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 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当她远远看到城池,准备进城的时候,立刻有名焦急的丫鬟冲上来,哭得梨花带雨,眼神关切的看着落兮。

“小姐,小姐您没事真是太好了,阿旺跟阿才说您出城了,已经去找您,您可有看到他们?”,小丫鬟语气很关心。

但又了前车之鉴,落兮并未靠近,且看着她身上也无藏暗器的地方,眉头皱了皱舒展开来。

且不管这小丫头是不是敌人,目前到了城里,敌人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

“回去!”,嗓子疼,不想说话。

丫鬟立刻跟上,而落兮有意识的走在她身后,不得已,这丫鬟只好走在前方,很快便将她带到了一座僻静的小院。

这里,她就是住在这里的?心中疑惑之时,落兮已经踏入屋内,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丫鬟一闪身没影儿了,身后的大门也在一瞬间关上。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道锐利的长剑带着破空之声向她袭来,长剑另一端是位蒙着面的女子,她身着古装长裙,神态优雅秀丽。

当然,这要除去她杀意凛然的气息。

糟糕,她又被算计了!

落兮心中暗骂,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她捏着匕首,再次咬破舌尖,用精血唤出了血红色匕首。

精气血消耗过多的她有些晕眩,但这时候她不能马虎,否则刚刚活过来,就要再次见阎王!

“咦?”,以为自己一招必定能够除掉的君落恬诧异了,这个小废物居然能躲开她的攻击,还真是意外。

但废物就是废物,就算躲过一招又能怎样,绝对躲不过她的第二招,今日,这个废物必须死!

一招不中,君落恬又出新招,她的招式狠辣,落兮的身上立刻便多了几道深深地伤痕,正潺潺流血,可密集的招式让她没空点穴止血。

“君落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开口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本能的么,认出了自己的敌人。

闻言,君落恬的瞳孔一缩,该死,这个小废物认出了自己,今日她必死无疑,否则到时候家主出关,她就麻烦大了!

“哼!”,冷哼一声,君落恬的招式更加狠辣了几分,招招对准落兮的致命之处。

自知自己无法应对君落恬,她只好躲,逃出这里就有一线生机。

一个虚招过后,她奋力的奔向一道小门,仿佛知道这院子还有一个后门似的。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对面迎来就是一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心口处,落兮忍不住喷一口鲜血来。

还不等身子落地,身后又是一掌,火辣的疼痛以及窒息的感觉令她顿时陷入黑暗中,她连对面是谁出手都没有瞧见!

收回自己手掌的君落恬有些许诧异,她不满又疑惑的瞪了一眼地上气若游丝的落兮一眼。

“没想到这个废物疯狂起来还挺难对付的,家主背地里肯定没少教她”,否则依照孱弱的身子,根本接不过她两招!不,一招都接不过。

“杀了她,一了百了!”,一道沉稳老练的嗓音响起,长剑一闪,便要刺中她心脏。

君落恬却出口制止,“受了两掌,活不了了,让她痛苦的死去,岂不是大快人心?”

“我要的是万无一失!”,那帮杀手,让他们动手,居然还让这废物活着回来,不得已,他只能亲自出手了。

君落恬挑眉,指着不远处的枯井,“放那儿,不会有人知道的,她的丫鬟已经被收买,一时半会找她的人找不到这儿来,她也绝无活路!”

她还得感谢一下原主不常出门是个路痴,不然还无法将她骗到这里来。

说着,她伸手抓起落兮,三两步来到枯井旁,眼睛都不带眨的将她给扔了下去。

“弄干净了么,该走了!”,这道饱经沧桑的嗓音带着不满。

“马上就好”,君落恬将不远处的石板盖上去,拍拍手上灰尘正要离开,却发现掉在井边的一块玉,晶莹剔透,一眼就让人心生欢喜。

“好了没!”

“来了”,本来死人的东西她是不想要的,可看在这块玉这么好看的份上,她就收下了。

半昏迷半清醒的落兮神识是有几分清明的,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后,她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嗓子火辣辣的疼,脑袋里还有什么东西在一阵阵的撞击,五脏六腑像是被人放在沸水里煮一样,连呼吸都是疼的。

想她堂堂的佣兵女皇,被人算计死就算了,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还是这副濒临死亡的局面,这是踩到了狗屎了?

宿主也是落得如此下场,一个个巴不得她死了算,她算不算是被殃及池鱼?。

可她不想死,绝对不能死,没有谁这么欺负了她落兮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生活下去!

