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秦沐琛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他背靠在那边,他顺手从烟盒中拿出一支烟咬着,只是看了一眼那个眼巴巴的扒着病房门口的小不点儿,又将烟给放回了烟盒中。

小家伙呆呆的看着里面,一声不吭,满脸都写着担忧。

这时医生出来,小团子仰着脑袋巴巴的着他,带着一丝哽咽的轻声问道:“她会不会死啊?”

医生垂眸看了看小团子,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笑说道:“放心,她现在睡着了,没事。”

小团子闻言稍稍放松了几分,“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吗?”

医生笑道:“我是医生,不会骗人的。”

小团子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他转身看向秦沐琛,“爸爸,你听到了没有,她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吧。”

秦沐琛稍稍站直了身子,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对一旁的Ada说道:“你带他先回去。”

小团子闻言后则扭头看了看病房内,微微蹙了蹙眉,他仰头看向秦沐琛,问道:“爸爸,我能不能留在这儿和你一起陪她?”

秦沐琛说道:“我在这儿就可以了,你跟Ada回去,明天再过来。”

小团子皱眉,显然有些不高兴。

父子两又莫名的僵持了起来。

一旁的医生见状,不禁轻笑一声,他显然更会哄孩子,于是笑着十分温柔的说道:“小家伙,我听说王奶奶昨天被吓得高血压犯了,都晕倒了。这样,你爸留在这儿,你就回去陪陪王奶奶好不好?”

小团子闻言后想了想,顿时就被说服了,“行吧,那我明天再过来。”

小团子准备离开,刚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了秦沐琛,说道:”爸爸,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哦,你不能把一个人丢在医院了,她不是我,她知道我一个人在医院里都很紧张呢,说明她肯定是害怕一个人在医院里,你千万千万不要把她一个人丢下。”

秦沐琛应了一声,“知道了。”也没多说什么。

面对儿子的叮嘱,他没有半句反驳。

看着小团子离开,一旁的医生到是笑着说道:“琛,你这儿子,心智成熟的一点都不像个三岁的孩子,也不知道我应该说他聪明还是应该心疼他呢。”

秦沐琛等着小团子离开后才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烟。

对这孩子,他是充满愧疚的,小团子懂事的有时候让他心疼。

他又用力的吸了一口烟,问道:“老蔡,她情况怎么样?”

老蔡说道:“问题不大,有些挫伤,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一切的检查,情况还算可以。不过她这后背被人抡了一棍子,得可能会痛几天,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说到这儿老蔡微微蹙了蹙眉,稍稍犹豫了一下后看向了秦沐琛。

秦沐琛也同时看向了他,微微蹙眉,问道:“怎么了?”

老蔡沉了沉声,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不过经过检查,我发现她身上有很多陈年旧伤,昨天给她做核磁的时候还发现她左手手腕有两根钢钉,看样子是断裂,还没完全痊愈,钢钉还没有到时间取出,我看有半年到十个月的样子。”

说完他啧啧了两声说道:“我怀疑她应该遭受过一些长期暴力的对待,不然不可能身上那么多旧伤。”

秦沐琛闻言后微微蹙眉,眸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抬手将烟放在双唇之间用力的吸了一口,“你……还检查出什么?”

老蔡翻了翻报告说道:“她的一些身体指标也不是特别好,还有贫血的症状,不过这些都不算大事,以后饮食里都好一点就可以了。”

秦沐琛不言,他又用力的吸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缓缓的在他四周围铺展开来。

老蔡看了看他,轻咳了一声说道:“好了。那我先去忙别的事了,有什么事叫我。”

秦沐琛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好。”

之后便再没说什么,只是侧头看着病房内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眉头微微蹙起了眉头……

……

檀兮尔再一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不过当她侧头看向一旁的时候,就看到秦沐琛靠在旁边的沙发上,闭着眼睛。

不过很快秦沐琛就睁开了眼睛,他应该只是闭目养神而不是真的睡着了。

“醒了?”

