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没有废话全色肉的黄文

苏小玉被吵得不能行,在小草屋里冷冷的喊了一声:”喊我做什么?我不做饭!”

听见声音,柳秀华皱眉走向了牛棚处,掀开牛棚,看到苏小玉还躺在被窝里,牛棚也被整的像模像样,她顿时就怒了。

“你还敢占用我的牛相棚?你想死吗?”

苏小玉皱了皱眉,斜眼肯了她一眼:“妈,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住在牛棚里?”

“我管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你赶紧起来做饭!”

苏小玉心中一凉,这是原主苏小玉的亲妈,竟然对女儿的境遇不管不顾?不过想想也是,苏小玉自尽她都不放在心上,何况只是睡个牛棚。

“我不做!”

“你说啥?”

“去让苏梅做饭啊,我这脖子还疼着呢,起不来!”

“…你!你是要气死我啊!”柳秀华说着就从旁边抽出一根藤条,朝着苏小玉身上招呼。

苏小玉掀开被子,往旁边一躲,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柳秀华,眼中满是阴冷。

“你打死我也不做,而且,你别忘了,你答应过王文学,将我打扮的好好的去见他,你要打了我,这浑身是伤的,你确定王文学看的上?”

柳秀华被苏小玉的目光盯的浑身发毛,听到这话,也觉得很有道理。

她冷哼一声,骂骂咧咧的出了门:”哼,等着亲事定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出了门,她就去苏梅门边又是一场大骂,苏梅不敢反抗,只能起来乖乖做饭,顺便,又将苏小玉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顿。

苏小玉起身,来到院子里,看到家里几人的冷漠,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们的早饭就是包谷粥,很稀,再放上几个洋芋,可即便如此简陋,惹怒了柳秀华和苏梅的她估计也是吃不上的。

她刚走到灶膛,就听柳秀华大骂:“你给我滚,你找个没用的东西,不准吃饭,去地里干活!!”

不吃饭没有伤痕,王文学一定是看不出来的。

苏小玉看了一眼柳秀华,淡淡道:“妈,你可别后悔啊!”

“我后悔啥后悔?滚!”

苏小玉出了屋,拿上一把锄头,就往外走去。

出门时见到了苏山,他一只胳膊在袖筒里晃啊晃,见到苏小玉,也是一脸不屑:“小玉啊,这就去地里干活啊?今天咋这么勤快?要我说啊,你还是赶紧答应嫁给王文学吧,只要嫁给了王文学,你干啥妈都不敢说话,顺便多要点彩礼啊,给你哥哥我买身好衣裳,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

“哎,….”

“我忙着呢,再见!”

苏小玉说完转身就走了。

苏山被惹毛了,他在这个家中,可是真正的宝贝疙瘩。

他快步往院子里走:“妈,妈!你管不管苏小玉?你看看她,简直疯了!”

苏小玉带着锄头上山,她没有按照柳秀华的吩咐去地里干活,而是转了弯儿,往山里走去。

苏家处于大山深处,山上树木茂盛,按照苏小玉前世的经验,这里应该有很多草药野果和可以吃的东西,饿不着她。

她一路上了山,找了一圈,总算是找到几颗野菜和几个野果,但这些也不够吃啊。

苏小玉纠结间,忽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阵阵的鸡叫声。

这大山里怎么会有鸡?柳秀华是养了几只鸡,但她将鸡看的很紧,反正她是从来没有机会吃到的。

苏小玉跺手跺脚的走了过去,快到跟前时,果然看到一只母鸡蹲在地上,似是在下蛋。

她心中一喜:这是有鸡肉吃了吗?

她放慢了速度,准备去抓鸡。

当她的手即将碰到那只母鸡的时候,母鸡似是遇到了危险,一个激灵就大叫着飞走了。

这真是到手的鸡飞了啊!

不过,地上的这是什么?鸡蛋?

苏小玉赶紧走过去,发现地上整整四枚鸡蛋。

野鸡蛋要比家养的鸡蛋小一些,但是营养价值更高,看来今天的饭有着落了。

苏小玉捡起鸡蛋之后,她又犯了难,她没有火柴。

钻木取火什么的,那些她只在书中见过,让她点火显然难度太高。

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饿肚子吗?

苏小玉纠结中,忽然又听到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在这深山老林中,这声音显得格外吓人。

“谁?”

她将鸡蛋藏在口袋里,朝着四周看去。

不一会儿,传来一阵轻笑声:”哎,你别害怕,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是点不着火吧?我有火柴,用吗?”

