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老扒夜夜春宵50部

冷凌夜将她带出了公寓,楼下托尼站在车外等着。

见冷凌夜抱着狼狈的晚安,他脸色一变,随即拉开车门,让两人坐进去。

也没有询问,直接将车开向了冷家别墅。

晚安虽然闭着眼睛,可是并没有昏倒,所以她知道冷凌夜将自己抱进了车里。

只是她现在没有力气和精力去反对什么,身体难受的程度,让晚安无暇顾及。

一路上,冷凌夜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着脸,一脸的冷寒,生人勿近。

托尼从后视镜看到晚安的样子,还有冷少的盛怒,也隐约知道怎么回事。

越加的小心翼翼,不敢惹恼冷少。

很快,车子就停了下来,冷凌夜抱着晚安快步的走进了冷家大宅,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内。

期间晚安挣扎了一下,想要下来,却被冷凌夜硬生生的箍住身子,动弹不得。

只能任由冷凌夜抱着她走进了他的豪华套房,扔在了屋内的沙发上。

他的似乎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把晚安丢在了沙发上,就自顾自得找什么东西去了。

被他一扔,晚安觉得内脏都要出来一样。

她蜷缩着身子,身上酒气浓重。

冷凌夜从橱柜里拿出了什么东西,反身又走到了沙发前,也不管晚安同不同意。

扶起她的上身,捏开晚安的嘴,将一小瓶东西倒入了晚安的嘴里。

“咳咳~~咳咳~~”

那不知道是什么的水苦涩的要死,晚安挣扎。

不顾她的反抗,冷凌夜将小瓶内的东西尽数的让她吞咽下去,才放开她。

“咳咳咳咳”

晚安坐直了身子,剧烈的咳嗽着,满嘴的怪味。

“你给我喝的什么?”

手抓住胸前遮盖身体的衣服,晚安仰头愤怒的朝冷凌夜喊。

“让你清醒的东西。”冷凌夜抄手站在那里,冷冷注视着她。

淡色的唇抿的紧,盛怒之下,脸上看来越发冷漠。

她脑子是坏掉的吗?为了几百万当真去卖自己?

想到这里,手轻轻的攥紧,手背骨骼分明。

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现在就捏死她。

那被冷凌夜灌入的东西很快就起作用了,晚安觉得胃里不停的翻滚。

她抓着衣服,踉踉跄跄的起身,朝洗手间跑去。

跑入了洗手间,晚安将门关好,在里面大吐特吐了起来。

冷凌夜一直冷冷的站在外面,紧盯着磨砂玻璃上晚安抚着洗手台呕吐的样子。

晚安将胃里喝下去的酒尽数的吐了出来,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

她在洗手间漱口,用冷水洗脸,理智才慢慢的回复。

那被酒烧的酡红的双颊颜色也淡了下来,有些苍白。

慢慢的扶着洗手间的墙壁走了出来,晚安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进了一样。

晚安挪回了沙发,靠着沙发,细细的喘气。

冷凌夜冷眼斜睨着晚安没有血色的脸,看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

心中明明觉得现在不是质问她的时候,应该让她休息。

可是口中,却像是不受控制的冷哼了出来。

“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秦晚安,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人!”

他的话虽然听起来夸赞,却是十足十的冷嘲热讽。

说着,身子靠近,眼底一层薄薄的怒意让晚安看的清楚。

“冷少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的很!.”

晚安扬眉,顺了顺自己的呼吸,淡淡的开口。

轻轻的一句话,将冷凌夜的嘲讽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

冷凌夜顿时气结。

这个死女人怎么这么能嘴硬呢?以前的她,好像也没有这么能犟!

“还真是伶牙俐齿。”

心中那本来有些平息的怒火,再度被晚安的态度点燃。

冷凌夜清隽的脸上带了一丝的极寒,淡色的唇勾了勾。

“既然你秦晚安是谁花钱都能买的人,我又何必对你客气!”