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不过他随后便坐正了身体,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檀兮尔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自己咬着牙忍着着疼,挣扎着自己坐了起来。

秦沐琛站起身,试图伸手去扶她,但是被拒绝了,“不用,我自己可以。”

秦沐琛看着她忍着疼自己慢慢的坐起来,他稍稍沉默了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收回了自己手,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檀兮尔看了看他,并没有拒绝的接了过来,喝了两口。

秦沐琛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床边,看着她说道:“那几个闹事的人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了,不过那个光头一口咬定是你摔碎了他们兄弟拿到你店里卖的一个古董花瓶,你还说是赝品,所以他们才找你理论的,只是一时没谈妥赔偿问题,才有了一点小摩擦。”

檀兮尔垂着眼眸,安静的听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她却依旧十分平静的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沐琛看着她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檀兮尔又喝了一口水说道:“没什么,就是被碰瓷了。我们这一行经常会遇到的事。有人拿个做工很好的赝品,或者是真品来卖,然后会用各种理由将东西掉包,要是卖家不注意可能就会被骗了,买到了一个赝品还赔了钱。要是不幸被拆穿了,他们就会找机会损毁赝品来诬陷买家,用各种理由过来找麻烦,因为这一行多少会有一点灰色地带,收东西的都不希望自己和警方打交道,所以最后都是谈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然后就不了了之了。那天有个人拿着一个瓷瓶子来典当,我看只是一个工艺品就没收,是我疏忽了,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也着了道。”

秦沐琛看着她如此的平静,这种事她说得如此的轻松,看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他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已经让方旭去替你去处理了。”

檀兮尔侧头看了看他也没拒绝,“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秦沐琛坐在那边,他看着她那双捧着玻璃杯的手。

她的手指上,那一尾金红相间的金鱼,或许是那个颜色格外的鲜艳,所以格外的醒目吧。

稍稍沉默了片刻后,他再一次开口道;“老蔡昨天给你做了一个检查,他说你身上旧伤很多,手上还有一根钢钉,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在里面发生过什么?”

檀兮尔闻言后却显得十分平静,她只是看了看他,唇角却微微上扬起一道弧度,说道:“放心,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秦沐琛看着她微微蹙了蹙眉,沉了沉声说道:“我是你丈夫,我只是想关心你而已。”

檀兮尔却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手指上的那一尾鱼,而后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已经……不需要了。”

秦沐琛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最后,他沉声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檀兮尔却看着他说道:“秦沐琛,麻烦你看好你的孩子,我不希望他再来打扰我,这次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顿了顿,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做什么决定一般,她又说道:“我虽然是你的妻子,但是我没有义务替你照顾你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同样的,我也不会接受你私生子做我的孩子,我想这两个要求不过分吧?”

秦沐琛闻言后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檀兮尔,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径直的走了出去。

檀兮尔看着合上的门,最后只有自嘲的笑笑。

明明不想去接受那孩子,可是自己却做着截然想法的事,她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很纠结也很矛盾。

蒋小依大概是一直都在外面吧,秦沐琛离开后她就马上进来了。

“兮尔,你和那个渣男说了什么,他出去的时候脸色好可怕呀。”

檀兮尔看看她,却也无奈的笑笑说道:“没什么,你一直都在外面怎么不进来?”

蒋小依将一个保温壶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她十分诚实的回答道:“我不敢。”

檀兮尔不禁被逗乐了,但是后背的疼痛还是让她皱起了眉头。

蒋小依赶紧去扶着她说道:“哎呀你别笑你别笑了,医生说你什么软组织挫伤什么的,昨天真的太吓人了,那棍子都被打断了,你嘴里鼻子里都喷出血来了,太吓人了。”

檀兮尔笑笑,也没再说什么。

蒋小依说道:“哦,对了,我昨天回去收拾了一下铺子,损失还蛮严重的,好多东西都被砸了,今天关门停业。”

檀兮尔说道:“回头联系装修的,过来重新弄一下。还有我这儿的事别告诉老师,别让他知道,那几个碰瓷的,秦沐琛会帮我处理好的。免得老师知道又着急上火的。上次我被人敲断了一根手指的事,他急的一下白了好多头发。”

蒋小依看着她,叹口气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总是想方设法为难你,欺负你,甚至还有有人想要你的命,你那三年,真不是人过的。还有我想想来气,我刚听到他说要关心你,他早干嘛去了,你在牢里差点被弄死,他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渣男!简直就是渣男!”

