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喂我喝豆浆是什么鬼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

江柔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明明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可,他为什么不肯碰她?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啊,他居然还对她没兴趣。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将她劈得血肉模糊。

在他如野兽般的目光注视下,她踉踉跄跄地朝门口冲去。

这个地方太压抑了,能让人窒息,她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好气好恨!

心里澎湃的嫉妒与不甘似要破体而出一般,在她血肉灵魂里疯狂翻卷叫嚣着。

七年前他明明在床上缠了江酒三个小时,还将江酒弄进了医院,听医生说她的身体都被撕裂了,为何换做她就不行?

同样是女人,同样在中了迷药的情况下,他能碰江酒,为什么不能碰她?

为什么?

他就那么厌恶她么?

论长相,论学历,论家世,论爱他的程度,她哪一点输给江酒那贱人了?

长廊尽头,‘叮’的一下,电梯门应声而开。

江酒正准备从里面出来,迎面一抹纤细的身影撞上了她,撞得她连连后退了数步。

待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她下意识蹙起了眉。

江柔。

这女人怎么在陆氏总部?

也对,人家现在是陆氏的总裁夫人,出现在公司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这女人貌似有些不大对劲啊。

看她这模样,像是要崩溃了一般。

这仇人都迎面撞上了,她居然都没认出她,只一个劲的摁着墙壁上的按钮。

无心与她纠缠,江酒垂着头大步走出了电梯,几乎是她后脚踏出来的那一瞬,身后的电梯门‘砰’的一声合上了。

???

这女人受了什么刺激?

整个顶层都静悄悄的,路过秘书室时,里面空无一人。

江酒垂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十二点半。

难怪这么安静的,她刚好赶上了午饭与午休的时间。

总裁办的门虚掩着,她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这才咬牙推开了旋转门。

顿时,眼前一片开阔,给她的视野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数百平米的超大办公室,装修十分精致奢华,看得出来整体设计是出自名家之手,将室内每一寸角落都完美的契合在了一块儿。

江酒的视线落在四周的置物架上,心底连连称赞,啧啧啧,这随意一件古玩都价值上百万,真不愧是国际超级富豪陆夜白指点江山的地方。

目光在室内环扫一圈后,并没有看到她要找的人,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了东南方一扇虚掩的推拉门上。

“咚咚咚”

她伸手敲了敲身旁的旋转门。

清脆的回声响彻在室内每个角落,可,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

静默了良久后,她眯着双眼朝微敞开的推拉门走去。

站在门口,她又敲了三下门,可仍旧没动静,不过里面似乎有呼吸声飘出,声调很是怪异,一下子勾起了她的好奇。

她朝身后看了一眼,空无一人,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真皮沙发内,仰靠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男人微敛着眉,神色松倦。

他正在……

“……”

江小姐眼底划过一抹诧异……

艹!

什么鬼?

超级富豪陆夜白,那个宛如神祗一般的男人,竟然一个人关在办公室的休息区里手……

额!!

一道凛冽如冰的视线朝她射了过来,极具穿透力,带着十足的危险信号。

江酒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淡定的转过了身,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陆总貌似不太方便,我还是去外面的办公室候着吧。”

说这话时,她的喉咙止不住地在涌动着,口干舌燥。

‘叮’……

正当她准备落荒而逃时,休息区的旋转门内突然响起一阵落锁声,吓得她原地跳脚。

心里不禁咯噔一声,脑海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逝……

她下意识伸手去扭门把,可……打不开!

居然打不开!

这男人该不会是想……

稳了稳心神,她含笑转身,猝不及防下,她的额头撞上了一堵宽厚的肉墙,不至于眼冒金星,但,脑海嗡的一下炸开了,晕晕乎乎的。

她连忙垂头看去……

还好,穿着完整!

稍微放松一下之后,她连忙倒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看着他,有些艰涩道:“那个,我似乎越界了,真是对不住啊,第一次来陆氏总部,更是第一次上顶层总裁办,误闯了陆先生的私人区域,还请您见谅。”

陆夜白眯眼看着她,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将她面部轮廓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才总算是肯定自己没看花眼。

她闯进来的那一瞬,他确实很是诧异,还以为自己在白日做梦呢,不敢相信是她……

如今,他确定了,确定自己没看错。

“你怎么在这儿?总裁办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说到这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眯起了眼,上下打量她一圈后,蹙眉问:“十分钟前迟修给我打电话,说有人要上来找我,你就是澳洲分区的那个总设计师?”

