妽妽夹得我好舒服 公车上把腿张开让农民工摸

刚才态度那么强硬的让他**,完全是职业病在作祟好嘛。

现在到是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这么说叫他误会什么呢?

叶少卿抿了抿唇,心里说不不出的温暖,还带了点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感情。

只觉得现在的尹漱衣与之前的尹漱衣判若两人,也……

更让人心动了,在他的心中更有一种安逸感觉。

深夜。

叶少卿有些睡不着,毕竟与女子同床他也是第一次。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这一日来她的变化,还有白日里童安与他说的事情。

正想的入神,突然一个柔软温热的身体毫无征兆的贴了过来,让他瞬间僵直了身体。

那边已经睡得昏天黑地的某女还不自知,因为被子薄,冷的她下意识的又向身边的滚烫源拱了拱。

直找到一个舒服又温暖的姿势才停下来。

叶少卿僵着身子惊讶的看着已经完全挤进自己怀里的尹漱衣,一股属于女儿家的馨香毫无征兆的钻进他的鼻里。

软香在怀,纵使平日里再君子的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那柔软的触感此刻也紧紧的贴合这他,尹漱衣无意间的侧头,瑰丽的红唇也下意识的擦过叶少卿的脖颈。

他只觉脑袋“隆”的一下就要炸开。

身体某处也有了该有的反应。

瞧着仍是睡得娇憨的某女,心口不禁又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跳。

可一想到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时间有些苦涩。

他自己的身体他当然是最清楚的,他的咳疾不完全是劳累过度,还因为当年上战场打仗时受了重伤。

后来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不得不卸甲归田。

叶少卿终是苦笑了下,将脸别向了另一旁。

一夜无梦。

尹漱衣醒来的时候,已经都日上三竿了,瞧着窗子里射进来的阳光,连忙爬起身,怎么忘记起来做饭了!

可她下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叶少卿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

尹漱衣皱眉,那家伙不会不听劝阻,又去山上打猎了吧!

想到这,尹漱衣连忙整理好衣裙,推门走了出去。

见童安在院子里玩耍便问道:“童安,你爹爹呢?”

童安见她起床,惊喜的扑过来,一点也没有了昨日看到她的胆怯。

甜甜的道:“姨姨,爹爹在厨房做饭!”

尹漱衣接过童安的小身子,生怕他摔倒,听到叶少卿在厨房做饭才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童安的小脑袋。

又趁机揉着他白嫩的小脸蛋,才心满意足的向厨房走去。

其实她早就想捏捏童安的小包子脸了。

一进厨房就看见叶少卿清瘦的背影在忙碌着。

尹漱衣随意的靠在门板上说道:“还算你识相,没有私自去山里。”

叶少卿放下手里的勺子,看向门前的尹漱衣道:“答应过你的。”

“嗯,最近你就在家好好休养,放心,我会治好你的身体的。”

少女轻轻的靠在门板上,阳光柔和的洒在她的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清秀的脸上扬着慵懒自信的笑意

一时间竟有些不真实的美,叶少卿不禁面上一热,连忙低下头继续倒腾手里的东西,胸口里的小鹿却是忍不住砰砰乱跳。

而尹漱衣呢,其实也在欣赏着叶少卿的身姿。

都说男人在做饭的时候是最帅的,看了叶少卿她知道,这句话说的忒对!

吃了早饭,尹漱衣提议自己去山里挖野菜。

叶少卿开始有些不放心,毕竟这里的山路尹漱衣不了解,怕她遇到危险。

最后经过两大一小的商定,尹漱衣决定带着小童安一同上山,这样她就不怕迷路了。

“太好了!童安要跟姨姨去山里挖野菜了!”

瞧着童安高兴模样,尹漱衣和叶少卿皆是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下一刻叶少卿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忽然又紧皱了起来。

这一变化恰巧落在了尹漱衣的眼里。

心下闪过了然。

叶少卿是觉得家里的事情都要劳烦一个女人和孩子做,心里很愧疚。

于是尹漱衣清秀的眸子转了转,突然看到一旁的散落在院子里的竹条。

于是装作随意的说道:“嗯,我和童安都去挖野菜了,你一个大男人也在家帮忙做点什么吧!”

叶少卿惊讶的抬眸,眼里却是闪过惊喜:“做什么?”

尹漱衣暗道他还挺可爱,开口状似严肃的说道:“我看家里的竹篓太小了,你帮我再编个大的吧,你看那竹篓边上都磨破了。”

叶少卿当即点头答道:“嗯好,等你回来,就有大的竹篓了。”

安顿好叶少卿的情绪,尹漱衣欢欢喜喜的带着童安上了山。

别说古代的空气就是好,纯天然无污染。

“童安,你等会姨姨,姨姨都跟不上了!”

