个时间段有没有孩子去世,他也一一的排查,又找人去跟对方的亲属确认,所以现在所得到的结论是:真慕玉颜没有死。

慕父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眸仁一亮:“辞奕,你真的可以找到她?”

“这个不敢保证,人我会找,至于你这边,不要急于将她嫁给我。”霍辞奕道。

自从之前,他透露出可以联姻的事情,只是那个时候他并没有说清楚是跟真慕玉颜联姻,所以被慕父误会,以为随便拉个人都可以跟他结婚的。

所以,便想让这个假慕玉颜跟他结婚。

“好,我知道了,我会等你找到慕玉颜的。”慕父知道霍辞奕的性子,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一旦是做了决定的事情,除非他自己,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

同一时间,慕玉颜正在陪伴着慕母在楼下客厅里坐着:“妈,我想要进入辞奕的公司工作,他一向是敬重你的,不如你跟辞奕说一下,让我去好不好?”

慕玉颜听话乖巧,一边剥着橘子,一边填到慕母的嘴里。

慕母满眼是心疼:“你这刚回来,还没有在家里待几天,怎么要去工作?而且还是去辞奕的公司去工作?这怎么行,你去你爸爸的公司,这样他也可以照应着你些。”

慕玉颜小脸顿然松垮了下去,连带着剥桔子的手都跟着松懈了下去:“可是我想去,我想要跟随在辞奕的身边,爸不是说我要跟他联姻嘛,我想要多跟他接触接触。”

“慕玉颜,你听话,公司的事情会一团糟,不是那么和谐的,妈也怕你在公司里受委屈。”慕母看到慕玉颜松垮下去的小脸,这么不开心的模样,登时心疼起来。

“那你告诉辞奕,让他在公司里多多的照顾我一些不就好了?”慕玉颜顺势的将自己的脑袋靠了过去,贴合在慕母的胸膛口。

“妈,你就让我去吧,好不好?我保证会保护好我自己的,再说了,多锻炼锻炼也好对不对?毕竟以后我是要掌管爸的公司的,对不对?”

慕玉颜从慕母的口中听得最多的话便是,慕家只有她一个女儿,将来公司会给她。

而慕父每次却都是不说话,她很清楚,慕父根本不想要给她。

她现在得到的一切,豪车,名牌包包以及金钱地位,全部都是那个真慕玉颜给她的。

“我要是去了爸爸的公司,那里面的那些人都会认为我是走后门进去的,也会对我多加的恭敬,我是学习不到任何东西的对不对?我在辞奕的公司里就不一样了,妈,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嘛……”

慕玉颜轻轻的摇晃着慕母的手臂,对着她道。

慕母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那我跟辞奕说说看。”

“好!”慕玉颜冲着慕母展开笑颜,脑海中想的却是季优那张秀丽的面庞,而且霍辞奕跟那个女人那么亲密,是霍辞奕的女朋友?还是他玩玩儿的女人?

总之,她一定要待在霍辞奕的身边才行!

没一会儿,霍辞奕跟慕父一同下楼,慕玉颜快速的用小手轻轻的拍着慕母。

慕母回应着一副了然的神情,待霍辞奕来到客厅时,准备向慕母告别,慕母站起身,拉着身边的慕玉颜,道:“辞奕啊,慕玉颜回来了,她还没有一个工作,你公司那边有没有适合她的职位?”

霍辞奕看了一眼一边的慕玉颜,又看向慕母,极为的想要拒绝,可是慕母那温柔的笑容,让他一时间说不口。

尤为是看着慕母对慕玉颜这般的真心疼爱,就足以说明慕母先前对真慕玉颜有多么的好。

“只怕慕玉颜从小娇生惯养的,去了我的公司……”

霍辞奕想要拒绝的理由还没有说出来,便被慕玉颜给堵死:“不会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慕母看着自家女儿对霍辞奕的喜欢,道:“辞奕,我看你就让她去吧。”

霍辞奕眉头皱了皱,慕母已经再三要求了,霍辞奕也不想要博了慕母的面子。

“好。”

“那我明天去上班?”慕玉颜有些不可置信,一张小脸上溢满了欣喜。

“嗯。”霍辞奕没有多余的话,便看向了慕父跟慕母,“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一出了宁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回到公司,季优正在埋头看着公司里以往的文件资料,忽然一个人身形挡住了她眼前的光亮。

她在工作的时候,不能让人打扰,正当她不耐烦的想要开口‘骂’人的时候,看到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庞,陡然那不耐烦的神色即刻变成了笑脸相迎。

