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 两个人的房间高清在线观看

温晩晚在慕家的公司了解了情况后,并开始熟悉自己要负责的业务。因为想尽快的适应,所以她十分投入,以至于都忘记时间。

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温靖轩肯定是醒了,但她不担心,毕竟她留了言,而且在美国的时候,这也是家常便饭,说来她实在是惭愧,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该尽到的责任。

匆匆赶回去,结果自己开门进去,一片寂静。

她去了房间,没有,厕所没有,客厅也没有,但是客厅的电视还在播放着。

按以前的习惯,温靖轩会跑到隔壁Jack家!

她退出了自己的房,去敲祁北宸家的门。

其实并不确定他在不在家,但是还是抱着一点希望。

叩叩–

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祁北宸和温靖轩用餐的宁静。

外面的人敲了一声后,又接着敲了一声。

祁北宸摸了摸还在把玩汤匙的温靖轩的头,自己去开门。

通过‘小眼睛’往外看,一张靓丽的脸浮现在眼里。

是温晩晚。

祁北宸不紧不慢地开了门,而他的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因为一想到温晩晚对儿子这么不负责,他就无端端生起一股火,尽管说DNA亲子鉴定结果还没下来,但是他还是有十分之九的把握,温靖轩就是他的孩子。

而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被这个女人‘虐待’,他就黑了一张脸。

而温晩晚此刻心里想的是,如果祁北宸在家,她看到他,要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祁先生?”

她瞪大了双眼,演出了一副小吃惊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啊?”

“不会是这家的主人吧!”

祁北宸早就识破她的故意,倚靠在门上,冷眼看了她一眼。

如果此时有bgm,一定是“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温小姐?”祁北宸薄唇轻启。

“是我。”

温晩晚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问她,是给她留言的温小姐,还是前些日子找上他的温小姐。

不过不管是哪个,都是她。

她笑意吟吟地看着祁北宸,此刻的祁北宸身上还是一身正装,但他的脚上穿了一双拖鞋,显得十分家居。

身影欣长,尤其是被西装裤包裹着的两腿长腿,看的温晩晚忍不住咽了口水。

但她还是要以一副成熟的样子,面对祁北宸。

“祁先生,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我的儿子。”她问。

“儿子?”

“对,就是之前我给你看的那个。”

“我的儿子?”

“是。”温晩晚毫不犹豫地回答。

祁北宸突然冷笑一声,迷人的双眼直勾勾看着温晩晚,仿佛要把她看穿,“温晩晚,你把儿子弄丢了来问我?”

“不是。”

温晩晚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温晩晚有点无地自容,确实是自己的过错。但她以为温靖轩会跟以往在美国一样……

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毕竟现在确实是找不到人。

她心也挺急的。

正当她准备跟祁北宸说‘算了’的时候,门口底下突然窜出一个脑袋瓜,大大的葡萄眼笑嘻嘻地看着她,轻轻地喊了声,“妈咪”。

温靖轩其实是在温晩晚出声的时候就知道是妈妈来了,但是他就突然想和妈妈玩捉迷藏,毕竟这里是新环境,而他觉得自己很棒,很快就能结交到新邻居。

但他又听不懂大人们说什么。

所以他只好掐好时机,在他们都没说话的时候,他窜出自己的小脑袋瓜,看着温晩晚。

温晩晚被他软软的声音和小小的动作逗笑了,这个小机灵鬼。

她伸手把温靖轩带了出来,抱在自己的怀里。

而刚刚尴尬的气氛也已经散了,换来的是,温晩晚和温靖轩开心的笑脸。

祁北宸看着眼前的两人的表情,绷住的脸有些缓解,明明刚刚还很生气,现在看到温靖轩被她抱在怀里窝着,好像这团火就自动消散了。

接到了温靖轩,温晩晚就准备道个谢,回自己家。

“谢谢祁先生收留了温靖轩,那就不打扰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顾祁北宸的脸色,跟温靖轩说说笑笑的要进自己家门。

“等等。”他叫住了她。

温晩晚回头,不解地看着他,祁北宸已经站好姿势,一本正经地说:“温晩晚,我们谈谈吧。”

温晩晚惊愕。

她记得前些日子是她主动找上门去,而他拒绝了她。

如今这是祁北宸主动招她谈?