说着,修长的手臂蓦然伸向晚安,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冷笑着朝卧室走去。

“你。”晚安脸色又白了白,双腿挣扎着想要跳下来。

“你要做什么?”晚安惊惧的看着冷凌夜将自己抱向里面。

“做什么?当然是继续你未完成的交易!”

“卖给别人也是卖,卖给我也是卖,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他眼底毫无温度,甚至连抱着她的手臂都没有温度。

只有那身上因为怒气而在无形中产生的寒洌,让她感到害怕。

此时的冷凌夜脸色是淡的,唇色也是淡的,甚至表情都是淡淡的。

可是晚安却觉得,他在发怒,而且是盛怒。

像是即将爆发的焰山,下一瞬,就会用滔天的怒火,将她熔为灰烬。

这感觉,让晚安的身子微微的颤抖。

“冷凌夜!你……你放我下来,我不卖的我不会和你做那种事的!!”

晚安牙齿也有些抖了,像是垂死的麋鹿,使劲的挣扎。

感觉到她的害怕,冷凌夜微一挑眉,凉薄的唇冷冷轻吐:“这可由不得你!”

能给别人,就不能给他?冷凌夜心底怒气横生。

今天他还就要定了,秦晚安看你还往哪里跑?

一脚踢开了卧室的房门,手抱紧了晚安,走了进去。

托尼将两人护送回了冷家,他心知冷少肯定要和秦小姐说些什么。

进入了冷家,索性守在了楼梯间,静静而立,替两人守门。

而李菲菲一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守在楼梯间的托尼。

心中顿时疑惑,冷少从来不会让托尼守在楼梯间的。 心中顿时疑惑,冷少从来不会让托尼守在门口的。

她心思一转,将手中的购物袋放进了自己房间之后,朝托尼走去。

“李小姐!”

见李菲菲走进来,托尼还是面色不变,淡淡的和她点头打招呼。

李菲菲柔柔一笑,朝房门看了一眼:“托尼,冷少回来了吗?”

“恩。”

“我做了一些汤想给冷少端过去!”李菲菲抿唇,眉角弯弯。

说着,想越过托尼进入冷凌夜的房间。

“李小姐,你现在不能进去!”

托尼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拦住了她。

李菲菲顿时满脸的差异,挑眉看着托尼。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不为什么。”托尼态度强硬,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托尼,你让开,我要进去看冷少。”

见托尼这个样子,李菲菲心中立刻起疑,屋内绝对有什么事。

“你让我进去,你让我进去!”

她上前,拉着托尼的胳膊,想要闯进去。

“李菲菲,我说了,你现在不能进去。”

托尼蹙眉,有些冷硬,伸手再度将李菲菲拦在了门外。

“冷少在里面不是吗?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李菲菲柔弱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有些执拗的拉着托尼的胳膊,口中还不停的大喊。

“你让我进去,托尼,你让我进去。为什么拦着我?”

她的声音渐大,托尼有些难办,他是一定要拦住李菲菲的。

可是又怕她声音太大吵到屋内的人。

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李菲菲,你别进去了,屋里不止冷少一个人。”

他有些无奈,最终压低的声音,对李菲菲说道。

“还有谁?”李菲菲停止了动作,疑惑的挑眉看着托尼。

托尼轻咳了一声,才低声说道:“还有秦小姐……”

一句话,李菲菲身子立刻僵在了那里。

她轻轻放开拉着托尼的手,有些愣愣的重复道:“是秦晚安?”

托尼点点头。

李菲菲脸色白的吓人,盯着冷凌夜的房门,像是要晕倒一样。

那个秦晚安为什么在冷少的房间,他们在里面在做什么?

冷少……冷少……

李菲菲咬紧了唇,盈盈的眸里有委屈,有不相信,氤氲起了雾气。

托尼见李菲菲的样子,有些不忍。

毕竟这李菲菲也跟了冷少很久了,心地也不坏,他不忍道:“李菲菲,你还是先回自己房间吧。”

听到托尼的话,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攥紧了自己的手。

“是冷少带她来的吗?”

