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韩国三级无码不卡在线观看

感受到背后的炽热,沈星月的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直,“你,你说什么?”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武微让你嫁到我们家不就是为了利,那嫁给我,带给她的利会更大。”顾洛成把鼻子渐渐靠近那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黑发,真切的享受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完全就是脱口而出,可能因为她是小宝的妈,又或者是在五年前,自己就已经被她所吸引了。

见对方没有反应,顾洛成搬过那僵硬的身子,四目相对,沈星月显得不知所措,慌张的躲开对方那炙热的眼神。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她不清楚顾洛成说这样的话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仅仅是为帮她解围,那还是不要了。

“你不想?”等了很久依然没有得到回复,剑眉皱紧,小心翼翼的询问,他怕沈星月会拒绝自己。

“给我一个理由,你帮我的理由。”转过头,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那神情仿佛能看透他的内心。

“因为,因为我不想你不快乐。”楞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他还要留着小宝,给沈星月一个惊喜。

苦笑了一下,挣脱了他的束缚,“让我再考虑考虑吧。”转过身的瞬间,眼圈湿润,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就足够让她沉沦,毕竟从小到大都没人在意她的感受,有些时候,甚至连她自己也忽略了。

心头柔软的角落被触动,走进房间,接着微弱的月光,坐在窗台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看着这个宁静的校园。

顾洛成愣在原地,神色忧伤的目送着沈星月,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缓缓坐到沙发上,不断在心里询问自己是不是太过心急了。

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皱着眉看着屏幕上陌生的号码,“您好,哪位?”礼貌性的问询。

“好啊,大哥。”浑厚的男低音在另一端响起,这个声音简直不能再过熟悉。

“回来了?”靠在沙发上,亲切的问候,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四个兄弟中的老二,已经大半年没见,突然听见他的声音倍感亲切。

“老地方等你。”电话挂断,顾洛成迟疑的看了眼楼上紧闭的房门,长叹了一口气,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转过头看向门口,他去哪儿了?是因为和自己生气了么?

几把木吉他轻扣着和旋,伴随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完美的搭配到一起,让人心旷神怡,二楼缓台的沙发上,坐落着个神色慵懒的男人,披散着头发,周身散发着艺术气息。

“从哪儿回来的?”顾洛成走进来,毫不犹豫直奔上楼,坐在唯一的空位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半年的时间,这个家伙就从一个精气神十足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沧桑的大叔。

“我都问过了,他就是不肯说,估计是去百慕大把脑子搞坏了。”孟潮拿着瓶酒,握在沙发上不满的看着何杨。

“孟潮,你三哥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不是没人管你!”何杨拿起桌子上的纸盒打了过去,从自己出现这小子就一直在抱怨。

“大哥,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何杨拿起一瓶酒递给顾洛成,自己也拿起一瓶一饮而尽。

“准备回来做什么?”顾洛成同样毫不犹豫的将一瓶酒喝下,冰凉的液体划过喉咙,竟然有些舒服的感觉。

何杨抹去胡子上的沾到的液体,摆了摆手,“我准备和这个小子混了,我走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全都变卖了,现在除了这具躯壳就什么都没了。”

半年前他突然一声不吭离开,没给任何人一丝交代,唯一留下的就是给父母的一张便条,“儿子不孝,勿念。”而后就此杳无音信。

“你问过我的意见么,我才不带你这么不靠谱的人玩呢,万一哪天又突发奇想,把我的公司变卖了,我可担不起那个风险,你还是另谋高就去吧。”孟潮忙不迭拒绝何杨。

顾洛成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个人,一言不发得喝着酒,何杨看向他,“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大哥最大的心事就是你!”孟潮在一旁搭腔。

“嗯,老四说对了,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能靠谱点。”顾洛成点头表示赞同,他这个二弟的确让他操了不少心。

何杨不在的这段日子,顾洛成只能承担起帮着他赡养父母这件事,在这段日子里,还要四处寻找他的身影,以确保他是否安全。

“行了行了,别说我了,来聊聊你们,这半年你们俩添了新欢没有啊?”何杨岔开话题,显然是不愿再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他不说,顾洛成也没有再过问。