苏小玉回头,就看到应川站在她面前,黝黑的手里拿着火柴,献宝似的看着她。

天色已经大亮了,她也看的清楚了一些,应川身材很棒,一身的肌肉,就是穿的破烂了一些,他一笑,倒是非常阳光。

苏小玉很奇怪,原主苏小玉怎么就没看上应川,而是和叶城温好上,最后还被逼嫁给王文学了呢?

不过,按照应川的身份,苏家也不会将苏小玉嫁给他。

“小玉?你怎么不说话?”应川有些着急的朝着苏小玉走了两步。

苏小玉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现在有个问题她需要弄清楚。

“你跟踪我?”

“我……我没有啊,我就是,就是…..”

应川有些结巴了,他低了低头,不好意思的道:“我害怕你再想不开,苏小玉,没什么的,活着才有希望,你不能再自尽了!”

苏小玉挑眉:“谁说我要自尽了?”

“可是你之前不是因为不想嫁给王文学,就…..”

“哦,那是之前,以后不会了!”

“那……那就好!”应川说完这句话,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苏小玉看着他憨愁的样子,颜为无奈。

她将手伸到应川面前,道:“拿来!”

“什么?”应川抬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不知为何,今天的苏小玉,似乎也以前不一样了。

“火柴啊,你不是要给我的吗?”

“给!给!”应川匆忙将火柴放在了苏小玉的手中。

苏小玉指了指前方不远处:“干脆,你再帮我捡一些柴火吧!”

“好,好。”应川走到树林中,还是没反应过来,他怎么就这么听苏小玉话了呢?在别人眼中,他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混混啊。

苏小玉看着应川憨憨的模样,不由的有些想笑。

不一会,应川就捡了柴火和松树叶子回来,顺便还捡来了一个破旧的瓦罐。

苏小玉去附近河里,将瓦罐清洗了一下,盛满水回来,火已经被应川点上了,她将瓦罐放在火上,等火开了,将鸡蛋打了进去。

应川看着苏小玉的动作出神。

苏小玉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女,不然,王文学也不会花五百块来娶她。

苏小玉干完活,就看到应川盯着她看,她微微一皱眉:“看什么看?”

“你好看!”应川心直口快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饶是苏小玉这种现代的思想,此时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应川也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赶紧改口:“那个那个……我的意思是……”

他想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了话题:“你这在家都吃不上饭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啊?”

苏小玉回头看他:“还说你没跟踪我?”

“我……”这回轮到应川害羞了:“我只是担心你昨天在牛棚住的不好,我就过来看看,刚好看到了……”

“行了,我也没责备你,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在想!”

苏小玉掂量了一下,问道:“你们这山下有人收草药吗?”

她之前听说,住在山里的人都靠山吃山,什么草药啊,菌子啊,都可以卖钱。刚好,她爷爷是个中医,她从小耳濡目染,也认识了不少草药。

只是不知道,这里有人收没?

“草药?”应川思索了一会儿,道:“好像有,我听说山下的卫生所都收,只是,山里的人都不认识,所以没人弄过!”

“那就好办了,我认识!”

苏小玉很开心,刚刚上山的时候,她就发现路边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草药,她还以为是没人要所以没人来挖呢,原来是不认识。

“你认识?你怎么会……”

“这你就别管了,到时候我挖到了,你带我去卖。”

“行!”

应川答应了,苏小玉给应川留了两个鸡蛋,自己吃了两个,虽然没有盐巴也没有糖,但她现在的情况,也没资格要求那么多了。

吃完了东西,苏小玉就打算去挖草药。

正此时,她听到山脚下,柳秀华在大声喊她:”苏小玉!苏小玉!你死哪儿去了?还不赶紧回来干活!”

“苏小玉你聋了?别让我抓到你,我非打死你不可!”

那声音越来越近,苏小玉的眉头也越来越深。

应川见此,赶紧道:“我得走了,不然被人看见你跟我在一起,又要说闲话了。”

“嗯,好,不过,草药的事情,不要对别人提起。”

“行,我知道了,苏小玉,你记得,有什么事来找我帮忙。”

应川很快消失在山林中,作为一个流浪汉,他对山里的地形无比熟悉。

苏小玉拿着锄头,想了想,还是先决定下山。

她现在没地方住,不能连牛棚也没有了。

她刚走两步,就听见了苏梅在对面山头的大叫声:“妈,苏小玉在那儿,你往上走!”

苏小玉一蹙眉,就见柳秀华快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按说,柳秀华是有些胖的,可抓起苏小玉来,速度一点都不含糊。

她很快到了苏小玉的面前,抓住苏小玉的胳膊就开始大骂:“你这个狗娘养的,你疯了吗?爬到山上干嘛?你看不见我们地里的活儿吗?永远不想吃饭了是不是?”