童安闻言连忙停下欢快的脚向尹漱衣跑去道:“姨姨,那童安牵着你走哦。”

尹漱衣瞧着他天真的眸子,顿时所有疲倦都没了,连忙点头说好。

可就在此时,一旁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不大不小的谈话声,让尹漱衣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哎,你看,那不是叶家老二新买回来的媳妇吗?”

“是啊是啊,我听说啊,这新媳妇可厉害了,把叶家老大的媳妇都给打了……”

有几个嫉妒尹漱衣好看的妇人闻言也忍不住说道:“还真是悍妇啊……瞧着张的一副狐媚子样……“

尹漱衣不悦的抿了抿唇,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在山里遇到这一群长舌妇。

低头看了看一脸懵懂的童安,悄悄压下心里的火气,算了让她们说去吧,反正自己也少不了一块肉。

倒是别让童安这么小的孩子耳朵就受到污染!

说着,尹漱衣弯下来哄到:“童安,我们去那边挖好不好!“

“恩恩好!“

避开那群嘴碎的娘们儿,尹漱衣又找到了一处有野菜的地方,别说还真就挺安静。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开始认真的挖了起来。

尹漱衣挖的专注,一时间没注意,险些趴在地上,心里直骂娘。

可抬头的时候她就惊讶了,心里已经连连谢这个跟头了!

因为她竟然发现了木耳还有杏鲍菇!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简直就是人类一大发现啊有没有!

“童安!童安你快来!看姨姨发现了什么好吃的!“

小家伙一听她的声音,连忙欣喜的倒腾着小腿儿跑了过来,姨姨发现什么好吃的了?

可是待看到树干上的黑色物体和地下长的奇怪蘑菇时,童安傻眼了。

小脸上瞬间闪过失望的神色:“姨姨这个不就是枯树叶嘛。“

尹漱衣被小孩子天真的话弄得一阵失笑,怜爱的摸着他的头道:“童安可不知道,这东西叫木耳,它可是很补的!还能治疗你爹爹的咳嗽呦!“

小家伙一听能治爹爹的病,当即瞪大了眼睛着急的说道:“那我们多摘一些回去给爹爹治病!“

说干就干,一大一小开始忙活起来。

待到摘了满满一大筐的木耳和杏鲍菇时,两人才心满意足的往山下走。

尹漱衣留了个心眼,怕被村民看到,还特意用野菜将杏鲍菇都盖了起来。

因为今日收获丰富,小家伙一路上都兴高采烈的,搞得尹漱衣也忍不住哼起了歌。

可是刚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就愣住了。

只见原本清净的小院此刻围满了看人闹的村民。

人群里还时不时的传出类似妇人的叫骂声!

尹漱衣当即拧紧了眉头拉起童安快步走进。

而老妇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你个没用的东西!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是吧!看我不打你个不孝的!“

拨开人群,尹漱衣见一个年过五十左右的老妇人此刻正指着叶少卿毫不留情的叫骂着。

童安见此,连忙害怕的抓紧了尹漱衣的衣裙。

那竟是叶少卿的亲娘。

尹漱衣悄悄的站在门外,看着叶少卿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只是抿着唇静静地听着赵氏给自己按上不孝子的罪名。

许是赵氏骂累了,看见叶少卿像个闷葫芦似的,一边抹着不存在的眼泪,一边拿起旁边放着的扫帚,不留情的打在叶少卿身上。

叶家大嫂站在赵氏身后,隐藏在黑压压的里屋,偷偷捂唇笑着,上前一步,假意拦住赵氏,在她耳边讲小话,“娘,二弟虽然有错,可到底还是他买回来的女人罪过大,你打的二弟也不顶用。”

大嫂慢悠悠的叹气,也不嫌事大,“再说了,有了媳妇,二弟还能把娘您放在眼里吗,家底银子指不定都交到人家手上去了。”

说着脸上凉嗖嗖的一道,叶家大嫂不禁抖了抖,外面知了叫的正欢,哪里就这样冷了,她漫不经心转身一看,差点吓了个半死。

她忙推了一把赵氏,遮住半张脸,压低声音,“娘,她就在那儿呢!”手一指,尹淑衣暴露,身边的人默契十足的散开。

赵氏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尹淑衣看了一会儿,鼻子里发出哼哼声。

“长的一副狐媚样,一定不是清白人家的姑娘,我的儿,她就是专门来骗男人的钱,你怎么就信了!”赵氏捂着胸口,想想白花花的银子都花出去了带一个不清不楚的女人回来,她就心疼。

尹淑衣秀眉一蹙,往那儿一站,过分纤细的身子仿佛要被风吹走,她生了一副好模样,看戏的男人猥琐的盯着她,丝毫不掩饰。