“你以为大哥是你?看见漂亮妹妹就走不动。”

瞪了眼孟潮,何杨轻声询问,“大哥,你不会是还惦记着她呢吧。”在他眼里顾洛成是个特别长情的人。

“早就忘了。”顾洛成笑着摆了摆手,现在提到恋人,他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沈星月的面孔,挥都挥不走。

“行了你,大晚上把我们俩找来就是想问问我们的近况这么简单?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等着回去玩游戏呢。”孟潮摆弄着手机,不耐烦的催促着。

何杨清了清嗓子,“你不提醒我就忘了,这次回来,我准备做件大事,那就是,我要结婚。”

话音刚落,孟潮蹭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左右查看了一番,才不安的坐下。

顾洛成也十分惊讶的看着他,眼中满是询问,“有结婚对象了?”

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但别急,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你们就等着参加我的新婚典礼吧。”一脸认真的神情。

和孟潮、何杨聊到天亮,顾洛成才叫了代驾回家,一夜未睡的他,静静的看着窗外,心里惦记着沈星月。

沈星月也是一夜未眠,坐在窗台上看着太阳渐渐露头,天色愈来愈明媚,这一夜对她来说分外煎熬,她在痛苦的抉择。

顾洛成打开房门,整个房间冷冷清清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楼,现在紧闭的房门前,犹豫着。

在门口徘徊了一阵,还是没能敲响那扇门,转身离开,“有事么?”沈星月声音憔悴的叫住他,轻声询问。

“没什么事,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神色掠过一丝慌张,看着她那张憔悴的面容,内心有些自责。

“没事。”勉强撑出一丝笑容,握着房门的手攥的很紧,眼神飘忽不定,他一夜未归,一身的酒气。

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回去睡一会儿,你多注意休息嗷。”顾洛成交代了一句,便缓缓向前走去。

“等等。”从门内急忙闪身出来,叫住了离去的身影,“我们什么时候去爷爷那?”

这一夜,她做了个决定,不知道对错,但是她想试一试,她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就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你想好怎么和爷爷说了?”身子一怔,转过身,眼中一身而过兴奋的神色,但神情却并没有任何的波澜。

低头抿了抿嘴,双手别在身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抬起头,“想好了,沈教授,接下来可有你的苦日子喽。”

顾洛成笑着大步走上前,“这个你放心,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他紧紧拥住那个柔软的身体,两天两夜未眠,本来略感疲惫的身体,似乎在这儿一瞬间得到了解脱。

“好了,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做早餐。”沈星月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听见耳边传来了阵阵轻微的的呼噜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用力分开他的双手,使尽身的力气才把他拖进了房间,“看着挺瘦的一个人,怎么这么重啊!”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不停用手给自己降温。她没有注意到,身后躺在床上的人,嘴角勾起的那一抹微笑。

安置好了顾洛成,沈星月走下楼,准备起早餐,自从她做出决定以后,就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情特别轻松。

早餐做完,可顾洛成还没有下床,把所有东西放进保温柜以后,转身上楼,她也一夜没睡了,现在有点累了。

刚躺下,手机就突然间响了起来,“星月,起床了没啊,出发啊!”方浅心情轻松的问候着,她一早就起来了,担心沈星月没起床,隔了一个小时才打来电话。

“我忘了告诉你了,昨天顾爷爷打电话要我们去他那,明天再去可以么?”沈星月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抱歉。昨天做了一夜的选择题,把她和方浅要去兼职的事就抛在脑后了。

“那你岂不是就要见到那个臭流氓了?对了,你这个订婚不就是姓顾的那个老头定的么?那你今天就和他说,这不结了!”方浅担心的问,沈星月所有的事她都了如指掌,所以对顾晨阳她十分厌恶。

“再说啦,等我电话吧,没准今天回来就会有好消息了呢。”沈星月摆弄着被角,心情轻松。

挂断电话,一头栽进被里,休养一阵,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休息的怎么样?”刚下楼就看到顾洛成早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了,嘴角挂着微笑,步伐轻松,休息了一会儿,她感觉自己舒服很多了。

