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不能说的秘密免费阅读 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克罗利娅码头。

倪彦司放下手机,再度看向汪清名。

李均站在他身后,满头冷汗,他能感觉得到汪清名的脸色都有些不耐烦了,可他家大少也还熟视无睹的在打电话!

嘤,后脖颈有点凉!

倪彦司不以为意的笑笑,举起了手里的咖啡杯:“汪总,久等了。”

汪清名眉峰动了两下,呵呵干笑:“倪大少爷业务繁忙,可以理解。”

此刻坐在倪彦司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汪清名,在国际上也是小有名头的,只不过不同于倪家的是,汪清名是恶名远扬。

汪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组成了一支有纪律有组织的私人军队,起初他们只是靠偷抢拐骗,在各大海域做着海盗,近几年来,汪家已经不做海盗了,他们开始走私军火,开始把目光放在了更长远的项目上。

倪家能在华裔圈里立足脚跟,自然是黑白两道的人都有沾染。

只是倪老为人正直,早就跟那些黑道的人断绝了来往,倪彦司却是把握住了这个时机,重拾起了和汪家的合作。

汪清名指了指靠在码头旁的两艘大轮船:“货全都在那上面,倪大少爷要亲自去看看吗?”

倪彦司:“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汪清名当下起身,走在前头:“倪大少爷请。”

倪彦司微微一笑,跟上步伐。

轮船分为三层,进了内舱,汪清名直接带着他走向最底层。

最底层是船员休息的空间以及轮船机械聚集的地方,二层是供游客们休闲娱乐的场所,三层则是几间豪华客房。

他们钻进船舱的时候,二层已经有不少的游客在那儿喝酒跳舞。

汪清名微笑:“大少爷放心,这些都是自己人,他们绝对不会走漏风声的,万一有警察来调查,他们还会帮忙转移视线。”

倪彦司扫视着船舱里那些男男女女,的确是让人看不出来这些乘客全都是汪清名的内线。

看来汪清名为了这桩生意的确是下了不少的工夫和心思。

顺着木板拾级而下,他们很快来到了底层。

底层看起来也一切如常,所有的船员看到汪清名,纷纷问好:“汪总!”

汪清名掠过他们,直接来到一间很隐蔽的隔间,那隔间的门就像是镶嵌进墙壁里似的,用肉眼几乎已经难以辨别。

隔门打开,里面又是另一片天地。

里面大约有三十几只木箱子,箱子上依次做了编号,倪彦司随意走到一只箱子前,掀开盖子,里面的货物立马显现在他眼前。

那是十几把手枪,看形制全都是时下最先进的武器。剩余的几十只箱子无一例外,有的是步枪,有的则是狙击枪。

倪彦司拾起一把,把玩于掌间:“果然全都是有价难求的极品。”

汪清名当下赔笑:“大少爷就是识货,这可全都是禁止流通的,全球限量,随便一把都能卖个好价钱。这一批货一共分两艘轮船,至少能卖这个数。”

说着,汪清名对倪彦司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示意着八千万。

倪彦司点头。

汪清名又追问:“怎么样?大少爷打算要少多?”

倪彦司微微一笑,摘掉了手上的皮手套:“全都要了。”

汪清名大喜:“真的吗?”

倪彦司:“我知道王总急着脱手这批货,正好我也需要这些枪支。我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提货。”

被倪彦司当面拆穿,汪清名非常尴尬。

的确,国际刑警正在追缉这批货,这些枪目前对他们来说很棘手,急需找个买家甩卖了。

倪彦司说着,走到旁边去打了个电话,安排人手秘密运输这批东西,挂掉电话,他又很快走回到了汪清名身旁:“半小时后,会有人到码头来接应。”

汪清名松了口气,喜笑颜开:“好,既然大少爷都这么阔气,我也应该表示表示!这批货,我就收您这个数字就好。”

汪清名大方比了个“五”。

倪彦司笑了,他在汪清名的肩头拍了拍,眼底掠过一抹狡黠:“汪总,既然你都说我们这么熟了,你觉得这批货还要收钱吗?这会不会太不讲情面了?”

这个问题一出,李均差点跪下。

大少爷居然想一分钱不出就拿下这批军火!而且还是向一个恶贯满盈的国际海盗免费讨要,这特么别是疯了吧?