“看你的模样,是极为的不耐烦,还想要撵走我?”霍辞奕一语道破了她的想法。

“没有,哪里哪里,不知道霍总找我什么事?”现在她要是承认,她就是蠢猪,打死都不能承认。

霍辞奕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她情绪的问题,道:“明天会新入职一个员工,她分到你的组里,当你的手下。”

“那新人的资料有吗,还有她是在什么地方毕业以及……”

“不必,她是开后门进来的,慕玉颜,就是刚刚你在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位,明天你带她。”霍辞奕说完便迈步离开。

季优还处在怔愣中,刚刚她要是没有看错的话,在霍辞奕转身的一瞬间,他好像是笑了,那种坏笑……

一瞬间,她回神过来,只觉得是被霍辞奕给利用了。

霍辞奕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故意的跟她磨蹭那么久,一定是让那个女人误会了,现在把那个女人安排到她的手下工作,到时候那女人还不得处处跟她作对?

而且刚刚霍辞奕还说什么……开后门进来的。

由于办公室里不止是她自己一个人,还有苏蕴,以及其他她的手下,都听见了刚刚霍辞奕说的话。

苏蕴踩踏着高跟鞋过来:“看来你还不清楚将要来这里的那位小姐是谁,虽说霍总刚刚说你见过了,但是你一定不知道。”

“据我所知,慕玉颜可是霍总的联姻对象之一,现在又开后门进来了,到时候你要是像是管着我们一样管着慕玉颜,有你的好果子吃。”

苏蕴一边欣赏着自己刚刚做的美甲,一边不屑的看着她。

季优眉头皱得紧紧的,心里更是担心无比,刚刚在办公室见到慕玉颜的时候,慕玉颜的眼珠子一直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活脱脱的像是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到时候在她的手里了,更不行了……

“而且,慕玉颜是慕家的独女,慕家人一个比一个宝贝,到时候就看你这个总监是怎么处理了,如果你要是不给她分配任务的话,我们这些人也是有意见的。”

苏蕴的这话显而易见,不管她怎么做,貌似都会惹到人。

不过……

若是一开始她隐忍了,那么她就要一直隐忍下去。

“你是总监还是我是总监?倒是你教我怎么做事了?不过你说得有一点我觉得是不对的,你刚刚没有听见霍总说了,慕玉颜是走后门进来的,而且还是霍总给开的后门!”

“如果要是按照正常的流程进入公司的话,会经过层层的筛选,宁小姐应该是没有工作经验的,根本不够格进入这家公司的,所以你刚刚的那话可以去问问霍总,毕竟后门是他给开的。”

季优的这话直接将苏蕴给堵得死死的,苏蕴气得看着她,就是说不出来一句怼她的话。

她是直接甩锅给了霍辞奕。

“你现在不应该去做事?还杵着干什么?”季优挑了挑眉头,看着她。

苏蕴冷哼一声,转身便回到了座位上。

看着苏蕴老实了后,这下季优开始头疼起来了,去往了霍辞奕的办公室,看到霍辞奕整个人伫立在落地窗前,不知道是在跟谁打着电话,连同她走进去了,他都没有听见脚步声。

“我知道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但是不能放弃,继续找。”霍辞奕闭了闭眼,灭断了电话。

“霍总?”季优已经唤了霍辞奕好几遍了,霍辞奕都在执着的跟那边打着电话,都没有听见。

她这猛不丁的一唤,霍辞奕惊吓了下,手里的照片顺势飘散到了地上,而季优没有看见,正巧一脚踩踏了上去。

意识到霍辞奕的视线看向她的脚下,季优皱紧眉头,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果不其然,她的脚下正踩着什么东西。

她急忙的将自己的脚拿开……

季优将脚拿开后,看到一张是一张照片,而且正面正好是盖在地面上的,所以至于照片上的人是什么样子,她没有看到。

她弯身捡起照片,在手指尖刚触碰上,一股风从她眼前掠过,照片被霍辞奕给捡走了。

她看着霍辞奕将照片宝贝着,脸色黑沉无比,他擦拭了下,便将照片收入了兜内,那照片上的人一晃而过,她也没有看清楚。

霍辞奕的脸色愈发的难堪阴沉,冷冽的视线盯在她的脸上,周身散发着的戾气,让她不寒而栗。

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那般,这个男人……跟报纸上所说的一样,可怕……

“说!”

“啊?”季优一瞬间蒙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来找我什么事,说。”霍辞奕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耐性,双手背负在身后。

季优不矮,一米六八,可是站立在这个男人面前,却显得极为的矮。

“我,我是想要问一问……”季优脑筋转了转,道,“我是想要问问宁小姐明天上班,在我这边,我要不要给她分派任务,毕竟她是您开后门进来的,并且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经验,会不会一些设计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