“还不错,收拾一下,咱们该出发了。”放下手里的报纸,笑着起身走了过来。

两个人相视而笑,气氛十分美好,突然,一个铃声的响起,打破了这一切,看着屏幕上的名字,顾洛成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大哥,爷爷叫你今晚回去了么?”顾晨阳坐在车里,看着顾洛成公寓的方向,眼里尽是嘲讽和恨意。

他找了一天的沈星月,可是无论在哪儿都没找到她,这就只能说明,她现在只能藏在一个地方,那就是顾洛成的公寓。

“嗯,我正准备去呢,怎么了?”语气平淡,毫无异常,但紧锁的眉头,却反映出了他的内心想法。

手指轻点方向盘,“没事,那等一会儿见吧。”挂断电话,依靠着座椅,双手枕在脑后,静静看着屋子里的动向。

皱眉看着暗点的屏幕,眸中闪过一丝阴翳,沉默了一阵,猛的抬起头,跨步来到窗台边拉上了最近的窗帘。

“怎么了?”顾洛成突然间的动作让沈星月一下子慌了神,她快步走上前,不解的看着窗户,又看了看眼前一脸严峻的男人。

“我打个电话。”轻轻拍了拍沈星月的肩膀,快步走上楼,这小子竟然敢和自己玩这一套,他还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上楼的时候,电话立即拨了出去,“老四,我被人盯了。”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着那个熟悉的黑色轿车,面色阴沉。

“在哪儿?我马上到。”孟潮急忙放下手里的文件,匆忙的向门外走去。大哥向来都是十分警惕的,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报出地址以后,顾洛成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久都没遇见这样的事情了,他还真是没想到,自己现在真的是太过疏忽了,不过他并不建议让顾晨阳知道自己和沈星月住到了一起,可是他知道了一定会找沈星月的麻烦,那就没这个必要了。

“教授,到底怎么了?”沈星月买楼下站了一阵后,还是觉得心神不安,便跟着上楼,这才发现他正站在窗前,观察着什么。

转过身,收回了眼神中的狠厉,“没事,是我大惊小怪了,你去收拾收拾,咱们就出发吧。”走上前,轻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

沈星月担忧的盯着顾洛成的双眼,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波澜,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目送着沈星月离开,嘴角的笑容渐渐收回,转身坐回到床边,摆弄着手机,神情玩味的看着窗外。

接到电话,孟潮就匆忙的赶到了顾洛成的公寓附近,刚靠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奔驰,当看清车牌号时,他冷笑了起来。

“哥们,在这儿干嘛呢啊?”走下车,孟潮敲了敲顾晨阳的车门,痞笑的看着他。

见到孟潮出现在自己的车旁,一脸的错愕,“你,你怎么在这儿?”摇下车窗以后,顾晨阳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我这儿不上这儿来找我大哥么,他不在,正好看到你在这儿就来问问,话说,咱们哥们也有时间没见了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自然的坐了上去。

顾晨阳皱着眉,眼中尽是厌恶,对顾洛成的这几个兄弟他向来是很不喜欢的,“大哥不在家啊?那我就不在这儿等他了,爷爷今晚找我们过去,潮哥,你还有事么?”

“嗷,你有事啊,那你先忙。”笑着打了个招呼,便走下车,转过身的瞬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代的是一脸的不屑。

看着顾晨阳的车离开,掏出手机拨打了顾洛成的电话,“大哥,人走了。”

换上一身休闲服,站在楼下等待着沈星月,悠然的看着手机。

“走吧。”换上一身简洁的淡蓝色长裙,头发慵懒的披在肩上,脸上画着淡妆,像是个仙女一般,款款而来。

沈星月的出现,让顾洛成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她的美是刻在骨子里的,由内而外散发的,总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想好了怎么说了么?”错过头扫了眼神色紧张的沈星月,发现她正紧张的摆弄着手里的背包带。

抬头看了顾洛成一眼,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自从被顾爷爷带回顾家,他就十分宠爱自己。