李菲菲心里抱了一丝的希望,也许是那个秦晚安自己送上门来的吧。

“恩。”托尼再度点头。

心中的希望顿时破灭,李菲菲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小巧的脸颊上,满是泪痕。

她有些木木的抬起头,朝托尼勉强一笑:“我这就回自己的房间。”

说着,身子微侧,慢慢的转身,脚步有些恍惚的朝自己的房间走。

泪水掉了一串一串的掉。

冷少真的是一点也不在乎她。

李菲菲委屈的咬唇,她看的出来的,那个秦晚安根本不想跟着冷少。

为什么冷少却非要她不可。

而她守在冷少的身边,却得不到他一点的重视。

她胸口疼的难受,流着泪慢慢的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冷凌夜踢开房门将晚安抱进去之后,又反手甩上了门,瞬间反锁。

“你不能。”

晚安哑声尖叫,身子瞬间被冷凌夜抛上那张黑色的大床。

她被摔的眼前一黑,差点昏倒,下一瞬,他修长清俊的身子就压了过来。

“我不能?那谁能?”冷哼一声,冷凌夜将晚安压紧。

他本没有打算怜香惜玉,更没有打算慢慢和她开始。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占有她,立刻。

或者,早在一年之前就该要了她!这样,她还能找别的男人吗?

“放开我,放开我。”

晚安拼命踢打自己的小腿,挣扎的想从冷凌夜身子底下出来。

可是她刚才喝了那么多的烈酒,再加上呕吐。

早已经没有了力气,手软脚软了,现在纵然用尽全力,依然撼动不了冷凌夜分毫。

对于晚安的死命挣扎,冷凌夜只是冷哼一声,伸手去拉住晚安的衣服。

此刻的冷凌夜让晚安害怕了,十分十分的害怕。

她努力护住自己的上衣,咬唇踢打冷凌夜,他不能这么对她。

他墨玉般的眸,隐约好像有火焰似的光,邪魅,阴郁,却又渴望。

晚安惊声尖叫,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她泪眼迷蒙的抓着自己衣服,对压在自己身上的冷凌夜低吼。

“冷凌夜。”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过欠你的钱,可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起。”

晚安声嘶力竭的喊着,泪水模糊了眼睛。

她看不清冷凌夜的表情,只是绷紧了身子的大叫。

听到她的话,冷凌夜拉扯的动作一滞,缓缓抬起头,看着晚安哭的泪水涟涟的脸。

“你说什么?”

冷凌夜蹙眉,手下却不再强迫她。

这一句话吼出来,晚安内心隐匿了起来的不满,和愤怒全部爆发出来。

“我说的有错吗?冷凌夜,你有这么资格这么碰我!”

“我欠你的是钱,可是你欠我的是什么?你欠秦家的呢?”

晚安有些义愤,她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看清那张清隽如神祗的脸。

“秦家为什么会欠这么多的债,还不是因为你?”

“你让好好的秦家沦落至此,难道不用还吗?”

“你欺骗我当初的感情,这难道也不用还吗?”

“这一条一条不都是你欠我的!说到底,是你欠我的!如今,你却因为这个,这样的对我!”

晚安咬紧下唇,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她不想哭给冷凌夜看。

这些话,她一直一直憋在心里,不是不恨的,不是不怨的。

她不是圣人,遭遇这样的事,如何能做到坦然处之,不恨不怨。

“你是在向我讨债吗?”冷凌夜沉着脸,逼近晚安。

她的话,像是指责,又像是控告。

“我向你讨又如何,你不想还?”晚安坐直身子,在床上后退一步。

“那你想我怎么还?”