江酒伸手揉了揉眉心,轻叹道:“本以为跟迟总监交涉就行了,可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陆总,您妹妹的成年礼服我恐怕无法接手,要不,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先不聊这个。”陆先生双臂一伸,将她困在了墙壁与自己的身体之间。

这个姿势,有点危险啊!!!

“回答我,你是不是陆氏邀请过来的那个设计师?”

江酒轻咳了一声,敛眸道:“是我,之前陆先生约了我,但您日理万机,我怕打扰到您,所以推了您的邀请,抱歉。”

陆夜白扯了扯凉薄的唇角,心中划过一抹酸意。

他记得秦衍牵她的时候她乖顺的像只猫。

轮到他邀请她了,直接拒绝,挂电话比谁都快。

秦衍能入她的眼,难道他就入不了?

还有,这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表情真是刺眼的很,跟他待在一块儿就那么让她难受?

“你喜欢秦衍?”

莫名其妙的问题,江酒下意识蹙起了秀眉,静默了数秒之后,给了个模凌两可的答复,“我儿子喊他爸爸。”

所以她喜不喜欢秦衍,取决于她儿子能不能接受秦衍?

从这句话中,他似乎听出了一些讯息,他可以理解为那小东西不是秦衍的种么?

江酒缓缓伸手,试图去推他肩膀,可,掌心触及到他炙热的肌肤后,又下意识缩了回来。

好烫!!

这男人身上着火了么?

欲拒还迎的触碰,一下子激发了陆夜白体内被强行压制的狂潮,他下意识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温凉的掌心贴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无形的较量,江酒挣脱了几下无果,不得不放弃,抬眸冷睨着他,一字一顿道:“陆先生,咱们这种姿势是不是太过暧昧了?虽然是成年人,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只要江柔还住在陆家,我就是你大姨子,而你,只能是我妹夫,陆先生这般放肆无礼,是想踩着道德的底线挑战纲常伦理么?”

一句‘大姨子’一句‘妹夫’,让陆夜白沉了脸,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那好妹妹刚才给我下了药,然后自己跑了,她闯下的祸,你这个做长姐的替她收拾似乎也很正常。”

“……”

他的意思是说,他要……睡她?

无耻!

“放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哦?”陆夜白挑了挑眉,伸手勾起了她白皙尖瘦的下巴,如凝脂般的肌肤在他指尖摩擦,碰撞出了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凉意,缠绵入骨,似撩拨了他心底那根最柔软的弦,余音阵阵,如烟花绽放,刹那璀璨。

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个女人,能勾起他内心的躁动。

“不知江小姐怎么个‘不客气’法?要不,施展出来给我看看。”

“登徒子。”江酒轻呲了一口,膝盖猛地弯曲,迅速朝他双腿顶去。

男人在怎样的情况下最脆弱?

比如……现在!

如果此刻遭受到了致命一击,定能给他一个终生不忘的教训。

然,她的速度快,他的速度却比她更快,这男人好似提前猜到了她的意图,在她提腿的刹那,他就伸手扣住了她的膝盖,然后用力一扯。

‘啊’

一条腿支撑不了身体的平衡,她因着重心不稳直接朝后仰去。

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后背没撞上墙,却触及到了一片柔软。

emmm

她……直接摔进了沙发内,松散的弹性,在身体落下的瞬间还弹跳了两下,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像是在无言的邀请一般,充满了致命的魅惑。

她下意识撑起胳膊,试图翻身下地,可,那男人如同鬼魅一般,每每都能快她一步。

于是,她的双臂被缚了,确切的说被身上的男人捏住固定在了头顶。

好大的力气,她试图挣扎了两下却纹丝不动。

“既然江小姐主动,那陆某就不客气了。”

“……”

主动你妹!

你他妈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娘主动了,明明是你丫带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将我给推倒了。

江酒被他给气笑了,骂道:“不要脸的狗男人,平日里不是装薄情寡义么,这会儿怎么不装了?还不近女色呢,他妈见到女人立马现出原形了,禽兽起来连猪狗都不如。”

“……”

陆先生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奇特的是他不但没生气,反而轻轻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