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萦绕在心头,她没有发现自己的体内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咦?”,内力回来了?不,不像内力,像是一种很奇怪很玄妙的感觉。

灵气,对了,是灵气,这个身体能够感觉到灵气了,她不是废物!

动弹不得的落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脉正在寸寸断裂,经脉断裂所带来的疼痛就像是肌肉痉挛一样,疼起来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情况!

忍住疼痛的落兮随即震惊了,那些断裂的经脉像是断尾的壁虎一样,重新又长出来,很细微,可经脉的确相连在一起,比之前更加坚韧。

猛然睁开眼睛的她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封印,对了,是封印,继承了原主记忆,她仿佛记得自己在某本书上看过,强大的封印能够封印敌人或者魔兽,自然也能封印人。

搞不好她之所以成为废物,从小不能修炼,是因为体内有强大的封印。

想着,落兮立刻感知,由于第一层封印被打开,她能感觉到体内还有别的封印,不多,似乎有九层!九层啊,这么多封印,怪不得没人能看出来。

虽不会修炼,但脑海中却自动出现一部功法名为《九灵绝》,她立刻艰难的起身,根据功法的指引,盘膝坐地,开始慢慢的吸收这些灵气,将其炼化。

动作由生疏变得熟练起来。

枯井内的光线逐渐变得灰暗起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猛然出现一双睿智冷厉的眸子。

碰的一声,盖在枯井上的石板被震飞,一双脏兮兮的手按在井边,落兮轻轻一跃,稳稳站在了院子中。

环顾一圈,她没有看到敌人,也是,普通人要是她刚才那种状况,还真是死路一条,可惜了,她落兮命硬,死不了!

游轮爆炸外加敌人的绝命两掌都没事儿,足以证明,连阎罗王都不收她,修炼界是么,一定会有属于她落兮的皇者传奇!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落兮抿唇一笑,“五阶中级灵者,自保应该没问题了”,只要她目前不出这安洛城。

修行分为九级:、灵者入门,中级灵者、高级灵者、王者灵师,帝师、尊王级、尊师级、圣宗、灵尊、神级!不灭,各级以分为九级,等级越往上,能力越强大。

“现在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属于我的东西,谁也别妄图肖想!”,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落兮翻身出了院子,走偏僻小道回君家。

不排除敌人可能还在这附近观望,还是别从正面出去了,安全重要。

安洛城外,一名男子负手而立,浑身萦绕着森冷的气息。

空气中唰唰两声,两道身影奔着男子而去,在这男子的身后站住。

“解决干净了?”

两个手下一听,立刻单膝跪地,脑袋埋得低低的,“主上恕罪,人……跑了。”

“什么!”

“属下失职,请主上责罚!”,两人也不辩解,挺直腰杆跪着。

厉千绝的眼眸深邃,眼底的寒意交织着杀意,宛若无尽的黑洞,只要进入绝无生还,他的握紧拳头死死握住,努力的抑制胸腔内不断涌出的杀意。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哪一次可以有人这么挑起他的怒火,野丫头,你给我等着!

将脑袋埋得低低的惊云惊风两人眼神彼此交流着,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要是主上看到这衣服,那岂不是要气晕过去。

“衣服拿来”,背对着惊云两人的厉千绝唇瓣轻启,他的东西,他要亲自销毁。

“……….”,惊风跟惊云两人准备先收起野丫头的这个杰作,免得自家主上见了又要上火,可是来不及了,厉千绝已经转过身。

当他瞧见自己的衣裳被咬得跟破碎的抹布一样,靴子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他愣了,若不是上面仅存的一丝气息是属于自己的,他都不知道这玩意曾经穿在他身上。

那些破破烂烂缠在一团的不明物,上面似乎还留着某种猎物的粪便,厉千绝的脸又黑了,黑中还带着一丝青灰色。

“该死的野丫头!本尊要杀了你!”

怒气横生的巨大声音吓得林中的飞禽四散,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很淡定的打了几个喷嚏后继续朝前走。

“衣服穿的少,可能有点着凉了,回去泡个热水澡先”,揉揉鼻子的君落兮淡定的朝前走去。

看着面前被灵力摧毁得灰飞烟灭的衣服,惊风跟惊云眼皮子跳了挑,主上生气了,很生气!

“主上,请给属下一点时间,人一定会找到的”,咽了下口水,惊风硬着头皮开口。

厉千绝抬手,制止了他们的话,“不必了,本尊亲自去找!”

他倒是要看看,那野丫头是不是会上天入地,还能跑没影儿了。

“主上,您要使用秘法,不可!”,惊风惊云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