冷凌夜微微的侧脸,颀长的脖颈优雅如同天鹅颈项。

“两不相欠。”见他的面色缓和,晚安的心微微的放下,咬牙低声。

冷凌夜忽然沉了眸,不满的看着晚安,却不再带给她那样的压迫感。

晚安得到空挡,她快速的翻身下床,用自己有些残破的衣服遮住前胸。

咬牙再说了一遍。“两不相欠。”

“我不再还你的债,你也不再欠秦家和我,以后,我们之间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她咬牙狠绝的话,让冷凌夜脸色有些晦暗不明。

她……她说一笔勾销,两不相欠,她就那么想甩开他吗?

冷凌夜蹙眉,清隽的脸上有一丝的恼羞成怒。

“哼!秦晚安,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单凭你几句话,我就要白白替你们秦家还了千万的债?”

“我说了,这是你欠我的!”晚安强撑,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示弱。

“我若是不愿意呢?”

“那我也不会再还你的钱,大不了,你送我去坐牢好了!”她咬牙,有点破釜沉舟的意思。

“哼!”听她这么说,冷凌夜反倒是轻笑一声。

他慢条斯理的看着她,手轻轻的扣好自己腰间刚才解开的皮带。

有些慵懒甚至是淡然的开口:“秦晚安,你倒是会赖债,千万的真金白银的钱,想凭你几句话就抵消了?”

“若我真是答应你还那什么所谓你的人情债,那我可就真是傻子。”

冷凌夜有些倨傲的的看着晚安,丝毫不同意。

“可我不会还的。”晚安挑着桃花眼,丝毫不松口。

“好啊。你不还,我去问秦伯父秦伯母要。”

他闲闲的开口,有些无赖的样子。

当初,他和晚安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亲昵的喊晚安爸爸妈妈为伯父伯母。

“你敢。”晚安被他的话惊的白了脸色。

“我为什么不敢?”冷凌夜挑眉,眼底闪过玉般的光泽。

“爸爸心脏不好,若你去找他要,他一定会气病的。”

晚安急声的开口,声音都有些颤抖。

她之前在冷凌夜面前很倔强,很强硬,可现在冷凌夜一提要亲自去找爸爸逼债,她就慌了。

冷凌夜能感觉到晚安的无措和慌张。

“还了我的钱,我自然就不会亲自去找他老人家!”

抓到她的弱点,冷凌夜当然不会放过,他显得越加的气定神闲。

“要我不去找他,还有一个办法。”

冷凌夜留了一个话尾,故意等着晚安上钩,他挑眉,斜睨晚安。

“什么办法?”

她现在有些心慌意乱,哪里还有心思去注意冷凌夜是不是想要钓自己的。

“做我三个月情、、妇,这笔账一笔勾销,你我两不相欠。”

他起身,走到了卧室的小吧台,替自己倒了一杯酒,背对着晚安,淡淡的开口。

晚安瞬间瞪大了眼睛,手下意识的攥紧,她哑声叫道:“你怎么能这么威胁我?”

“不是威胁,交易而已!”

淡色的唇轻抿了一口金色的香槟,他淡然而笑。

“无耻。”

她上前一步,看着他的气定神闲,气的身子发抖。

对于晚安的指责,冷凌夜不为所动,依旧面色淡淡的喝着香槟。

“不……我不会答应你的,我不会和你做那种事的。”

晚安苍白着脸,咬唇低声拒绝,眼角的妖娆泪痣,如泣如诉,哀婉的像是泪滴。

这样了?还是不愿意答应吗?

冷凌夜眼底不悦,眸中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怒意。

他冷哼一声,声音越发的无情:“要么我亲自去要,要么,你就答应条件!”

声音的开口,再度逼她。

晚安抬眸,咬牙看着他湛然若神的样子,心中又怒又急。

她怎么能让冷凌夜亲自去找爸爸.

当初冷凌夜弃她离开,让秦家没落之后,爸爸就进了医院。

在医院还差点没有抢救过来,自那以后,一有人提起冷凌夜,爸爸都会气的胸口犯疼。

若是他亲自去找爸爸,说不定会再次犯病,说不定会……

她不能不孝的。

“别……别,你别去找他!”