苏小玉一把甩开柳秀华,道:“我不打算去地里干活,这饭,我不是没吃吗?”

柳秀华被气的脸红脖子粗,她吃完了饭,本想着,歇息一会儿再去,毕竟苏小玉早就去了,以前的苏小玉干活儿很快,今天的活几大抵是能干完的。

可到了地里,她发现,苏小玉没在。

苏建国怒气冲冲的指着她骂,让她来找人。

她听到苏小玉的话,抬手就要往苏小玉的身上打去。

苏小玉一个闪身躲开了她,由于是在山上,柳秀华力已经使了出去,手落了空,她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

她好容易站直了身子,转身过来就要打苏小玉,可她眼神一凝,落在了地上的鸡蛋壳上。

柳秀华的怒气再一次上来了!

“你!你居然偷吃我鸡蛋?”

“我没有!”苏小玉立即否定道。

“那这是什么?”

“鸡蛋壳!”

“你还说没有?你这个小贱蹄子,你是翅膀硬了吗?苏家容不下你了?你信不信我这就打死你?

苏小玉只问道:“家里有几个鸡蛋?”

“四个!”柳秀华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她仔细看了地上的鸡蛋壳,声音徒然拔高了数倍:“你这是?全都吃了?”

苏小玉冷冷的看着柳秀华,眼中一阵厌恶。

“若我没有偷吃,你当如何?”

柳秀华被看的浑身一冷。仔细一想,这是她那个懦弱无能的闺女,她怕哈。

“哼,没偷吃你哪来的鸡蛋?”

苏小玉稳定了心神,忍住了和柳秀华骂街的冲动,淡淡道:“我若是没偷吃,今后,这地里的活儿就不用我干了!若是我偷吃了,我就答应和王文学的婚事!”

苏小玉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摆脱掉这样的家庭,这只是第一步。

只要不用去地里干活,她就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的事。

这时,听到这边吵闹声的苏建国苏山和苏梅都过来了,听到这话,几人都讥讽的笑了:“苏小玉,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

柳秀华点了头:“行,我这就回去检查我的鸡蛋,苏小玉你可别后悔!”

“好,大家一起去吧!”苏小玉跟在了柳秀华的身后。

苏建国几人也陆续跟着。

不过,苏梅看到苏小玉的样子,忍不住小声嘀咕:“哥,苏小玉咋了?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

苏山哼了一声说道:“她就是看要嫁到王家了,觉着我们拿她没办法,你等着,到时候,有她好受的。”

一行人晃晃荡荡的走向苏家的小院。

刚进门,柳秀华就扯着苏小玉的手腕急急忙忙的进了厨房,打开了最里面的橱柜,拿出一个蓝花布罩着的筐子,一手掀开,却看见四个鸡蛋正好好的躺在筐子里,一个不差。

随后进来的苏建国、苏山和苏梅也看见了筐里的鸡蛋,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苏小玉指着筐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四个鸡蛋一个不少,你的鸡蛋不是我偷吃的,你答应的事能做数吧,以后地里的活我不干了,要干让苏梅去。”

苏梅一听这话就急了:“凭什么?妈,她没拿鸡蛋怎么了,这是您辛辛苦苦攒的,她本来就不应该拿的,怎么还能不干活呢。”

苏梅以前每次干活都会指使苏小玉帮她帮把活都做了,现在苏小玉不做了,柳秀华肯定会把所有的活都让苏梅来做,苏梅当然不乐意了。

苏小玉冷冷的瞥了一眼苏梅说:“妈,您说话可要算话,说好的,鸡蛋在,我就不用去地里干活。”

苏梅被瞪得有些心里发毛,这苏小玉怎么变得跟以前这么不一样,以前她可不敢这么跟柳秀华对着来,现在居然还敢和柳秀华谈条件。

苏小玉撂下这句话,扭身就走出了厨房。

身后的柳秀华似是刚反应过来,大声喊着:“你这个讨债鬼,老娘生你养你,你还敢不干活,有本事,你出去就别回来了!”