汪清名眼睛通红,面色铁青,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倪彦司又打断了他:“汪总,我收下这批货可是得冒着坐牢的风险的,重者甚至还会被枪毙,我替你扛下了这个性命风险,难道你不应该感激我吗?”

汪清名呼吸急促,眼睛瞪得老大,完全没有要感激他的模样。

倪彦司又道:“那八千万就当是我跟王总合股的钱吧,汪总的生意就由我来投资。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汪总,这笔生意,你说做不做?”

听完了这一句话,汪清名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

八千万买倪家的合作,的确是划得来……要知道有很多人争着抢着要跟倪家合作都排不上名号!再看眼下之势,以后倪家的大权只怕是要落在倪彦司的手里,要是能和倪彦司合作,很多事情都能顺遂的多!

一番痛苦挣扎,汪清名只得挤出一丝微笑:“做!当然做!其实我早就有意要把这些货献给倪大少爷了,我马上就让人清点清点,随时准备交货。”

“那就多谢了,汪总的心意,我一定会好好记在心上的。”倪彦司说罢,径自大步离开了船舱。

汪清名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终于恨恨的咬牙:“八千万……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便宜了这臭小子了!”

车子离开码头之后,径自往回开。

路边的风景飞快的在往后倒退,李均从后视镜里看不出倪彦司的喜怒哀乐。

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全都是冷汗。

难怪大少爷会稳坐倪家的这一把交椅,因为他拥有了二爷所没有的狠毒和阴鸷!

接下来的几天里,倪彦司每天都是清早去公司,傍晚早早的回别墅。

李均这些天忙着处理那些新进的军火,便也时常会跟到别墅里。

夜色已深,房门微微敞开着,李均站在沙发用平板电脑查看着远程的监控,视线却控制不住的往旁边那一扇紧闭的大门瞟。

倪彦司看着手中的电子文件,头也没抬的道:“就这么好奇吗?”

李均一个哆嗦,吓得手中的平板电脑都摔了。

想了想,李均还是道:“大少爷,莫家那边的人已经急了,这几天四处都在找人,听说二爷已经在警察局立了案,还发动了不少人来找莫亚。”

一开始的时候,李均过来还偶尔能听到房间里有些动静,可是这两天过来的时候,莫亚都是昏迷的状态,看样子情况似乎不太好。

倪彦司指骨染上了淡淡的红色,仍旧是那副儒雅的模样:“这么说来,我就更要牢牢的抓住她了。我这个弟弟还从来没有在乎一个人在乎到这种程度呢。”

李均突然明白了。

原来大少爷把莫亚扣留在家里,是想那他要挟二爷!

眼下倪老董事长的身体已经日渐衰败,医院都已经下达过两次病危通知书,听说最多撑不过月底了。只要倪老一撒手人寰,倪家势必要有一番恶斗!

大少爷把莫亚抓在手上,就等于有了一枚筹码!

李均忽然觉得害怕。

在倪老还没有重病之前,大少爷谦逊有礼,做事谨慎,所以才会那么快的赢得倪老的欢心,然而倪老病后,那个儒雅温文的大少爷就逐渐的消失了!

“李均,你是我的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倪彦司微微侧头,问。

李均冷汗淋漓:“是。大少爷放心,我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的。”

“嗯。”倪彦司颔首,“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可以回家了。”

李均应了是,马上识趣的消失。

倪彦司疲倦不堪的放下手机,走进关押莫亚的那个房间。

房内没有开灯,只有客厅里的灯光微弱的照在床上。

莫亚面色苍白的躺在那里,浑身还在发抖。

倪彦司探手抓住了她的腕部,那灼热的温度让他惊得站了起来:“莫亚,你发烧了!”

她的体温烫得不可思议,宛如一只大火炉!

之前他只以为莫亚是因为吃了他所下的迷药的缘故所以才一直没有精神,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她病了。

倪彦司神色焦急,他赶紧开灯,替莫亚解开了手铐:“既然生病了,为什么不早说呢!”

这是莫亚第一次看到倪彦司对着自己露出急色,她有气无力的凝视着他,嘴唇因为干涸而裂开了几道口子。

“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去买药。”倪彦司把莫亚平稳的放回到床上,头也不回的冲了下楼。

屋子里的灯光直直的照射在莫亚眼底,她却没有觉得刺眼。莫亚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楼下的动静,没一会儿,外头果然传来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

直到确定倪彦司已经离开,莫亚这才摇摇晃晃的爬下床,一路趔趄的摸到了客厅的座机旁。

她要打电话向人求助!倪彦司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所以她必须争分夺秒!