虽然说是他把自己送到了沈家,但是这些年对自己的关心还是够的,长大以后,就忙不迭的把自己和顾晨阳的婚事定了下来。

车子渐渐驶离市区,路边的建筑也越来越稀少,终于一座城堡模样建筑物出现在了路边,车速也慢了下来。

“爷爷。”车刚开进院子里,顾老爷子就满面笑容的走了出来,沈星月下了车,急忙跑了过去,亲切的呼唤着他。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看我啊!再不回来,你就见不到我这个老头子了。”顾老爷子紧握着沈星月的手,假意的责备着。

“您别乱说,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沈星月不好意思的笑着,挽着顾老头的胳膊缓缓的向屋子里走去。

刚走到门口,顾晨阳却突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沈星月看都没看他,扶着顾老爷子继续向里面走着。

“你们俩怎么在一起?”看着跟在后面的顾洛成,直接拦住了他,脸色阴沉。

顾洛成扫了他一眼,脸上毫无波澜,“刚好遇见,就一起了。”说完,径直向前走去,刚踏出一步,却又一次被拦住了。

“她是不是住你那?”顾晨阳接着询问,既然他去监视被人被人发现了,那就直接问。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更有什么关系?”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语气却变得越来越不善,眼神狠厉的看着对方,全身释放着戾气。

不再理会顾晨阳,大步向房间里走去。

站在原地,瞪着他的背影,双手紧握,眼中尽是狠厉的神色,虽然他并不喜欢沈星月,但自己的东西,还是不容他人去抢。

从进门的那一刻,顾老爷子就发觉到了几个年轻人的异常,可老头子并未宣扬,按兵不动,继续观察。

四个人坐在纯皮质的沙发上,顾老爷子不停的对沈星月嘘寒问暖,完全不理会呆坐在一旁的两兄弟。

“爷爷,您这偏向的有点太明显了吧,您看我们来这么久,您可一句话也没和我们说啊。”顾洛成在一旁佯装醋意的唤着。

顾老爷子侧过头,瞥了顾洛成一眼,“顾总还知道有我这个爷爷啊,我以为我这个老不死的已经成了个摆设了呢。”

“我错了,爷爷,您看我这刚回来,乱事一堆,忙完就来找您了。”顾洛成难为情的搔了搔头发,急忙解释。

“我不给你打电话,你这辈子都忙不完吧。”狠狠的瞪了顾洛成一眼,顾老爷子缓缓起身,拍了拍沈星月的手,向楼上走去。

刚走上一个台阶,他突然站住身子,“顾晨阳,你给我滚上来!”虽然老爷子年岁已大,但是却精神抖擞,中气十足。

顾晨阳的身子抖了一下,脸上渗出一丝冷汗,低垂着头,缓缓的跟在顾老爷子身后。

诺大的房间瞬间变得宁静,两人四目相对的坐着,一言不发,“砰”忽然楼上传来一身巨响,顾洛成立刻起身走到沈星月的身旁。

“爷爷这是怎么了?”沈星月担忧的看着楼上的方向,小声询问,自从她来到顾家,就没见过顾老爷子发这么大的火。

盯着紧闭的书房门看了一阵,转过身,“应该是知道了些晨阳的事情吧。”拍了拍沈星月的肩膀,安抚着她。

上一次见到爷爷发火还是在二叔出事的时候,因为那场车祸明显就是被人做过手脚的,有人在他眼前动手伤害了自己的儿子,老爷子动用全部的关系,全城围堵凶手。

那时候,所有顾家的人都噤若寒蝉,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撞到枪口上,惹老爷子生气。凶手找到以后,老爷子并没有把他送去警局,而是扣在了身边。

而后的一个月就没人再见到老爷子的身影,等老爷子再次出现的时候,便不再坐镇顾氏公司,而那个凶手,从始至终没人见过。

很多人都说,老爷子把那个凶手整整折磨了一个月,而后直接把尸体给焚烧了,骨灰全都洒进下水道里。

书房的门打开,顾晨阳阴沉着脸从楼上走了下来,“大哥,爷爷叫你上楼。”

顾洛成点了点头,沈星月担忧的拉了拉他的手,他转过头,轻笑着拍着那瘦小的身躯,轻轻的摇了摇头,“放心吧,没事的。”

起身整理下衣服,看着那扇半掩着的房门,深邃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狡黠,那扇门他已经很多年都没进去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