“那我要到看看你拿什么跟王家结亲。”苏小玉头也不回的说着,走出了苏家,她还要赶紧看看能卖些什么草药,她要快点脱离这极品一家。

苏家村的地理位置极好,依山傍水,当地人不认识山上的草药,所以即使草药遍地都是也没几个人会把它们采来卖钱。

苏小玉还记得小时候在爷爷家的后山上,爷爷会亲手教她如何辨别草药和采摘,不少草药都需要在采摘的时候特别注意,不然就会损害了药性。

虽然苏小玉后来没当医生,但爷爷的启蒙使她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什么《黄帝内经》、《本草纲目》,苏小玉都在闲暇时间特意看过,多亏了这些知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她的第一步。

苏家人看着苏小玉离去后也都回到田里继续干活了,看着苏家人走后,苏小玉才从一旁的墙后走出来,她记得苏梅的房里还有一把小锄头和小筐子,是原主用来挖地瓜的,正好可以用来挖草药。

拿到锄头后,苏小玉就向山上走去,想先采些常用的草药,试试看能不能卖掉。

如今正值盛夏,山上遍地都是些常用的草药可以采摘。比如金银花,川鸟,半夏等等。

苏小玉快速找到了一片半夏,将它们都仔细挖出来,放筐里等着进一步处理。

不知不觉,等到苏小玉把所有的半夏都采完之后,天已经快黑了。

她摸着自已经饥肠滚滚的肚子,带着小筐下了山。

苏小玉不敢让柳秀华知道她是去采药了,于是把小筐藏在了苏家屋后的柴火堆里,这里平时只有苏小玉才会来。

然后绕到了屋前,伸手去推门,却发现门已经锁上了,自己被柳秀华关在了屋外。

屋里的柳秀华听到门响了,大声嚷着:“你不是能耐么?不想干活,那家里就没有你吃饭、睡觉的地方!你就在外面待着吧。”

苏梅也在旁边助威似的喊着:“就是啊,苏小玉,你不干活那就没饭吃,凭什么让你吃我们辛苦得来的粮食!除非你答应了王家的婚事,让哥能娶了嫂子,也算是你给家里做了贡献啊。”

苏小玉听着这母女一唱一和,心里无比愤怒。好歹原主也是柳秀华的女儿,她竟能做到如此地步,她对待原主当真是一点亲情也没有,怪不得原主再重生后还会被逼的自尽了。

可惜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苏小玉了,这婚事她绝对不会答应,也绝对不要再被柳秀华威胁、利用了。

想让她乖乖妥协?没那么容易!

借着月光,苏小玉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村长的家。

“村长,在家么?”苏小玉敲这着大门问道。

“谁呀?大晚上的,有啥事不?”村长慢慢从屋里走了出来,打开了院门。

“苏小玉?这孩子,这么晚了,啥事啊?”村长问着,心里也大致知道,肯定是苏小玉受了什么委屈,苏家人的作风他是知道的,前两天还把这孩子给逼的悬梁了。

“村长!”苏小玉一开口便带上了哭腔。”我妈她们不让我进屋,我连睡得地方都没了,您帮帮我吧。”

“别哭啊,孩子,这是怎么了,来,你给我说说。”

苏小玉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和村长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村长一听就气的直吵到:“这苏家的真不是个东西啊,这是要造啊,哪有这么对待自家孩子的,我前几天还跟他说过。”

“咋的了?”村长媳妇张大娘听到村长生气的声音也从屋里走了出来。”是小玉啊,怎么还哭上了,出啥事了,咋委屈成这样?”

“还不是苏家那俩口子,你看看弄得是什么事,大晚上的不让孩子回家,这要出点哈事,可怎么办?”村长说着把苏小玉拉进了屋里:“孩子,还没吃呢吧?孩他娘,去给小玉弄点吃的吧。”

“哎,好啊,小玉,你先喝口热茶,别哭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一会,张大娘就端着一碗苞米粥、一小碟咸菜和粗粮饼走了出来。

“来,孩子,先吃点吧。”

苏小玉拿起干粮饼就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说:“谢谢张婶!”

苏小玉是真的饿了,除了白天吃了两个野鸡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下午还挖了一下午草药,原主这刚醒来的虚弱身体已经快抗不住了。

苏小玉狼吞虎咽的吃下了饼和粥,在苏家她已经很久没吃这么多了。

“好孩子,够不够?婶再给你盛点吧。

“不用了,张婶,谢谢你,我吃饱了,比我在家吃的好多了。”苏小玉为张婶的话感到感动,在原主记忆里,村长家是顶好的一家人,村里人都佩服老村长的人品,处事公正,心存善念。

“你看看,这孩子在家吃了多少苦,他们家苏梅也没见柳秀华怎么苛待。”老村长抖了抖手里的烟斗,又接着说道:“走,小玉,咱上你家去,怎么着也不能不让你进家门。”

老村长带着苏小玉来到了苏家,苏小玉伸手敲了敲门,还没来得及说话,柳秀华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小蹄子,你敲什么敲,叫魂啊,你要是不嫁,你就在外面待着吧,这个家没你的位置。”

“是我!苏家的,把门开开!”村长听着柳秀华的声音就皱起了眉头说道。

苏建国听着门外的声音,急忙起来拉着柳秀华:“听这声音是不是村长,不是苏小玉,咱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