檀兮尔笑笑,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我饿了你给我带了什么?”

蒋小依说道:“我给你熬了一些骨头汤。”说着她便给她倒了一碗出来递给了她,自己则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她看着檀兮尔,说道:“哦,对了兮尔,刚我听你的意思就是上次那个拿了一个白瓷瓶的家伙是和昨天过来闹事的是一伙的?”

檀兮尔点了点头,说道:“那群闹事的我是知道一点的,听那个安妮说过,他们只是拿钱办事的地头蛇而已,平时是在酒吧给那就把看场子的,那个带头的光头和那个老板娘好像关系不错,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他们没要跑来这边要保护费。而且我们的店开了这么久也没事,就偏偏最近就惹上他们了,未免有点太巧了。”

蒋小依闻言,一拍脑门,“你是说有人花钱找那群人故意闹事?”

檀兮尔点了点头,“嗯,希望我想多了。”

蒋小依看着檀兮尔,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兮尔,你说……会不会是那些人啊?你在监狱里总是有人收买里面的人欺负你,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知道到底是谁要害你呀?”

檀兮尔垂眸轻笑一声,说道:“很多人,或许是我爸爸身前的仇人,也有可能是我的仇人,知道又怎么样呢?没有证据,我说什么都是徒劳的。这几年我学会了一点,不管怎么样,没有证据谁也不会相信我的话。”

蒋小依闻言,立即说道:“我相信啊。兮尔我信你!”

檀兮尔看着她,最后摇摇头,笑笑说道:“可是法律不相信我啊,谁也不信,我是被冤枉的。”

蒋小依说道:“兮尔,不管怎么样我信你,你不是说要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我可以帮你。”

檀兮尔笑着点点头,“谢谢。”

……

秦沐琛离开医院后便直接去了公司。

一场会议后,他精疲力尽的回到了办公室。

韩子初看着秦沐琛说道:“三哥,昨天我听说你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医院,是出什么事了吗?”

秦沐琛靠在沙发上,他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没事。”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昨天檀兮尔被人打伤进了医院。”

韩子初闻言后看了看秦沐琛,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三哥,这个檀兮尔你是就真打算这么任由她耗着你吗?”

秦沐琛闻言后微微蹙眉,但是他靠在那边只是闭目养神,“你想说什么?”

韩子初看着秦沐琛,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三哥,你就没有想过,万一哪天你和檀兮尔的关系曝光,你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和牵连?她是檀宗年的女儿,如果真曝光了,谁不会将你和檀家之间有什么不可高人的勾当那方面去想?檀宗年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忘记了吗?三哥,你大哥大嫂的死,还有我爸都是死在檀宗年的手里,那场大火是他找人干的,证据确凿,秦家和我们林家差点家破人亡,这些都是那个檀宗年一手造成的,现在他好不容易死了檀家也终于倒了,我们家的仇也总算是报了,可是现在这个檀兮尔死缠着你,你知道她想做什么吗?你就没有想过她就是想报复你吗?三哥,豺狼窝里是生不出小白兔的,檀兮尔也不是小白兔,她不值得你为她做这么多。”

秦沐琛眉头皱的更紧了,“行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韩子初看着秦沐琛叹口气说道:“三哥,你要和她离婚其实并不难,我就不懂你为什么不交给王旭去做。就王旭那些阴的阳的手段。肯定能帮你离得干干净净的。但是我就想不明白,你当年甚至还替她去向苏家道歉,取得苏家的书面谅解书,就凭她故意伤害罪,那也是起码十年起步,你何必给自己招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呢?现在她像个狗屁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秦沐琛却在这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向了韩子初。