他没吃错药吧。

但是这是一件好事,温晩晚笑媚如花,“好。”

祁北宸家的餐厅。

温靖轩继续吃着他还没吃完的晚餐,祁北宸和温晩晚面对面坐着。

冬夜的淮城,天黑的快,此刻外面已经华灯初上。而室内也点开了柔软的灯,三人一桌,真的很像一家子。

屋内开了暖气,祁北宸脱了外套,剩一件白衬衫,领口微微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他麦色的肌肤和锁骨。

有些让温晩晚离不开眼睛。

祁北宸给自己和温晩晚倒了红酒,他自己手持红酒,微微摇晃,随即,轻酌一口。

他很想吸烟,但是还有小孩,所以他忍住了,只好靠红酒来缓解烟瘾。

“温小姐,你如此找上我的目的是为了和我结婚吗?”他先开口问。

“是的,祁先生,我觉得我的小孩需要一个父亲。”

“生出来这么多年,今年才想有父亲?”

他反问的话,都很精辟,有时候温晩晚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是她有求于他,“今年祁先生正好30岁,而立之年需要有个家庭,而我只需要一个祁太太的身份。而你又是淮城只手遮天的男人,如果成了,我们也算各取所需。”

她很淡定,倒是把自己真实的想法都说了。

“不过,现在祁先生已经和我儿子见过面了,相信不久祁先生就能确定温靖轩便是你的儿子,而我现在有新的需求了。”

“说来听听。”

祁北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给我一千万,我可以不要祁太太的位置。”

说完,她直接将红酒灌入口中,一双媚眼看着祁北宸。

祁北宸也灌了一口红酒,对上她炙热的目光,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两人之中展开。

对面的女人很聪明也很贪心。

但是祁北宸也不是非常好说话的人,只凭一个儿子便想要一个太太和一千万,对他来说,不自量力了。何况,在他刚刚的了解发现,她并没有把温靖轩照顾好,所以,夺回温靖轩是势在必得的,但这个女人的条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他还没算她五年前对他的所作所为,她还蹬鼻子上眼。

“温晩晚。”他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勾着唇角问:“去了美国五年,有没有忘记不自量力这四个字怎么写。”

温晩晚“……”这是什么意思,说她不自量力?

她忍住了拿起红酒杯往他头上砸的冲动,毕竟她需要钱。

“忘了,不如你教我?”

她不要脸的问。

对于祁北宸这种人,你猜不透他的想法,也比不上他的毒舌,只好皮厚的贴上去。

祁北宸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但也只是一瞬间,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着毋庸置疑的精致脸庞,一双杏眼也十分撩人。

在祁北宸所认识的女人中,温晩晚算的上是一个奇葩的存在了。她聪明果敢,对于她想要的就勇敢向前,她勤奋努力,调查到的资料显示是双学位。她刚毅坚强,明明20岁那年自己还是个未长大的小孩,却毅然决然把小孩生下……

“教你?恐怕我这高昂的学费你交不起。”

祁北宸悠然自得的敲了两下桌子。

温晩晚此刻内心非常鄙视祁北宸,以牙还牙,知道她没钱还这么问。她想哪天等她有钱了,就拿钱砸死他!

然后带着温靖轩逃跑!

但她还要继续挂着笑,看着他,“不如,没钱的话,我就以身相许吧。”

如果祁北宸现在吸烟,一定会被自己的烟呛住,但是没吸烟,他的太阳穴有点疼,这个女人无底线的刷他的三观,也不断刷新他对女人的认识。

毕竟他谈的恋爱就那么一个……

“你觉得我会看上你的身体吗?”

“我记得五年前的你,很是享受来着……”

她下意识地回嘴,此话没经过大脑,忘记了后果。五年前……

她可是对祁北宸下药了啊!

正在这时,祁北宸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接起了电话,往客厅阳台方向走去。而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温晩晚还在想自己要怎么圆场,没想到有电话。见状,她小心翼翼地抱起还在吃饭的温靖轩,并及时的堵住了他的嘴,让他不要说话。

然后趁祁北宸还在打电话,她轻手轻脚的,偷偷的跑回了自己家。

整套动作,非常提心吊胆。一回到家,她便放下温靖轩,开始喘气,太虚了,她怎么能说五年前的事情呢!

这不是找死吗?

估计祁北宸这辈子栽的最大得到栽,便是温晩晚这里。

至高无上的祁北宸,权势滔天,富可敌国,五年前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家家下计成功,说出去都没人信的。

接完电话回餐厅的祁北宸看着空空的餐厅,用脚指头想,温晩晚再次落荒而逃了。

谈话的结果无疾而终,但没关系。

他抬眼看向门,眼里却是深潭古井般的深遂。

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