只是,长时间的禁锢让她双手又酸又麻,别说是抬听筒了,就连拨号码这么简单的事她也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电话接通,彼端传来一道沙哑又不耐烦的嗓音:“喂,有事快说。”

莫亚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直到听见声音的那一霎那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打给了倪孝生……

“倪彦司,你又在搞什么鬼!”倪孝生质问。

莫亚呼吸沉重,声音也变了调:“阿孝,救我……”

“莫亚……”倪孝生激动的抬高嗓音,“你在哪!”

才问完问题,他又觉得自己大概是智商欠费了,用倪彦司别墅里的座机打来的,当然是在他的别墅里!

莫亚虚弱的张张嘴,刚想要解释,楼下又传来了开门的动静。

是倪彦司回来了!

莫亚不敢再往下说,她立马挂掉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挪回到房间里去。

突然断了的声音让倪孝生几乎要疯了。

“倪彦司……”你咬牙切齿,声如刀刃的道,“你敢动她一根毫毛试试!”

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倪孝生一边快速拨通了夏明宇的号码,一边疯狂的赶往莫尔兰街的别墅。

“喂!明宇,资料收集的怎么样了?”倪孝生问。

夏明宇:“二爷,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

“马上带到大少爷家里来!立刻,现在!”倪孝生压抑着怒火道。

夏明宇顿了顿:“二爷,您是认真的吗?”

倪孝生发动汽车,踩油门的声音在空旷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没错,我现在就要用到它!”

夏明宇:“可是,二爷,这是我们准备拿给老董事长看的杀手锏,是我们唯一能扳回一程的绝招了。”

倪孝生压低了嗓音:“怎么?你现在也学会开始推脱了是吗?”

夏明宇沉默了一会儿:“不……不敢。属下马上就到。”

“限你十分钟之内赶到!要是迟到一分钟,你就给我等着!”倪孝生说罢,径自切断通话,卯足了劲儿踩下油门。

夜晚的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在他的不断加速下,两分钟内,倪孝生就开到了倪彦司家。

偌大的别墅寂静的立在黑夜里,大门依旧是紧闭着的,二楼的灯却亮着。

倪孝生跳下车,直接拨通了倪彦司的电话:“我的好哥哥,你要是不想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的话,就最好给我下来开门。”

倪彦司此刻正从盒子里挑出一颗药准备喂给莫亚,听到这句话,他顿时停下了动作,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阿孝,我怎么听不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倪孝生一字一顿:“呵,我手上有你绝对不能成为倪家继承人的把柄,想听听看吗?”

倪彦司蹙眉,纸质的药盒在他手里被捏成了一团废纸:“你等着,我马上就开门。”

大门打开,倪孝生冷峻的脸容出现在冷冷的夜里。

倪彦司心底一惊。

就连面对汪清名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浑身发凉的感觉,可是此刻的倪孝生却让他觉得很有压迫感。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他向来吊儿郎当、不问家事、只顾着风花雪月的弟弟竟然也能有这样冷冽的一面。

倪彦司眸光一暗,侧过头去:“进来吧。”

倪孝生风风火火的走进别墅内:“你把莫亚关在了哪里!”

倪彦司十指紧握,指骨泛白:“莫亚?哦,前几天她的确是来过我这里,不过,我早就让她走了。”

倪孝生漠然的逼近他:“倪彦司,以前无论你怎么在爸爸面前撒谎,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在我的面前你就没有必要这么假惺惺的了。”

倪彦司宛若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淡淡的噙着一丝笑意,摩挲着手中的戒指:“好,告诉我,你知道什么程度?”

倪孝生根本没有心思跟他再继续耗费下去,直奔主题的抖出了他这些日子让夏明宇查到的事情:“你从汪清名那儿进了一大批枪支,对不对?”