韩子初见状还想说什么,可是却对视上秦沐琛那双阴沉的眸子的时候,下一秒他还是闭嘴了,将到了喉咙口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而随后只觉得后脊梁一阵的发寒,他咽了口口水,说道:“三,三哥,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秦沐琛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

这时候,Ada敲门进来,“先生。”她走过来,扫了一眼韩子初,看看他一脸迷茫惊慌的样子,又看了看秦沐琛阴沉的脸色,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跟在他们身边这么多年,Ada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韩子初再怎么口没遮拦,到秦沐琛这边也就最多扫一眼。

但是唯独能让自己老板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产生情绪变化的,也就是韩子初说到檀兮尔的时候。

Ada随后便恭恭敬敬的说道:“我刚去了一趟监狱,从监狱那边拿到了一份夫人的病例。”

说着,Ada便将手里的复印文件递了过去。

秦沐琛看着Ada递过来病例微微蹙眉,随后便伸手接了过去。

Ada依旧十分恭谨的站在一旁,说道:“我从监狱那边了解到的,大概半年多前,夫人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因为操作不当,被倒下来的重物压断了一根手指,好在当时她的狱友发现的及时,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伤,后来一个叫谷丰的人,以她家人的名义为她申请了保外就医,找了这家医院最好的骨科医生,才保住了一根手指,不然恐怕就要截肢了。”

秦沐琛微微蹙眉,“这么严重?”

Ada点了点头说道:“当时的情况的确实很严重。”

秦沐琛随后又继续说道:“那么她身上的伤又是什么回事?是怎么造成的?”

Ada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监狱那边说,这个他们也不知道。而且他们也否认监狱里有人和夫人有过矛盾,殴打的行为。”

秦沐琛皱眉,“不知道?!不承认?!有人在他们监狱里将人打得全身都是伤,他们会不知道?!”

Ada稍稍犹豫了片刻后深吸了口气,说道:“先生,我也坐过牢。可能您不知道,在监狱里,很多时候受害人即使被人殴打伤害,也是不会说的,这是监狱里生存规则。而且监狱里会属于他们的社会圈子,很多人都是抱团的,如果不加入就会被他们排挤,被排挤的人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还有监狱里也有灰色产业链,就是外面会有人买通里面的人去替金主做事,这些,我以前遇到过,有人因为忍受不了暴力和虐待,在监狱里自杀。”

秦沐琛闻言看了看Ada,皱眉。

Ada垂着眼眸,十分真诚的说道:“而且先生,这种事很难查清楚,更重要的是夫人要是没有追究的意愿,您做再多的事都是徒劳的,监狱里也不会去调查,因为能在里面为所欲为的,都是有关系的,环环相扣,利益关系,这都是规则。”

秦沐琛听完后沉默了片刻。

他顺手点了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一口,整间办公室都陷入了难以形容的压抑。

Ada见状后立即说道:“如果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出去了,您一晚上都没好好休息,先休息一会儿把。”

秦沐琛“嗯”了一声。

Ada随后便伸手拉着韩子初一起出了办公室。

韩子初被迫跟着Ada走出办公室,他不解的看着Ada,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好歹和我说一下把。”

Ada看了看他一眼,十分嫌弃的说道:“你自己去问先生。”

说完她便径直的离开了。

韩子初更是不解,追着上去问道:“我要是敢我还用得着问你吗?你都没看到刚刚三哥那眼神,我觉得要不是你进来,我真担心我会被他给弄死了,砌到他办公室的水泥墙里。”

Ada却不冷不热的扫了他一眼,说道:“先生没那爱好。”

韩子初赶紧追问:“Ada,那你倒是和我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你好歹和我说一下啊,我三哥今天情绪明显不对,到底出什么事了?”

Ada被他吵得头都晕了,她突然停了下来,她看着韩子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韩少,你要不那么多话,真的没人把你当哑巴。”

说完她径直的离开了,只留下韩子初莫名其妙的留在原地,他看着一个人走进电梯的Ada,十分不解的嘀咕了一声,“我又说什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