晚安眼底有些湿意,她喃喃的开口,态度有些无力的软弱。

见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冷凌夜眉头一皱,不想去看。

垂眸,盯着杯中摇晃的金色液体。

良久,晚安站在那里,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挣扎。

“只是,三个月吗?”

她迟疑的,轻淡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慢慢的开口。

听到她的话,冷凌夜慢慢的抬头,朝晚安看见。

她站在那里,身子有着很细微的颤抖,脸色苍白,眼底的湿意有些潋滟。

脸上表情像是被逼入绝路的羔羊。

后面,是万丈深渊,前面,是虎豹豺狼。

“恩,三个月。”冷凌夜眸子漆黑如墨的看着她。

“我希望,你别告诉我家里人。”晚安微微垂了头,低低开口。

“恩。”再度答应。

得到冷凌夜的保证,晚安的身子像是松了一口气。

她定定的站在那里,垂着脸,让冷凌夜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只是能看到她那栗色卷发倾泻下来之后,那白生生,粉嫩的像是莲藕似的脖颈。

仿佛带着淡淡的香一般。

他眸中的光泽一下子幽深起来。

晚安垂在身侧的手,像是灌了铅一样,动作迟缓的慢慢抬起手。

指尖发抖慢慢的解着纽扣。

冷凌夜一愣,看着她那战战兢兢的的脱衣动作,突然没了任何的兴致。

“不用脱了,我现在没兴趣碰一个满身酒气,一脸狼狈的女人!”

他冷着脸,将手中的高脚杯重重的放在了吧台上。

听到他的话,晚安蓦然的抬头。

脸上有一瞬间的放松,她抬头的一瞬,一滴眼泪从眼中滑落出来。

“你现在不要?”晚安快速的将自己刚才解开的纽扣扣好。

看她那如释重负的放松样子,冷凌夜突然有些懊恼。

他刚才干嘛要放过她,看着她一脸逃脱的样子,他就心生不满。

修长的腿迈到了晚安面前,他根根如玉的手指轻轻掐起了晚安的下巴。

凉薄的唇微翘,薄声开口:“别高兴的太早,明天晚上你好好的打扮之后再来,做情、、妇,就得有做情、、妇的样子。”

说着,指尖轻轻的捏了捏晚安的下巴。

她脸颊的细腻和柔软,一如从前。

晚安咬唇,对于他的话,并不应答。

冷凌夜也不恼,他知道不能逼的太急,她现在还是有些性子的。

“有我的电话吗?”他挑眉,沉声开口。

晚安摇头,诚实的回答,他的电话,两年之前就从她的通讯录之中消失了。

他有些不满,转身,拿过一旁桌子上晚安的手机,快速的输入了几个号保存了起来。

然后递给晚安。

晚安有些讷讷的接过,看着自己手机上电话。

冷少,13XXXXXXXXX。

这号码被冷凌夜输入的时候放在了通讯录的第一位,她一愣,手轻轻的攥紧。

一年之前,她的手机通讯录上第一位就是他,也是这么写着“冷少。”

更加可笑的是,一年之前,一年之后,他用的,一直是这个号码,未曾变过。

这个她曾经能倒背如流,现在都有些陌生的号码。

秦晚安有些走神,直到听到冷凌夜的话后,扯回了思绪。

“有什么事打给我,我现在让托尼送你回去。”

冷凌夜转身,走向了吧台,不再看晚安一眼。

晚安不再说什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握紧了手机,转身走了出去。

冷凌夜走到了房间另一边那一整扇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车流如织,高楼林立。

眉宇之间,淡的看不见的笑意。

兜兜转转,她又落在他手里了,他现在在想,当初招惹了她,抛弃了她,到底对不对?

晚安默默的走出了房间,门外,托尼长身而立。

“秦小姐。”见晚安出来,托尼朝门内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冷凌夜。

“托尼,你送我回去吧。”晚安面色有些发白,心不在焉的说道。

“是。”托尼一愣,随即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