“……”倪彦司没有说话,只是唇线紧抿。

这个神情让他平日里柔和的脸看上去锐利了许多,指甲深深嵌进了掌心,掀起尖锐的痛意。

“呵,光是这一条,就足够你吃上一辈子的牢饭了。”倪孝生冷笑,“你知道的,父亲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只要这个消息流露到父亲的耳朵里,我想,就算我平时表现得再差,父亲也会考虑把倪家当家人的这个位置传给我的。”

倪彦司眼底压抑着汹涌的怒海,目光变得晦暗不明。

他还是头一次被人威胁,而这个威胁他的人居然是他的亲弟弟……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夏明宇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别墅门口。

“二爷!”夏明宇直接走到了倪孝生的面前,“您要的资料都已经带来了。”

倪孝生淡然的伸出手。

夏明宇会意,把一只密封的信封交给了他。

倪孝生抖了抖手中的袋子,袋子沙沙作响,听得出来里面是装了不少的照片。

“现在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只要你把莫亚交给我,我就把这些证据还给你。”倪孝生微微一笑,眼底掠过狡黠的光。

倪彦司别过脸:“她在楼上。”

倪孝生眉头一蹙,顿时把信封扔回给夏明宇,直往楼上而去。

他的直觉告诉她,莫亚就在那个靠近马路的亮着灯的房间里!

倪孝生拼尽全力的跑进房内,果然在床上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莫亚。

莫亚浑身蜷缩着躺在那儿,身上盖着单薄的被褥,她侧着身子,面向着窗户,倪孝生只能看见她半张惨白的脸——虚弱、无助,仿佛一只被暴风雨淋湿了羽翼的雏鸟,随时都会被这场暴风雨给带走。

“莫亚……”倪孝生呢喃,声音从喉咙中溢出,沙哑而苦涩。

看着她这么痛苦的样子,他竟然……比她还要更痛苦。

倪孝生不顾一切的把她抱进怀里:“莫亚,我来带你回家了。”

昏昏沉沉间,莫亚感觉到有一双熟悉的臂膀带着她脱离了痛苦,她费劲的睁开眼,好像看到了倪孝生的脸:“阿……阿孝?”

“是我。”倪孝生自责的凝视着她,“对不起,我来迟了。”

“阿孝……”莫亚紧揪着的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她嘴角带着清甜的笑意,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倪孝生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件很珍视的宝贝,就连步伐也变得格外小心。

没一会儿,他就把她带下了楼。

倪彦司仍然还站在刚才的位置,微敛的眉眼间看不出是什么神色。

倪孝生马上冲着夏明宇使了个眼色:“把东西给他。”

夏明宇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把信封老老实实的递给了倪彦司。

别墅里恢复了一片寂静。

关上门,倪彦司打开了信封。

信封里存封着十多张照片,一张一张全都是他和汪清名在码头谈判的照片,照片虽然有些距离,但是他的脸却被拍得一清二楚。除了相片之外,还有一个U盘,上面贴着“证据”两个字。

他已经可以想象出来老头子看到这些照片会是怎么样的情绪了。

倪彦司逐渐握紧拳头,愤愤的把照片摔在了地上。

相片像雪花般散落开来,就和他现在一样狼狈。

倪彦司咬牙切齿,随后拨通了李均的号码:“李均,你马上给我回来!”

接起电话,一脸懵逼。

不是大少爷让他走的吗?他好不容易快要到家了,怎么大少爷又改变了主意?

李均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质问,只马上调转车头,赶回到了别墅里。

一进门,就只见地上散落着一些照片,而倪彦司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里,身上有着少见的冷冽气息。

当李均看清楚照片上的人像的时候,他立马跪了下来:“大少爷……属下办事不力!请大少爷降罪!”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疏忽的话,这种机密性的照片又在怎么会流出来呢?

倪彦司冷笑:“现在还不是该你去领罚的时候。哼,看来是我太低估了阿孝这小子了,我的弟弟终究还是长大了。”

李均暗暗松了口气,而后又是一惊,这些照片……居然是二爷给大少爷的吗?

每次去倪老家中的时候,李均都觉得倪家压抑着一股火药味,看来二爷这一次是正式向大少爷宣战了!

倪彦司的双眼越眯越紧:“接下来,你给我好好的盯着倪孝生那边的动静,尤其是他身边那个夏明宇!要是这一次再出什么疏漏的话,你就自己回国领罚去吧!”

李均浑身紧绷,他知道回国领罚意味着什么!那是他这辈子都不想遭遇的恐惧!

“是!属下领命!”李均低头。

倪彦司望着窗外皎皎的明月,眼底顿生一股杀意。

倪家的产业是他的,莫亚也是他的!

总有一天,他会把莫亚给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